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抓奸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咧咧嘴,心想女人的第六感简直太阔怕了!把老子吓屁了,贾鱼眼仁转了转:“嘿嘿,曼丽娜,你说啥呢,我都听不懂,啥我去你家,然后你妈妈自己在家,然后我从你妈房间的后窗户跳出来了,你的意思是说……我跟你妈两个人有事儿?是这个意思不?”

    “你……你……”曼丽娜咬牙道:“你做梦!你也配!”贾鱼摊摊手:“对啊!我根本不配,所以曼丽娜,你觉得我跟你妈有可能吗?你这不是在说梦话么?我就是从你家房后路过而已,你的疑心简直太重了。”

    曼丽娜咬了咬贝齿,瞪着他运了一阵气,最后道:“以后别从我家房后路过,那么多道不走,偏偏走这条小道?”贾鱼嗯嗯点头:“知道了,知道了,以后不走了。”心里却想,小丫头片子,你管的也太宽了,老子从哪走还用你管?

    见贾鱼摇头,曼丽娜又道:“站住!”贾鱼停住问:“额,还有啥事儿?”曼丽娜挺了挺胸脯问:“你刚才……看没看见有别人从我家后窗户跳出来?”

    “这个没有。”曼丽娜又追问:“真的没有?”贾鱼坚定道:“真的没有,不过……曼丽娜,你妈也老大不小了,你也这么多年没爹,你妈有权利再找个男人的,你说对不对?”、“对个茄子!”曼丽娜两手抱胸哼道:“我爸爸尸骨未寒,我妈妈就想改嫁?”

    贾鱼咳嗽几声:“曼丽娜,我记得你从小就没爸啊,这都十九年了,你爸还尸骨未寒啊?”曼丽娜哼道:“用你管?就尸骨未寒,再说我们的家事,用不着你管!你因为你是谁啊?”

    贾鱼想说,我是你爸爸,但没敢说,心里嘿嘿笑,咳嗽一声又说:“曼丽娜,我劝你一句,有句话叫做子不捉母奸,你作为女儿,也不能捉母奸的,再说你妈妈毕竟是单身,人家有这个权利的,就像你有权利搞对象一样。”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曼丽娜嘀咕一句,又觉得不对,骂贾鱼是狗,自己不就成耗子了么?忙咬牙讽刺道:“贾鱼,人家篮球队的队长赵志鹏要跟你比赛篮球,你怎么胆怯不敢去了?”、“哦,不是不敢去,是篮球本来就没啥乐趣,所以我不屑去而已。”贾鱼手指黏动,上面还黏糊糊的,刚才抠曼丽丽弄的。

    曼丽娜继续挖苦:“篮球无趣?是你不会吧?人家打篮球的都是一米九,最矮的也是一米八五,你就是个小矮个,挫巴子,三等残废,不敢迎战了是不是?你以为你跑步快,唱歌凑合就很厉害了?那算什么本事?对了,听说你不是被评委老师推荐去好声音了么?你怎么还在这瞎逛呢!不会是评委忽悠你吧?还是在逗你玩儿?”

    贾鱼想说,老子没时间参加那玩意儿!但也不想跟小妞儿斗嘴,点头道:“嗯,等这几天忙完的,然后就去篮球比赛,让赵志鹏那小子明白明白他是自取其辱,对了曼丽娜,这两天还会下大暴雨的,你多注意。”

    “嗯嗯,天上还下刀子呢!下地雷,下火锅!贾鱼,你少在我面前装天文学家!我还不知道你?小时候邋邋遢遢的,要多讨厌有多讨厌,呕……”曼丽娜说完冲贾鱼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往回走:“讨厌鬼,别让我再看见你!”

    贾鱼看着她一晃一晃的圆滚滚的小屁股,对曼丽娜怎么恨都恨不起来,谁让她长得这么漂亮,让自己没有理由去恨她,也不想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小柳树村没有什么灾情,贾鱼便回到夹皮沟,督导夹皮沟和大青山镇的防汛工程,防洪沟挖掘的远远超标,完全可以排泄更大的洪水,山区有个劣势便是洪水来临滔滔如同猛兽,顺势而下越聚越多越猛烈,但优势便是防洪沟挖好了,都可以直接排到下游去,人身安全得以保障了。

    一下午时间,贾鱼都在检查防洪沟,最后觉得万无一失,随后到镇里向柳如眉汇报工作,柳如眉这回穿着淑女,手里摆弄着一个墨镜,而在旁边放着一个皮包,听贾鱼汇报完工作笔记记录着。随后抬起头:“下一任的镇长明天到,我这里工作也跟上级回报的差不多了,交接的内容让刘尚志书记转交接了。”

    贾鱼心里一阵失落发空:“这个……再呆两天啊,这么着急走?”柳如眉唉了一声:“已经拖了好几天了,那边也催促我回去上任,没办法。”、“现在走啊?”贾鱼问,柳如眉点头:“明天早上的车,我先把东西收拾好了,家里本来今天要接我的,我说明天早上自己回去。”

    贾鱼心想,还好,还给自己留了一晚上:“如眉,那我现在送你吧。”柳如眉嗯了一声,有些说不出的平静和感觉,贾鱼走过去帮她拿着拉杆箱,柳如眉拎着包包,两人往外走,下了办公楼的时候,遇见邓嘉怡和崔国锋,柳如眉淡淡道:“不用你们送我了,这段日子你们也受累了。”

    两人客气了几句,柳如眉跟贾鱼上了劳斯莱斯,柳如眉回头看着这个镇政府的办公楼,自己呆了半年的基层夹皮沟镇,表情有些氤氲,很不舍离。

    贾鱼挠挠头笑:“如眉,人的一辈子就是聚少离多,十全甚至不能九美,所以不用太在乎哈。”柳如眉抬眼问:“如果我家里不同意我们,那我们怎么办?你会坚持么?”

    “这个……如眉,我觉得吧,父母不同意肯定有他们的道理和原因,肯定也是为了你好,没有父母把孩子往火坑里推的,至于咱们……我觉得就算不会天长地久,但是我们都会记住彼此拥有!”

    贾鱼说的大义凛然,柳如眉嗯嗯点头:“你靠过来,说的可真好啊!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嗯?”柳如眉说着抓住贾鱼的耳朵狠狠的拧着:“你的意思是得到我了然后就甩了呗?是不是这个意思?顺水推舟,借力打力,正好借着我家里不同意为借口,把我玩弄之后甩了是不是?然后又这样的大义凛然说为我好?我告诉你,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你休想把我甩了!你要是敢负心薄情寡义,信不信我找人切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