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笑了好办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让老百姓从根本上富裕起来,统辖两个镇五万多百姓实现了共同富裕,而且贾鱼的项目是长远性的,也就是说这个改稻项目成立的农村合作社存在一年,老百姓就富裕一年,存在十年就富裕十年,是难得的老百姓旱涝保收的好项目,我觉得上级的决定是草率的,我们应该坚持己见,不应该停止改稻项目。”

    刘尚志说完看着贾鱼,见贾鱼没说话,他又补充道:“我也知道贾鱼同志最近有压力,不过咱们基层干部团结一心,我这就找我一切的人脉、找我的战友,找我的老首长,曾经我还是个列兵的时候,那时候带我的连长现在已经在京城了,我已经打电话联系过,实在不行我可以去京城一趟找找关系,唉,我是第一次动用这层关系,老首长会给我一点点面子的,贾鱼同志你放心,改稻项目不会停的。”

    柳如眉点点头,没想到刘尚志关系还不错,手下崔国锋告诉她,刘尚志认识的那个老首长参加过越战,越战回来就是团长了,现在应该是中将一样的人物,在军方很有威信,在京都人脉也很广。

    柳如眉这时道:“刘书记工作做的很到位,我们大家都想想办法,贾鱼同志,你也应该有些人脉吧,我们大家都找找人脉,这次我也托人查了一下,是京城有消息通知省委的,省委秘书才朝市委下达的指示,所以根源在京城,咱们不怕事情大,就怕事情找不到根源,涉及到五万多老百姓的饭碗,这件事我们必须要坚持,要挺过去,贾鱼同志,你来发表发表意见。”

    贾鱼抠抠耳朵,挠挠头,心想找个屁关系啊?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倾盆大暴雨就来了,甚至还有大冰雹,现在找关系真把水稻栽种了,到时候被打的稀巴烂,老子得亏死,不如顺水推舟了,但是现在跟他们说要有大冰雹,这些人不会相信的,都会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气象局都没查到,他们决计不会相信自己,沈大康那个树叶掉下来都怕砸到乌纱帽的主还差不多去防汛加固大坝。

    贾鱼眼睛转了转道:“额,我觉得这件事既然是上级部门下达的,就有他一定的道理,我们服从领导服从命令就行了,没毕业去找什么京城的关系的,我觉得咱们当干部的,越是到了这种艰巨的时候越是应该相信组织,相信领导。”

    柳如眉跟刘尚志怔住了,没想到贾鱼冒出这样几句话,这小子不是一直都很自私么?也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现在几十个亿的项目,连事不关己的两人都坐不住了,这小子竟然还这么稳?是不是傻了?柳如眉忍不住道:“贾鱼,你确定?这可是你几十个亿的事情,你确定不需要我们帮你找关系了?”

    “嗯,不用找关系了,咱们相信组织的决定就可以了。”贾鱼淡淡道,刘尚志:“唉!”了一声,想说什么,柳如眉打断道:“行啊!反正是你的几十个亿,又不是我们的,你既然不需要找关系,那就这样吧,我们也懒得去找,事情闹的再大,我还是镇长,我也不会少几两肉的,就这样吧,散会!”

    柳如眉说完起身甩着长发往外走,刘尚志忙道:“柳镇长,你别走啊!你看看,这会刚开了个开头,咱们还有很多办法的,唉……贾鱼,你这小子,平时比谁都精明,现在怎么犯糊涂了?我们这是在帮你啊!”

    贾鱼站起身笑道:“我知道,但是刘书记,你向来反对找关系,走后门,现在怎么忘了组织纪律了?要相信领导好吧,就这样吧,我去找柳如眉镇长谈谈,散会吧。”

    柳如眉气呼呼的往外走,邓嘉怡跟崔国锋要跟着,贾鱼忙拍了拍崔国锋肩膀说:“没事,我去看看。”两人停住,崔国锋还有些不放心,邓嘉怡淡淡道:“应该没事儿,两人谁都没开车,而且咱们镇子外也啥都没有。”

    崔国锋想了想,但还是话头缩了回去,他想说虽然外面没有旅店啥的,不过不还是有苞米地跟壕沟么,这地方男女也容易出事儿的。

    柳如眉想静一静,走出几十米,发现贾鱼跟在后面,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百多米,柳如眉有点累了,发现手被拉住,贾鱼拖着她走,这样她省力一些。

    柳如眉冷冷道:“把你的狗爪子拿开!”贾鱼嘿嘿笑:“我的狗爪子就不拿开。”柳如眉无语了,这个世上还有这样不要脸的人,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不过贾鱼这样的诙谐回答还是让她心里的气消除不少,贾鱼的样子诙谐让她想笑,但是还是生他气的不去理他。贾鱼见到柳如眉嘴边刚才稍微泛起的笑靥,就知道这妞儿态度转变了,只要小妞儿一笑,啥事儿都好办了。

    “如眉,你知道叶娜么?”贾鱼笑问,柳如眉白了他一眼:“哪个叶娜?你女朋友?”贾鱼摇头:“唉,京城能有几个姓叶的啊?如果真是我女朋友,那我扯着裙带关系就调入京师了。”柳如眉愣住,随后吐出口气想说什么,贾鱼指了指前面的小树林道:“咱们去那里说,正好坐着聊聊天。”

    柳如眉也有些走累了,也想坐坐,不过天色渐渐有些擦黑,而夏天蚊子也多,贾鱼捡了点柴和,然后引起一堆篝火,上面又盖着一些嫩嫩的树叶,这样湿润的冒气青烟,把蚊子熏跑了,不过一阵歪风过来,青烟朝着柳如眉的方向吹过去,呛得她眯缝着眼睛,挥舞着修长的柔荑说:“贾鱼,你这是在熏蚊子还是在熏我哪?”

    贾鱼笑道:“马上就好了。”他随后用树枝勾了勾火焰,柴和的方向跟着调动一下,青烟就飘向了别处,贾鱼随后搬来石头,两人坐在石头上,火光映红柳如眉的面颊,让她的容颜醉**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