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还有重要的事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接着黑影快速钻入林带,贾鱼跟沈大康再去追,另外留下两个警察去查看朱国强,林带绿化稠密,黑影逃遁的方向太多,林带尽头,竟然还出现一个夜市,熙熙攘攘,烧烤摊位连绵,吃烧烤的也练成了排面,熙熙攘攘中。

    沈大康气得一甩袖子大骂:“骂了隔壁的!这哪来的烧烤夜市啊?麻痹的狗日的市政一天搞什么?城管局是不是又收黑钱了?这里咋搞出了个狗日的夜市……”

    沈大康连夜召集各个部门,调集大量警察和武警封锁这里,仔细排查,终于在第二天一早,在一个垃圾桶找到了一套沾染血迹的黑衣服,除此之外别无他获,而在如意宾馆501,两个刑警和副厅级干部郑桥已经死亡。

    郑桥的脖子被一刀毙命,而棚顶有三个枪洞,他的手还握着一只手枪,手枪里还有三发子弹,经过弹头鉴定,打出的三发子弹均是郑桥手枪内的。

    一夜排查,形成书面资料,一大早便交到了姚安市公安局局长的办公室,沈大康一夜未睡,揉着额头,坐在办公室椅子上两眼贼亮,比吃了兴奋剂还要精神,只是眼角眉梢,仿若多了一些的沧桑。

    门敲响了,沈大康本能的喊了一声进。“局长,资料。”女警把资料放在他办公桌前,沈大康摆摆手,女警出去了。

    沈大康翻看着资料,又看了看时间,六点五十分,忍不住给贾鱼拨出了电话,电话铃声想起,贾鱼打了个哈欠,手从李晴光溜溜的大屁屁上舍不得的挪走,李晴也翻了个身,投入了他的怀里。

    接了电话,贾鱼不满道:“我说沈大康啊,你是不是听不懂华夏话啊?我不是告诉你,七点给我打电话么?现在六点五十才!你有没有点时间观念啊?就你这样式的,我都怀疑咋爬到局长那个位置上去的哪?”

    “唉……”沈大康无语了,不明白贾鱼这货到底是哪来的花脸猫了。但有一点他明白,便是省里开着介绍信,让贾鱼来姚安市报道,市长李光荣推脱他去办理这件事。

    沈大康就觉得蹊跷,怎么省里推给姚安市,姚安市市长又像是推皮球似的推给他,当然,沈大康也可以继续往下推,但一看贾鱼也就一个十**岁的半大小子,长得也面嫩,有点幼稚的小模样,根本没有一点凶相,觉得可能是京城下放的二代吧?

    这些二代过习惯了富裕的衣食无忧的生活,也想跑到地方来装模作样的吃吃苦,或者装模作样的历练两年,再调回京城去提拔起来吧?

    但是一看贾鱼的简历,还是姚安市的一个农村人,不是什么二代,他又觉得是不是和京城里面的官有亲戚啊?就随意给调拨了个官当,但贾鱼之后的所作所为越来越超越了他的预料。

    尤其昨天,这小子横空帮他搪塞了那一刀,而且这小子使用的武器自己都没见过,与那个黑衣人枭侠的过招也如同闪电,自己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两人怎么拆招对打,但枭侠竟然跑了,有可能是己方人多,也有可能和贾鱼身手平分秋色,那个枭侠竟然在逃遁中躲避了朱国强的四发子弹,一发击中,现在他的黑衣在做着化验,在等结果,现场也留下了这枭侠的血液样本。

    昨晚朱国强被送往第一人民医院,并被十余名干警保护,因为他是枪击了枭侠的第一人,自然也会是枭侠报复的第一人,必须作为重点保护对象。

    朱国强受伤不重,三寸长的飞刀从他的胳膊穿过,也只是斜侧,只是皮外伤,而贾鱼探望了一下朱国强,然后看着朱国强钱包里他女儿的照片怔怔了半分多钟后赞叹一句,好漂亮,然后就要闪人。

    沈大康要挽留他询问一些详细经过,贾鱼只摆手说要回去睡觉休息,明天早上七点给他打电话就行了。

    沈大康想说什么,又觉得现在不能得罪贾鱼,这家伙身份有些神秘,可能和京城一些官员有关系,而这人的身手也厉害,那病两尺多长的弯月刀在他一转身就消失不见,被这小子藏在哪里了?

    “唉……”沈大康叹了口气:“贾兄弟啊,我都一夜没合眼啊,不仅是我,还有我手下的这些干警也是一夜没合眼,你还睡了那么久,也算可以了,来看看吧。”

    “切!大康同志,你也别生气。”贾鱼打了个哈欠说:“无能只能多干点活了,你们姚安市公安局养了那么多废物,还想睡觉啊!”

    贾鱼说话虽然很难听,但沈大康也没法反驳,人家说得对,已经告诉他省厅的那两个干部有危险了,自己也做了埋伏,竟然还是死的死,伤的伤,追击凶手过程中,怎么没想到后面还出现了一个夜市?

    凶手肯定实现踩好了路线的,连凶手都知道后面有个夜市,自己作为警方,竟然还不如凶手做的工作详细,贾鱼骂局里都是一些废物,骂的不算错。“贾哥,你说得对,一会儿还请麻烦来一趟啊,都等你了。”

    “大康啊!等我也没有用。”贾鱼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又揉着李晴的胸前,李晴忙翻过身躲着,只是没躲过去。

    贾鱼接着说:“如果我是凶手,受伤了,还会出现么?短时间内是不会的,过段时间我觉得才会出现,这个人监控都查不到,不是普通人了,姚安市区内也有上百万的市民了,你不能一个一个的查吧?而且现在这个凶手的年龄你也不知道,相貌你也不知道,就算凶手现在就在你面前擦玻璃,你都以为他是个保洁的呢,在你楼下搬砖,你都以为他是民工呢,你还查个啥啊?要是我,我也查不到什么,所以只能等了。”

    “那……贾哥,一会儿省里还下来领导,组织会议,城里特案小组……”、“好吧,好吧,我现在穿衣裳,去你那溜达一圈,要不你总心里不踏实,但是我该说的都说了,一会儿我还有重要的事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