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案子被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城建局可是好地方啊,开发项目都是那里火,钱钱飙飞啊,一个小科员在那里都赚的十辈子八辈子花不完的钱钱,自己也应该去搂一票才对,但又一想不行,不能光顾着眼前的利益,还是先升职要紧,还不如在市委秘书这个位置再多靠几年,有年头了,直接出任个局长啥的那多牛叉啊,公检法税务局、财政局城建局这些都是肥的流油的地方呀……

    张明忙联系沈大康,得知沈大康在市局主持工作,枭侠的案子果然没有再犯,但是在盐城发现了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并且也留下了枭侠两个字在案发现场。

    省厅的同志连夜赶往盐城,与盐城管辖的江省一起联合侦办案件,沈大康算是喘过来口气了,虽然在姚安市没有破案,至少现在案情发展到了江省盐城市了,跟自己这边脱离了责任了,而自己也险些丢了性命,己方也有个干警受伤在医院治疗,并且也伤了这个枭侠,也算是有一部分功绩的,但自己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行了,至少公安局长这个位置是保住了。

    正在局里坐着,张明来汇报工作了,张明这人属于两面派的,沈大康属于市长李光荣这边的队伍的,而张明哪里都不靠,就是这么个玩意儿,也是从别的市调任过来半年的,左右逢源的一个老油条,当下听他汇报工作,竟然是贾鱼的案子,沈大康眉头紧锁,这个贾鱼啊,这个孙悟空啊,就没有老实的时候,是猴儿在哪都得捅娄子,早晚这家伙得闯大祸不可。

    不过这边也透露出了一个信息,那个乔光明本来被贬为市青年宫的一个教导员了,带着孩子们一起看星星啥的,怎么又找了省里的关系,嘚嘚瑟瑟的又跑到别的县级城市当了公安局长了?这可是违反政策的啊,按说你既然又当了局长了,就老老实实的呗,不行,又开始搞动作了,这次是十二个重伤害,医护人员已经去救护去了十二个青少年断手断脚……

    张明咧嘴道:“局长,请您明示。”沈大康咬了咬牙,暗骂张明这个老狐狸,不过乔光明属于市委书记王叶璞那边的人,是自己的对头,必须把他扳倒才行,贾鱼根基很深,自己也不了解的,他这样猖狂至少省委有关系。

    沈大康道:“张明同志啊,你马上就要调任到城建局当局长了,我可不能让你担这样大的责任啊,这样吧,这个案件就移交给我了,你就不用操心了。”

    “哦,是这样的,我目前还是公安局的副局长,我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绝对不能倦怠革命工作的,我现在还是沈局长您手下的兵,你下达指令,我就照您的指令办事,不会延误。”

    沈大康心里暗骂:去你奶奶的腿儿的,转弯抹角的还是把责任都推到老子身上了,你成了个我手下的兵了,你不但责任,我用你干屁?老子还不如找个手下的副局长担责呢!

    “哦,张副局长你不要客气,你去收拾收拾吧,这件事我交给庞副局长去办……”沈大康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他在张明出门的时候,马上给贾鱼打去电话,埋怨的口气道:“贾哥啊,你可是我亲哥,你怎么又捅了篓子了?十二个断手断脚的青少年是怎么回事啊?”

    贾鱼不急不缓的把经过说了一遍,沈大康唉了一声:“贾哥,虽然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有法律教育他们啊,你看你下手也有点太重了啊,那些都是孩子,应该给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啊,好吧,这件事我马上汇报给李光荣,一定圆满的处理好。”

    贾鱼明白,沈大康这次算是大包大揽了,肯定是感念上次在枭侠手里救他一命了,这货倒也知恩图报,沈大康马上联系市长李光荣,决定趁着市委书记王叶璞自顾不暇之际,剪除他的左膀右臂先,而贾鱼这个案子先按住,开始着手调查乔光明的事情。

    只要查,这乔光明就跑不了,手下犯了太多事儿了,手下有台球吧,ktv,而且在姚安市最大的迪吧还有他的股份在里面,他在内充当保护伞,房产多达二十二个,私家车百万的三辆,几十万的五辆……

    简单的一查,沈大康跟李光荣就查出这些弯弯道道了,这还没有深究,听说乔光明在姚安市还有一些县级市的民营公司还有股份……沈大康头都有些大,这些加起来至少千万之多了,一个曾经姚安市的公安局的副局长,处级干部,竟然贪腐了这么多……

    乔汉这边等着人抓贾鱼呢!抓到之后然后把贾鱼关押起来,他还想着去看守所看看贾鱼,顺便自己拿电棍出溜他几下才更解气了,听那边的消息,但是消息却如同泥牛入海一样,无声无息了。

    “嗯?咋回事?给我忘了?”乔汉忙给市局关系打去电话,毕竟在市局也当过刑侦副大队长,关系网现在还是有的,打听一番之后得出结论,没听说过这个案子啊!

    乔汉鼻子都要气歪了,啥叫没听说?这案子就是今天发生的,而且伤了那么多人,竟然没听说?他忙给父亲乔光荣打去电话,乔光荣也查了一番,最后也没得到什么结论,但乔光荣毕竟是老江湖了,忙给儿子打电话道:“既然市局那方面没有任何动静,一定是这个案子被压下来了,姚安市能压住你爹我申报的案子的人,绝对超不过三个,市委书记,市长,或者是副市长副书记的角色,但副书记一般没实权,市委书记是咱们这方面的人,那肯定是市长李光荣了,没想到贾鱼竟然是李光荣那一派的,怪不得这么嚣张……”

    “爸,你说贾鱼是李光荣那边的人?不可能吧?我看他就是一个纯粹的穷小子而已啊!莫非他是李光荣的一个棋子?”乔光明摇头道:“现在别管是不是棋子了,既然李光荣压住了这个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