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特殊小组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大康果然没在家,而在三环路不远处,根据现实,是在一处草丛当中,贾鱼心里暗笑,这货倒是挺能隐藏的了。

    时间已经到了夜里一点钟左右,万物寂寥,北三环的这处如家宾馆生意也萧条了许多,一个还算俏丽女收银员在吧台无精打采的打着哈欠。

    吧台旁边的灯光也阑珊了许多,从光彩靓丽到了橘黄色的阑珊暗淡,让人一瞥之下就昏昏然欲睡的感觉。

    这个时期或者说到夜里两点,算是人最困倦的时候,当然,因人而异,很多夜班族觉得四点也就是天刚亮才是他最具有倦意的时刻,如家宾馆不算豪华,郑桥和一个省厅的负责这起案子的同志选择这里也是为了低调起来。

    现在很多官都选择低调,低调亦然在官场上隐隐的形成了一种时尚,就像曾经大腹便便的商人,现在都玩命的健身,仿佛弄出几块腹肌更像是一个成功人士。

    昨天挂了一个负责案件的人员,郑桥心里也有些忐忑,虽然在今天下午案件侦破的会议上,他一再强调不要听风就是雨,什么枭侠,什么专杀贪官,专杀负责这个案子的当官的?都是在扯淡,咱们刑侦人员可不要受到蛊惑而以讹传讹,这个案子一定会破,而且就会在近期内侦破。

    会议上说的那叫雷声滚滚的,不过下了会,郑桥赶紧召集了几个身手好和枪法好的刑警负责保卫自己的工作,当然,他说成是成立个特殊的侦破小组。

    同事高广成算是主要负责人,五十几岁,一说话带着笑意,郑桥属于副手,而高广成的发言很简短,只是说:问心无愧之类的话。

    郑桥表面上跟着大家一起鼓掌,但心里暗想:你问心无愧?坐到了省厅的公安厅的副厅长的这个位置,你敢说你没送过礼?一次礼没送过?

    大家都是水贼,你使什么狗刨?城里特殊小组,高广成也是赞成的,高广成住在隔壁502室,他住在501,他的501是紧靠着墙壁的,属于最里间最安全的一间,当然,选房子的时候,他笑笑说,让领导先选。

    高广成笑了笑,选择了靠外面的一间,而正巧自然高兴的选择了501,因为501显然靠里面更安全了一些。

    但是502因为最靠外面,所以特殊小组的五个刑警有三个在502保卫,2个在501保卫郑桥,这样的安排显然很合理,但是却让郑桥有点不舒服,觉得自己吃亏了,进了房间,他久久的睡不着,忽然想到,哎呀,自己中计了。

    正常人都会认为501住的是大领导,杀手如果要杀大领导肯定会来501的,而自己还傻乎乎的用平民百姓的逻辑认为501靠里面最安全。

    这就像是大将和小兵互换衣服一样,自己跟高广成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互换了房间了,我说他怎么那么痛快选择502呢,而502又多了一个保卫,安全性就又高了一筹了。

    在他心里大骂高广成之时,手下人送来盒饭。“领导,吃饭了。”、“哦哦,好的,你们也吃,你们也吃。”郑桥拿过盒饭,而两个保卫只有一个吃盒饭,另一个严防的守着门口,而手也始终放在腰间的手枪上,精神时刻紧绷着。

    郑桥精神也紧绷,把盒饭打开,强装镇定的还调侃饭菜不错,又有肉,又有菜的,跟他吃饭的那个属下有些不好意思说:“匆忙买了个鱼香肉丝,还有个爆炒油菜,因为这两个菜炒的比较快,用他们送也不放心,他们炒菜的时候我也在旁边盯着了。”

    “对对,犯罪分子也有可能投毒的,小同志你的觉悟很高的。”郑桥又笑着说:“其实,年轻的时候我家里很很穷的,能吃上鱼香肉丝这样的好菜,一个月能一回就不错了……”

    他嘴上这么说,但吃惯了山珍海味了,一吃这玩意儿如同嚼腊,这次如意算盘打的可不好,遭罪不说,而且还有危险。

    本来觉得是地级城市的一个案子,自己过来表现一把,立了功,能转正呢,现在看来,先别着急破案了,先保住小命不丢就不错了。

    吃了半盒饭,郑桥便回到自己屋子休息,但他根本就睡不着,半夜一点了也是睡不着急觉,时而起来装作起夜看看保护他的两个保镖有没有偷懒啥的,撒泡尿看清了,一个保镖守着门口,一个保镖守着窗户。

    两个刑警都很负责的,他叹了口气,躺在床上一阵的辗转反侧,忽然又担心,两个刑警一个守着窗口,一个守着门口,万一上厕所怎么办?肯定窗口和门口有一个要失岗的,万一这个时候犯罪分子摸进来咋办?

    不禁心里一阵懊悔,你看看人家高广成三个刑警,一个守着窗户,一个守着门口,还剩下一个轮空可以休息,可以换班上厕所,保卫百分百,自己就不行了。

    他正胡思乱想,忽然听到一阵哗啦声,然后是上厕所冲马桶的声音,郑桥心里一阵暗恨,担心什么来什么,怕上厕所岗位轮空,你就真上厕所了啊?

    郑桥心理作用,不放心的趿拉着铮亮的真皮皮鞋,打开门探头朝窗口方向看去,只见窗口半开着,窗帘也是半开,一个刑警斜靠坐着那里,眼睛往外看去。

    郑桥点点头,心想还行,窗口有人看守,那上厕所就是门口的刑警了,他又走了两步,拐弯朝门口看去,一看,只见门口一张椅子上,也坐着个刑警,两手抱胸,两眼紧紧盯着门口。

    “啊?”郑桥有点不明白,既然窗口有人,而门口也有人,那么厕所的又是谁?他心里一忽悠,仗着胆子走到亮着灯的厕所前,心想里面没有人应该,刚才冲厕所是方便完了的。

    但是他手捏住把手往外一拉,里面竟然是反锁着的,那么,就证明里面有人?郑桥浑身一颤,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跟着起来了,厕所有人,门口有人,窗口也有人,自己就两个刑警保卫,那这第三个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