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看看房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呀……”旁边的张芳芳有些吓坏了,没想到怎么谈的好好的还打起来了,但是她就是个普通的女人,反应力可没那么快,而女保镖下手根本不留余地,狠狠一掌朝着贾鱼头部狠劈下去,但是落下去的时候,却发现手掌空空,觉得不对,明明自己打中这小子了,怎么还劈空了?

    此时,在女保镖身后响起贾鱼冰寒声音道:“你这一掌换成普通人,打在身体其他地方要受到重伤,如果是胸前之类的,五脏受损,即使医治抢救也要短命许多,如果劈到头上,那这人有可能就死掉了,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出手杀人?真是……真是让老子第一次发飙打女人……”

    贾鱼话音落下,女保镖正要回头狠狠一拳,但贾鱼早就一脚踹到她的大屁股上,女保镖以一个平沙落雁式的撅屁股方式,被贾鱼踹出多远,蠕动几下,竟然没起来,另一个女保镖忙过去搀扶。

    “你……你竟然敢打伤我的人?你真是不想活了!”叶娜咬牙切齿起来:“告诉你贾鱼,你个小小的姚安市的一个地痞流氓,你知道这是谁的天下吗?你真是找死啊!”

    “哎呦喂!恶人先告状啊!叶娜,你可能是个二代,也有可能是红二代,但是我贾鱼告诉你,我能坐拥四十多个亿的资产也不是一毛钱两毛钱的势力,你要是能摆平我,那算你本事,你随便找关系摆平我吧,我跟你是吃冰棍拉冰棍没话(化)!”

    “你……你……”叶娜两眼眯缝,透出一股恶毒之色,片刻牙齿缝挤出一句话:“行,咱们走着瞧,贾鱼,你的产业我要是让你半个月之内还存在,我就不姓叶!”

    贾鱼摆摆手:“不送不送,我贾鱼也不是吓大的,宁愿被打死也不能被吓死,有本事你就来吧,我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行!你给我等着!”叶娜咬牙切齿道:“小华,扶着小鹤走,咱们一定要血债血偿……”一行人上了宾利车,随即离开。

    张芳芳这时忍不住拉住贾鱼胳膊说:“你……这……这怎么办?”贾鱼摇摇头:“哎呀呀,树大招风呀,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妈的,我有个好秘方,这些人不是来抢么?强盗要是有道理,那么咱们就不需要和他们讲所谓的道理了。”

    贾鱼说完,嘴边冷笑几声:“不讲理,我喜欢。”贾鱼安慰了一番张芳芳,说自己几十亿产业在京城也是有关系的,按个叫什么叶娜的也只不过是拍桌子吓唬耗子,不用担心她。

    贾鱼又觉得跟张芳芳说话太多,旁边的张宁似乎有些不乐意的样子,忙凑过去嘻嘻笑说:“宁宁,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儿,这美容院也没事儿。”

    张宁咬咬嘴唇说:“你去跟我姐说去啊,跟我说干什么?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旁边的张芳芳一下子听出了醋意了,心想自己真是大意了,刚才也是事发突然,一下子就关心起来贾鱼了,这小子把妹妹的醋缸给打翻了,不过也不能全怪自己,跟贾鱼都啪啪多少次了,出于本能跟他亲近亲近也是成了习惯了。

    张芳芳忙说:“呀,你们聊,你们聊,我楼下热着饭呢,我先去楼下看一看……”张芳芳突突突的下楼了,下楼前,把门带上了,三楼算是个阁楼的样子,此时就剩下了贾鱼跟张宁两人,张宁站着像是一个木头雕像似的,贾鱼手放在她肩膀上柔声说:“宁宁,你还真生气了?”张宁没说话,贾鱼又道:“你不会怀疑我跟你姐姐吧?你看你,真能瞎想。”贾鱼说着摸了摸她的头发。

    张宁伸手把他的手从肩膀扒拉下去:“贾鱼,你别自作多情好不好?我跟你就是普通朋友,你跟我姐姐也是普通朋友,咱们没有那么……呀……”张宁刚说完,被贾鱼一下子抱住亲住了红唇,下一秒,贾鱼把她直接抱起来,放在了小床上,压着她用力的亲了起来。

    张宁气的掐贾鱼的胳膊,又气又羞又委屈,眼泪不争气的流淌下来,贾鱼亲着她,把她抱的紧紧的,时而说好话哄着她,亲着亲着,张宁身体慢慢发软,贾鱼的手在她柔嫩的大腿上来回的摸起来,张宁在他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不过贾鱼是修炼的身体,这样的力道对他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样,反而搂着亲吻着张宁更加用力。

    张宁终于软了,贾鱼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摸摸索索的把她的全身秘密头探查清楚了。张宁用最后的理智道:“不行!我们这是什么关系?”

    “当然是……男女朋友关系了。”贾鱼脱了以上,露出强健的腹肌,人鱼线分明,张宁的小手去推,去阻止他的时候,碰到了这强壮的肌肉,不禁又是一阵心里悸动,心头的花蕾仿佛驿动的绽放开来,贾鱼的手也扣摸了进去。

    张宁叮咛一声,咬了他一口哭道:“真不行,给我点时间准备好不好?几天时间好不好,求求你了,别这样,我真的没有准备好……”

    贾鱼已经把她脱了,自己也脱了,然后抱住她说:“那好吧,我抱着你睡一会儿就行了。”张宁脸红的握着他驴一样的东西说:“我害怕,你这东西真不行啊,我真的害怕,你这个怎么跟牲口似的,我怕真的跟我那个,我会死掉的,真不行。”

    “那……”贾鱼一下抱住她的头,然后一顺,直接在她的口里来来回回起来,二十多分钟后,张宁咕噜咕噜几声,感觉口中一阵的滚热和腥味,明白是怎么回事,又挺了一阵子,贾鱼慢慢的松懈了,张宁也回味了好一阵,才光着屁股跑去洗手间漱口,随后一阵的呕吐。

    过了一阵她才披着一件浴巾回来,被贾鱼一下抱紧怀里亲了几口说:“宁宁,不要恨我了好吧,我知道最近太忙了,所以没有很好的照顾你,但是以后不会了,对了,下午,或者明天,咱们去看看房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