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因祸得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贝贝想了想也对,不过又道:“如果你敢对我那啥,我也不经官,直接灭了你……”贾鱼从沈大康那边知道这个沈贝贝有些实力的,应该家势在京城不简单,不然姚安市的副局长乔光明和儿子,也不能一下子就给发配了啊!

    忙点头说:“放心吧,放心吧,沈大警官我就是真喜欢,也会走正规渠道追求的,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把你的枪收好,呀,保险别打开呀,万一你晚上做噩梦,把我当坏人给崩了咋办啊?”

    “哦哦哦,你说的有道理,看你这嬉皮笑脸的半夜我可能真把你当成坏人给崩了的!”沈贝贝说着忙把手枪保险关了,贾鱼无语了,陪这大小姐还真是个危险系数极高的工作了。

    沈贝贝忙活着换床单啥的,又说不喜欢贾鱼床单的颜色,而她的床单都是卡通海绵宝宝之类的,贾鱼更是不喜欢了,但也没办法,跟小妞儿睡一张床,这样的诱惑力当然不会计较个床单啥的了。

    床单换完了,沈贝贝又道:“贾鱼,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房间的事儿啊?你这个房子买的是二手的,你这个房间如果没事儿,我那个房间有事儿的话,可能不可能是我那个房间死过人之类的?然后你这个卧室没事儿?”

    贾鱼打了个哈欠道:“大姐啊,你就放心吧,你一个人民警察怎么还信这些呢!”沈贝贝撇嘴:“切,跟你说这些你别不信,我在警校的时候,有几次老校长给我们几个优秀学员单独讲课,都说在办案的时候有些时候不能不信邪的,因为就有很多很邪性的案子的……”

    贾鱼听见她说优秀学员几个字,心里一阵嘀咕,心想你优秀个屁呀!肯定是那个老校长看在你家里父母的面子上才特殊照顾你的了……

    贾鱼已经躺下了,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置说:“大姐啊,如果这个房子真闹鬼的话,呆在哪个房间也不安全的,跟你说,如果真按照鬼魂一类的说法,那个小房间如果死过人,那么只要咱们在这个屋子里住着,那个鬼魂就会找咱们的,在小房间没有就会在大房间找的……”

    “啊……”沈贝贝吓得一下子抓住了贾鱼的手臂,贾鱼近距离观察这妞儿的美艳,心里啧啧称赞,真是好呀,跟柳如眉一样的好,贾鱼想顺着她睡衣的胸口往里面看看那深不见底的沟壑,又觉得不行,这妞儿跟自己已经住一个屋了,而且还是一张床上,那么以后占便宜拿下的机会会很多的,自己不能着急啊,现在把她弄毛了,别在跑了,要细水长流,慢工出细活才行啊……

    沈贝贝躺在身边,随后贾鱼关了灯,刚关灯,沈贝贝一下子就搂住了贾鱼,贾鱼忙把空调又调整了一个合适的温度,这家伙睡觉还有些不老实,大腿总是压着贾鱼的腰,贾鱼往下推了两下,她就又压了上来,贾鱼随后捏住了通灵戒,调整了自己的身体温度,也就不去管她了,甚至可以偷窥一下这妞儿的诱惑身子。

    借着夜光,贾鱼见她睡衣内丰腴的大腿再次的攀了上来,在他的腰上磨着,贾鱼想要伸手摸一摸,但刚碰到她滑腻的诱人的大腿,这妞儿条件反射性的伸手就过去摸枪。

    “我呷?”贾鱼吓了一跳,这妞儿可够吓人的了,忙不去碰触了,就让她这样半骑着自己,这种诱惑的姿势,贾鱼觉得自己都可以比作柳下惠了。

    迷迷糊糊当中,贾鱼也有些泛困了,困乏的合上眼,不过刚合上眼不久,贾鱼就听到了微微的沙沙的响动,这种响动带着一些阴风和一种混合的潮湿,渐渐的透进了门里,甚至侵入骨骼一样。

    贾鱼有一种困得睁不开眼的感觉,但还是努力睁开,一回头,便见床下一个一头黑发的女人,这女人呲牙咧嘴,手指伸出,指甲黑长,正要往两人身上爬,正跟沈贝贝所描述的一个样了。

    “嗯?”贾鱼推开已经熟睡了的沈贝贝,起身坐了起来,直视着这个女人,也就是自己,这要是换成了普通人,不得吓坏了啊!那女人爬到了一半,看着贾鱼声音冰冷说:“你能看见我?”

    “是啊!能看见。”贾鱼嘴角挑起微笑弧度,盯着她,女人阴测测狂吼道:“那你找死!”说着黑长的指甲狠狠朝贾鱼抓去,贾鱼捏了捏通灵戒,之所以这东西叫通灵戒,便是能够通灵,世界万物皆然有灵,灵可以解释成精神,也可以说成是灵魂,通灵戒也可以说连接各个结界,按住通灵戒,贾鱼便如同与这女人是一个次元的人物,例如鬼次元,正常人伸手是拦不住鬼的。

    贾鱼两手扯住她的腕子,接着往怀里一拉,然后往外一推,这女人直接被甩出去撞到了门上,女人揉了揉后脑,呲牙咧嘴道:“你也是鬼?”

    贾鱼摇摇头:“我不是鬼,我是人,这个房子现在被我买下来了,你想报复的人不在这里,你最好不要得罪我,去找你该找的人,要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贾鱼说着反身下床一抓这女人的头发。

    女人呲牙咧嘴道:“你怎么对我不客气?”贾鱼阴测测道:“嗯,你长得还不错么,介不介意我把你给……”、“混账!”女人大喝起来,贾鱼哈哈大笑:“你显然很怕啊,告诉你了,不要得罪我,也不要逼迫我,不然我可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的!”

    “你……你……太无耻了!”女人咬了咬牙,随后又道:“问的怨念有限,只能在这个房子里,我走出去也走不多远的,我死了,但死的太冤了,怨念不退,所以留在这个房子里,我想报仇,但这家人已经走了,所以……”

    “所以你就那我们报仇?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啊!你说说吧,你想报什么仇,或许我可以帮你。”贾鱼也不知道怎么答应这件事了,女人惊道:“你肯帮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