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贵族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柳如眉现在跟贾鱼穿一条裤子,贾鱼的做法她马上支持,下了镇长命令,同时贾鱼又到大青山镇去展开防洪工作,刘尚志听到消息一拍大腿,觉得贾鱼做得对,的确比自己高明不知道多少,自己现在鼓弄着建那些被大雨浇塌陷的泥草房,但没想到防洪沟淤堵要清理,必须防患于未然。

    而一些老百姓还是不理解,觉得洪水过去了,已经没事儿了,镇里搞这些就是劳民伤财,虽然有些怨言,但还是跟着一起挖沟。

    贾鱼这边的动作,叶娜那边很快得到了消息,叶娜现在要搞贾鱼,去探查贾鱼的小密探也多,得知贾鱼不鼓捣实业,而在鼓弄什么防洪沟,叶娜不禁撇嘴冷笑。

    助理低低说:“叶总,洪水一次给咱们损失惨重,现在贾鱼在搞防洪沟,咱们是不是也……”叶娜哼道:“洪水不是过去了么?你见过哪次连续发洪水的啊?再说了,我刚才给京都气象局的朋友也打去电话了,咱们华夏这边根本就没有巨大的飓风云层,而且在姚安市这边更没有什么降雨云层,你说这没有巨大的降雨云层,雨水从哪里钻出来?”

    助理点头,叶娜又道:“再说了,安左跟京都气象局还有一些气象专家都是朋友,发不发洪水人家还不知道么?咱们先一步把稻子种上,贾鱼就落后了,就算他的改到项目最后能成,但我最少也要脱他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到那时候他的黄瓜菜都凉了,种稻子是来不及了,可能能赶上种植一批秋菜大白菜。叶娜说完,跟着助理呵呵呵的笑了。

    贾鱼这边疏通防洪沟,加宽,加深,长度也在增加,当然,贾鱼只是指挥,他不干活,另外还看看谁家来挖防洪沟的姑娘小媳妇好看啥的。

    农村姑娘媳妇不像城里的那样娇生惯养,娇滴滴的拎个塑料袋都觉得憋屈,农村女人做饭、种地、喂猪、农活各个拿得起来放得下,挖防洪沟也跟男人一样的挖。

    不过贾鱼没看多大一会儿,柳如眉就到了,贾鱼看谁家大姑娘漂亮聊骚聊骚的计划也就泡汤了,不久,刘尚志也过来一起指挥工作,不过人家刘尚志可是真实际干活了,挖沟机不够用,就用人工来挖。

    不过休息的时候,刘尚志擦着汗过来冲贾鱼道:“贾镇长,这边挖防洪沟是重要,不过洪水毕竟退了,你这改稻项目几十个亿,不能荒废啊,我觉得是时候找找关系,改稻项目再次启动了。”

    “这个……刘书记,我问你是人民群众的利益重要还是个人的利益重要?”贾鱼大义凛然问,刘尚志实在人,几乎没想就回答:“当然是人民群众的利益重要。”

    “那不就结了!我贾鱼是那种为了个人利益就牺牲人民群众利益的人吗?而且我还是村支书,还是这里的镇长,我怎么能做出那种事?”

    刘尚志叹气道:“贾镇长,不是那么回事,这边的洪水不是退了么?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损失,你可以考虑个人利益。”

    “退了也不行!”贾鱼大声道:“洪水退了,不会再来么?防洪沟现在与淤堵,不即使清理是基层干部该做的事儿么?我贾鱼既然当一天的干部,就要为人民群众的利益牟利一天,你作为党委书记,怎么能这么宣传资本主义的尾巴呢?以后别提了!”

    刘尚志哑然,自己一片好心好意,被喷了一脸骚,不过他也奇怪,一直也没发现贾鱼是这样的好官啊?莫非发了一场洪水把这小子给冲转性了?开始学会为舍小家为大家了?

    休息了一阵,刘尚志继续拎着铁锹去挖沟,贾鱼继续开着劳斯莱斯当监工,柳如眉就坐在副驾驶,他过程中还能多摸摸美女大腿。

    柳如眉又在他胳膊上掐着,好在劳斯莱斯贴了膜,外面看里面根本看不清楚,柳如眉这时问:“贾鱼,你刚才说的洪水还回来是什么意思?”

    “哦?没啥意思,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柳如眉不信道:“随便说说?恐怕不是吧?人家叶娜插秧快结束了,你这里还不着急,是不是你认为还会发洪水?改稻插秧就是又一比的损失?”

    “呷?我可没这么说过。”柳如眉哼道:“我就觉得你小子没那么好心,还说什么为了人的利益,说的可够大气的,你这又是在迫害叶娜对不对?那也是几十亿的成本投资啊,你怎么不去通知人家?”

    “如眉,通知也没用的,叶娜那人刚愎自用,说了也是白说,信不信我去找叶娜说,人家插秧插的更快呢!”

    柳如眉又掐了他一把:“你这个坏胚子,坏东西,说也不会好好说的,我听说叶娜又让你给气哭了?你管人家叫妈妈,她管你叫爸爸?贾鱼,你好本事啊,跟个女孩儿斗嘴,你真有出息啊!”

    “呷?如眉,你听谁说的?”柳如眉收住了嘴,忍了一会儿白了他一眼,柳如眉不会撒谎,脸红说:“听我妈说的,我妈还说让我离你这种人远点,你现在就不能学点好?以后见我妈我爸的时候,他们对你印象也能好些?”

    “哦,是这样啊!”贾鱼又道:“如眉,是不是家里又催促你回去了?”柳如眉叹了口气,昨天调令就已经下来了,调任她回京城进入京城一个区的团委任主人一职位,级别正科级。

    他现在夹皮沟镇当镇长只是副科级,调回去级别也成为正科,而且单位可不同,那可是京城一个区的团委,在那里面当主人,可比在姚安市当副区长都有前途,这里是三线城市,怎么跟帝都相比?

    不过柳如眉现在有些心慌的感觉,觉得离开姚安市,就像是丢了东西一样,像是心在这里了,所以她见贾鱼在督促挖防洪沟就屁颠屁颠的过来了,宁愿西天取经,昨天她也跟家里推脱了一下时间,这几天也就离开。

    家里通过邓嘉怡和崔国锋的汇报,听说她在跟一个贾鱼的搞对象,又了解了一下贾鱼的资料,最后发现,现在京城贵族圈里流传的一个段子,竟然也是说这个贾鱼的。

    段子自然是叶家的衙内叶娜跟一个坏小子像小孩儿一样的骂街,或者也算不算骂街,一个小子管叶娜叫妈妈,叶娜就管那个小子叫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