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难度大不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丹丹点头说:“嗯,是有这件事儿,怎么了?”贾鱼又道:“亮点就在记者问这对外国夫妇,用十七年翻译红楼梦难度大不大?”

    贾鱼说完,夏丹丹有些不明白问:“我觉得问的没有问题啊?很正常的问题啊?”贾鱼哈哈笑说:“这还没问题?这不是废话么?十七年时间翻译一本书难道让人回答难度不大?这就是弱智问的问题,还有一个法官在法庭上问造假币的嫌疑人,你为什么要造假币?嫌疑人说,真的我也不会造啊!其实这都是一些狗屁问题……”

    “好啊!贾鱼!”夏丹丹气得掐他说:“原来你绕来绕去骂我是不是?我明白了,你得到我了,就不珍惜了对不对?你真是狼心狗肺,你就这么对我?我……我……我真是命苦……”

    夏丹丹说着嘤嘤的似乎要哭了,贾鱼慌了,他的最大弱点不是敌人有多强大,就是怕漂亮女孩儿的这种眼泪,忙给夏丹丹擦眼泪,又是赔礼道歉什么的,夏丹丹被哄的开心了,这才放过他:“去吧,顺便……顺便你帮我问几个主要的问题,没想到你还参加了抓捕坏人的行动呢,不过不许有下次,你又不是公安部的人,出那个风头干啥啊!你个村支书外加镇长,不许你冲锋陷阵,你要是再那样,我就……我就哭。”

    贾鱼把夏丹丹抱进怀里,觉得她现在跟李晴一样,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自己决不能亏待了这样善良的大妞儿了,抱了一阵,随后把夏丹丹像是小女孩儿一样的放在了床上,给她盖好了床单,这才离开。

    贾鱼出了宾馆,夜风习习,偶然抬头,发现外面已经是繁星漫天了,呼出口清气,贾鱼不禁有些感慨,仿佛昨天自己还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小子,一晃间,就成了富人,而富人就有富人的生活,开着涨着身价的劳斯莱斯,睡着绝色的大美女,仿佛童年那种真挚的情愫少了,心里像是空了很多。

    偶然间的抬首仰望星空,能够回忆起那时候清贫的片段来,与那时候相比,现在的自己有些日子浮夸,而这种浮夸也是那时候纯真的自己抨击和鄙视的一种生活,好吧,那就让自己继续浮夸下去吧,继续睡着绝色大美女,继续开着劳斯莱斯,继续这种物欲横流的堕落生活吧,继续让曾经纯真的自己鄙视吧……

    贾鱼嘿嘿笑着上了劳斯莱斯,酒店的保安屁颠屁颠的给指挥着,随后贾鱼扬长而去,没多久,到了第一人民医院,查到了朱国强的病房,是vip的,刚查到病房没走几步,两个一脸严肃的高个子男的就走过来,一左一右的堵住他说:“你找朱国强?”

    贾鱼明白,这便是便衣,保护朱国强的,肯定是实现在前台小护士那交代过了,凡是来查询朱国强的一律上报了,贾鱼点点头,随后掏出电话,给沈大康打去,随后让便衣警察接了电话,便衣警察一副恭敬的冲电话那端的沈大康说:“是,是,局长放心,刚才是小小的误会。”

    通完电话,把电话交还给了贾鱼,两个便衣警察恭敬的带着贾鱼到了朱国强的vip病房,在病房前两个便衣还一劲儿的解释:“这位同志,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是沈副市长的朋友,因为沈副市长也特意交代过,朱国强是枪击枭侠的第一人,让枭侠受伤,我们警方也因此取得了枭侠的血液样本和夜行衣等重要线索,也怕枭侠报复朱国强,所以才小心谨慎的保护的。”

    “嗯,你们做的不错,很好,这样也让沈副市长放心了。”贾鱼见这vip的走廊,还有隔壁的房间头探头探脑的看过来,显然都是暗地里保护朱国强的便衣警察了,贾鱼到的时候,屋里面坐着四个便衣警察,都是荷枪实弹。

    一个小护士正给朱国强换药,朱国强还在叨叨说:“唉,你看我就一点皮外伤,轻微伤,还占用咱这vip病房干啥啊?真是浪费啊,我住普通病房就行了,再说我也不用保护啥的,我又不是大官,就一个普通警察,还用人保护啊?”

    便衣警察一脸的敬佩之色,同时也一阵感动,这样朴实的老警察,实在是太难得了,而且每一个地方都为其他人考虑,为公家省钱。

    “老朱同志啊,你就安心在这里养病好了,据可靠消息,那个枭侠还没有厉害姚安市的,我们觉得他回来报复你你的,所以你必须受到重点保护,另外你是个英雄啊,必须要重点保护才对,好好养伤,伤养好后,出院给你庆功!”

    朱国强摇头:“庆啥功啊?当时我就是瞎打出去的五发子弹,枪里就五发子弹都打出去了,我看见后面有人追他,有贾鱼同志,好像还有局长沈大康同志,我就下意识的拔枪开枪,就是这么回事,本能的事儿,放在谁身上都会这么做,所以不用庆功,呀,贾鱼同志来了!对了,要庆功也应该给贾鱼同志庆功才对啊!贾鱼同志可是隐藏的大高手啊!”

    贾鱼嘻嘻笑:“我哪是什么高手啊?”他笑着顺便看了一眼那个给朱国强上药的小护士,背影不错,但是转过脸来,贾鱼咂咂嘴,心里叹息,可惜啊,又是一个背影杀手啊,正脸没法看,一脸大麻子,这样的小护士咋跑到vip病房换药来了?一会儿找他们医生投诉去。

    小护士换完了药,四个便衣警察也知道贾鱼的身手了,都去外面放哨,不担心里面的安危了,朱国强这时道:“贾鱼同志啊,你跟沈大康同志关系不错吧?那就麻烦通知一下沈大康同志,我没问题,可以出院了。”

    “哦哦,那个……国强兄啊,我问你个事儿,你认识曼丽娜不?”贾鱼说完这句话,然后盯着朱国强,朱国强已经换好了药,正在喝水,听见这句话,把杯子慢慢放下,面部一僵,咬了咬牙,唉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