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气死人不偿命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左在叶娜跟前小声嘀咕几句,叶娜再次愤怒站起来:“贾鱼!你诅咒我大发特发洪水是不是?”贾鱼心笑,这二代啥智商啊?这还需要人提醒?一提醒还占火就着?太不沉稳了。“这个……我可没那个意思。”贾鱼矢口否认,叶娜哼道:“我不管你什么意思,要是贺喜就不需要了,你赶紧走吧!离开这里!”

    “哦。”贾鱼应了一声,慢慢转身要走,心里琢磨再怎么气气这个叶娜,旁边的安左咳嗽开口说:“贾鱼对吧,听说你是夹皮沟村的村支书?”

    “额……是呀?你是谁?”贾鱼歪着脑袋问,安左看他这样子就生气,咳嗽道:“小小年纪,不学无术,投机取巧,民脂民膏,嚣张跋扈,人品下贱,污言秽语,好无礼数,獐头鼠目獐,恬不知耻……”、“我呷?”贾鱼呵呵笑了,心想这老家伙还一套一套的哪?又问:“你是谁呀?”安左哼道:“我乃安左。”

    “啧啧啧……”贾鱼眨眨眼道:“老不死的,命不长的,匹夫种的,泼妇生的,石头蹦的,雷鸣劈的,狗不理的,没人要的,不要脸的,婊子养的。”

    “你你你……你说谁?你个小辈!你说谁哪?”安左气得眼睛瞪的鼓鼓的,胡子也一撅一撅的,身体都跟着有些摇晃,他在京城算是名家,汉语言、社会学和农业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精通书法棋艺,也有一番成就,在京城贵族圈内也受人尊重,在大学演讲人气也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忤逆他,常常都是他贬低别人去骂别人,还没有人敢这样指着鼻子骂他,一下子难以接受。

    贾鱼见安左气的哆哆嗦嗦,呵呵笑道:“我骂人了吗?你是不是耳朵不好使啊?我从来不骂人的,当然,骂畜生倒是有的,嘿嘿嘿……”

    “你……你……你这个小混混,当个小小的村支书,你就无法无天了吗?开个劳斯莱斯你这钱从哪来的?哼哼,是不是你当小白脸赚的?”安卓气的哆哆嗦嗦,手指着贾鱼鼻子。

    贾鱼摊摊手道:“嗯,就算我是小白脸又如何?你羡慕?嫉妒?”安卓哼道:“老夫怎能羡慕你这种小辈?无耻小辈?”、“哦,那你羡慕我的莱斯莱斯?”贾鱼又笑问。安卓晃头道:“老夫也不羡慕你那龌龊的车!”

    贾鱼点头:“你是不羡慕啊,还是没有啊?就算我是小白脸,那也是御女无数,床上有方,你呢!快要翘鞭子的老驴一个,是不是你这辈子都封建保守的就会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啊?或者还骑着你的二八掏裆大杠?安左,我送你一句话,你这个贱人!”

    贾鱼说到这手也点着安左的鼻子,安卓气道:“小混混!把你的爪子拿开!”贾鱼撇嘴道扒拉一下他指着自己的手说:“老东西,你也别冲小爷我老马抬蹄!”

    “你……你……啊……”安左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和谩骂,岁数快七十了,一股火气攻心,一口血箭喷了出去,贾鱼忙跳到一边:“我呷?不带血口喷人的!”

    “你……你……”安左气得摇摇晃晃,旁边的人忙扶住他,安左一头侧倒,好在人多把他扶住,贾鱼咳咳道:“不许讹人哪,那个我可没动手,气死人可是不偿命,对了,还有两所希望小学等着我呢,我先去看望那些留守儿童去。”

    贾鱼说完跑了,大坝上的一撮人现在凌乱起来,也没顾得上他,就算顾得上,那几个保镖也知道贾鱼的身手,自己打是打不过,还别去追丢人了,这次又明白了,骂也是骂不过,这个安左老头子他们以前就听说过,在京城圈内很有名气,也很会骂人,没想到今天反倒被贾鱼给骂吐血了,也是奇迹。

    其实骂人没有骂输的,只是圈内都敬重安左,二来看他那么大岁数,礼让他一些,贾鱼是那种做事不吃亏的人,觉得这老头子跟自己不占亲不待故的,张嘴谩骂属于那种坏人变老了型的,自己也没必要惯着他这臭脾气。叶娜忙让人扶着他上车去医院,安左老头子这时有些反应过来指着自己的兜含糊不清的说:“药,药,我的药……”

    有人听明白了,掏兜翻出一个小瓶,见是速效救心丸,忙给他塞进嘴里一粒,片刻,安左缓了一些,众人抬着他往悍马车里送,安卓被抬着,嘴里还气呼呼的念到:“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报仇……”

    没过多久,沈大康便给贾鱼打来电话道:“贾哥啊!我的亲哥啊!你又惹祸了啊?”贾鱼打个哈欠道:“谁说的?我一直是奉公守法的良民。”

    “你是良民?”沈大康心笑,心想你要是良民,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刁民了,叹了口气道:“贾哥,你是不是把人家安左老先生给气医院里去了?还吐血了,他本来心脏就不好,现在人家告你哪!代理律师正在公安局哪!”

    “哦,那跟我有啥关系啊?”沈大康摇摇头:“你啊,别惹祸了,说实话,你要不是有特殊身份换做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这么对安左肯定要被先拘留的,还得给人出医药费。”

    贾鱼点头:“对的!这个世道没钱别打官司,有钱人没有理也能辨出理来!大康同志,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就安卓这样的老匹夫,今天就是踢到我贾鱼这块铁板上了,那平时他肯定没少欺负贫下中农的老百姓是不是?肯定没少欺负他的下属对不对?这样的糟老头子再惯着他脾气,都能上天擒佛了,所以必须给他点颜色看看!”

    沈大康无语了,停顿一下道:“贾哥,这件事我压下来了,本来也没大事儿,而且我跟他们说没证据,没有录像,也没有录音,人证是不算数的,所以你也别承认,虽然这老头我也听说过,人品不咋地,的确可恨,但是毕竟那么大年纪了,还能活几天,让你这一气,估计又折寿了,以后别理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