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治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又查看一番那些玉坠,发现那些大妞儿都没事儿,也就放心下来,虽然这边地势较低,不过都是一些六七十年代兴建的老楼,这样的房子虽然格局不怎么样,地理位置也不够好,但是房子质量确是非常的结实,这些年什么空心砖,什么钢架结构,反正越变房子越是不结实,跟垒积木差不多。

    再看六七十年代留下的老房子,那时候技术自然没有现在先进,尤其是在姚安市遗留下来的一些日本建筑的房子,多少年了,质量也很不错,至少比现在棚户区修建的质量强百倍,当官的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贾鱼到了楼上,沈贝贝正盘腿坐在床上成薯片,时而歪着脑袋看着外面的水位线,啧啧啧几声,然后接着吃,贾鱼进来,她指着外面说:“咦?我还你为你划船来呢!咋过来的,没看见你啊?”

    “嗯嗯,我会飞。”贾鱼说着到了窗前,随后又看了看满地的凌乱:“贝贝大小姐啊,这些小吃的包装袋都是你扔的吧?虽然洪水来了,你也该收拾收拾啊!”

    “切!我才……”沈贝贝话没说完,又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大的雷声到来,沈贝贝吓得妈呀一声,薯片袋也不要了,直接扑进贾鱼怀里,贾鱼抱着她又安慰起来,也不好意思说她了,这一抱她,感觉她身上挺烫的,手摸了摸她脑门,感觉**辣的,知道这妞儿又生病了,马上关上了窗户,拉上窗帘,抱着她在床上。

    虽然是白天,但是外面雷鸣闪电的,屋里的光线也变得极为的昏暗了,跟夜色没啥大区别了,贾鱼抱着沈贝贝,抓了毯子围在她身上,随后说:“晚上想吃什么?”

    “嗯,一锅出吧,我挺爱吃那个的,冰箱里还有蔬菜。”沈贝贝感觉这样被贾鱼抱着,一阵的温暖,不禁身体往他怀里缩了缩,贾鱼感觉像是搂着一个小猫咪似的。

    感冒药有一些,这又发洪水,比上次严重的多,上次只是淹没了一楼,但还不算全部淹没,这次几乎要淹没二楼了,一楼的药店肯定也全被淹没了,这次的损失又是更无法估计的,而且雨还在下,水位还在涨,姚安市的排水虽然疏通,但这一个星期能疏通好到哪里去?下水井一般是假的,动工重新修建至少也要几个月了。

    贾鱼给沈贝贝烧了开水,让她吃了药,随后去做饭,这么发洪水也早就没电了,不过冰箱里的都是土豆茄子不保温也能多搁置几天的。

    贾鱼用煤气做好了饭,随后又查看外面的水位线,见水位线竟然快升到窗上了,随后把小屋里面的床板拆了下来放在窗户上挡着窗户,想了想又把衣柜拆了挡住了。贾鱼忙活完这些,把饭菜端进来让沈贝贝吃。

    沈贝贝虽然吃了药,但还是有些虚弱,贾鱼明白住虚弱很多时候是病的,也有惊吓所致,那天自己放出女鬼是一方面,还有就是这么大的洪水,一个女孩儿在这里肯定是害怕的,更何况这边低洼一些,水位已经到了窗户了,能够听到水流在刚刚砌的木板上磨砂。

    沈贝贝看了眼窗户说:“贾鱼,我们会不会被淹死啊。”贾鱼笑道:“不会,这是老楼,房子都结实的狠,老楼还有个好处就是窗户都比较小,刚才我把窗户都封死了就没事儿了,要不这楼是三层的,咱们可以上三楼,或者上楼顶,不就安全了么?”

    沈贝贝又摇头说:“如果这水把三楼都淹没了呢?那我们不还是死了么?”贾鱼安慰道:“没事,淹没不了,再说了我会飞,真淹没了,我就带着你飞出去。”

    “切!骗我吧你就。”沈贝贝咳咳了几声,像是没有多少食欲,吃喝了点汤,贾鱼又探探她额头更烫了,时间已经下午了,也断电了,黑乎乎的屋子不时传出沈贝贝的咳嗽声。

    这种情况应该打点滴,再对症下药,药店淹没了,医院又一楼估计也好不了哪里去,贾鱼想了想说:“贝贝,我给你针灸吧,这样能好得快。”

    “针灸?那行吧。”沈贝贝身体有些乏力的难受,贾鱼烧了水,随后手掌一番,拿出究竟和针砭,准备好了之后,再跟沈贝贝说话,她更是有气无力的了,贾鱼再探探她的额头,滚烫的厉害,觉得四十度也有可能了,这样再发烧下去的话,死人也是可能的。

    贾鱼不再犹豫,准备用老方法给沈贝贝治疗,便是发汗,在以前的农村,西医没有太普及的时候,生病大多采取发汗的措施,便是在浑身涂抹消毒后的酒精,没有酒精就用白酒,先烧一下,然后用烧过的白酒涂抹全身,那时候的白酒不参假,度数也较高,这样能起到杀菌的效果,随后再捂住大被,这样一热一发汗,把体内的感冒细菌杀死,病情好转。

    只是这种土办法病人是十分遭罪的,捂着杯子发汗,病人像是个大蒸笼似的,是把细菌烧死了,病情的身体也被热的够呛,导致极度虚弱,贾鱼不想让沈贝贝那样遭罪,所以选择用酒精先给她消毒,消毒完毕用针砭刺激她的穴位发热,这样同样有灭菌的功效。

    不过这样做先是要全身涂抹酒精才行,贾鱼想了想跟沈贝贝说了,沈贝贝脸红又虚弱的道:“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唉,贝贝大警官,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哪有那个心思啊?”沈贝贝摇头:“现在正是时候啊,外面发洪水,我可能就死了,你趁机占我便宜……”

    “我对天发誓,我要是占你便宜,我都不是人的,贝贝大警官我还是个神医呢,第一人民医院我是医学那个教授。”沈贝贝有气无力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轻声说:“我知道。”

    “你知道?”沈贝贝点头:“我查过你的资料,知道你是个神医,不过你是个男的,你给我擦酒精,你……”沈贝贝叹口气,自己现在还无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