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踢皮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且刘队长冲属下说:“那个……我出去一趟,电话关机,不管沈贝贝,还是市局的人来,你们都说我不在,问我干啥去了,你们就说我去查消防安全了,估计十天半个月不会回来的……”手下人都明白咋回事,一个个忍不住偷笑,怕市局的人再把沈贝贝这个惹祸的头子送回来退货……

    贾鱼充当了劳力,不明白沈贝贝破东滥西的怎么这么多,把隔壁那个小房间堆了一大堆了,随后又送沈贝贝去市局报道,沈贝贝到了市局,沈大康脸上的肉跟着颤了颤,自己这两天在忙市里的事情,没想到交通局的人趁自己不背,把沈贝贝这个姑奶奶又给踢皮球的踢回来了。

    沈贝贝冲他敬礼说:“局长同志你好,沈贝贝向你报道,请安排我到最危险,最困难,最艰苦的地方磨练我的意志……”

    沈大康脸上肉颤了颤,心想最艰苦的地方?谁敢送你去啊?艰苦的地方多了去了,看水库,劳改所还缺女警呢,不敢下放你去呀……

    “嗯,沈贝贝同志,你已经在艰苦的地方磨练了意志,现在革命需要你……需要你去办公室做去更重要的资料复合工作,希望你在新的工作岗位做出以前那样好的成绩!”

    沈贝贝敬礼去办公室,一看就傻眼了,她的工作就是一些案件的修订还有整理工作,这工作轻松的不能再轻松了,往办公室一坐,也没有人敢管她,更没有人敢给她安排工作,一坐就是小半天,小空调吹着,吹的沈贝贝昏昏欲睡,不知不觉呼呼的睡着了,但也没人敢说她,到中午了,还得叫她起来,别睡了,吃饭了,沈贝贝同志工作实在太累了吧?吃完饭再休息……

    沈贝贝醒了,看了看胸前的一颗小玉坠儿,这玩意儿是贾鱼送给她的,说是听灵验之类的,沈贝贝倒是不信这些玩意儿的,但觉得贾鱼是一片好心,也就戴上了,而贾鱼觉得沈贝贝大大咧咧的,当警察枪都能丢了,便给她挂上了一个玉坠,发生什么危险自己也知道,加上现在手机能通过天眼系统,不仅能探查到方位,而且能第一时间得到视频图像,更加强安全系数了。

    贾鱼给沈贝贝搬完东西,把她送到了市局,接下来也没闲着,张芳芳说那个化妆品集团的董事长已经到了姚安市了,然后约个时间见面,签署一下合作事宜,贾鱼有些不在乎这些,反正夹皮沟镇的改稻钱亏空的几十亿已经填平了,他便继续做甩手掌柜的。

    张芳芳有些气恼道:“这么大的生意,你怎么有气无力的?上点心好不好?”贾鱼嘿嘿笑道:“上心也行啊,那今天晚上……”张芳芳啐道:“不行,亲戚来了。”

    贾鱼揉着脑袋:“怎么又来了?唉……”张芳芳哼哼说:“不来了也不行,现在还肿着,都怨你,对了,你跟我妹妹的事儿怎么样了?”张芳芳说到这不仅有些脸红起来,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女人,像是在跟自己妹妹抢男人似的了,但一想也没啥,贾鱼这样的人,自己不插一腿,妹妹张宁一个人也对付不了的,就这货,真要是一对一,那女的活不了两年就被捣鼓死了,只能雨露均沾了。

    “哦,你说宁宁啊,那个……芳芳你要是不吃醋,我就继续努力,加把劲儿!”张芳芳摇头:“我吃什么醋,行了,你上点心吧,我妹妹这两天心情好像不太好,你多陪陪她……”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贾鱼打了个哈欠,张芳芳又道:“你别关机啥的,一会儿人家那边的老板来了你赶紧过来,别让人久等了……”

    贾鱼随口道:“我知道了,一个微信骗子头儿,让她等一会儿能怎的。”张芳芳叹气:“什么微信骗子头啊?那是一种营销的模式而已,她们在国内,还有海外也有产品,也有代理的,唉,微信就是一种销售手段,但是被一些利益熏心的人又搞得跟传销那一套似的了,真是有些不应该了……”贾鱼放下电话,刚要走出市局,迎面沈大康走了过来,笑笑说:“贾哥,咱们办公室聊聊。”

    “额,大康兄有事儿?”贾鱼看了看他问,沈大康点头:“有一点小事儿。”跟沈大康到了办公室,沈大康亲自给他沏茶,贾鱼摆手道:“不用这么客气,搞得更虚假了,咱们就捞干的就行了。”

    “贾哥痛快人,对了贾哥,昨天晚上又出事儿了吧?”沈大康笑笑问,贾鱼眼中转了转:“大康同志,你是不是看了监控录像了?既然看了监控还问我啊?”

    “贾哥就是聪明,是看了监控了,但只是看到个片面,只看到一伙人在追沈贝贝,后来那伙人就跑了,你跟沈贝贝在胡同里就出来了,你们走了一段,之后一起去吃烧烤……然后……你们就一起走了,呵呵……”沈大康说到这里省略了不少。

    贾鱼咂嘴道:“你啊,大康同志,怎么不接着往下说了?你的想象力够丰富的啊!认为我们之后去哪了?接着往下说啊?”沈大康摇头道:“唉,都是合理合法的成年人,再说都是私事,我也不好说,法律不干涉。”

    “切!”贾鱼撇嘴道:“我们吃完烧烤,我就送她回家了。”沈大康忙问:“就这么简单?”贾鱼反问道:“那你说还有啥?沈贝贝的家庭背景我不问,你心里不清楚么?你心里不清楚,不会猜一猜么?她的背景肯定在京城,而且肯定不能简单了,我能动她么?那个乔汉想动她,蛋蛋马上少了一个,而且沈贝贝啥事儿没有,他跟他的爹的官反而被一撸到底,最近不才爬上来么……”

    “嗯,这倒是。”沈大康点头:“贾哥说的很对,也做的很对。”贾鱼又道:“女人有的是,我犯不上动这样的小辣椒,那个……昨天晚上是乔汉不服气,要鱼死网破动沈贝贝,正好我碰上了,不过沈贝贝没怎么用我帮忙,她带着手枪,打了二十来发子弹上了七八个乔汉的人,就是这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