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改变称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忙说:“贝贝大警官,我是个医生哪,别说在这里了,就是到第一人民医院给孕妇接产、引产、宫疗、催乳都正常啊,站在医学的角度,你是病人,我是医生,比如你以后要是生孩子,万一接产的人当中有男的,你也得把他撵走呗?”、“嗯,肯定撵走,有男的我就不生。”沈贝贝调皮的撅着小嘴,随后白了他一眼:“我都快病死了,你倒是给我针灸啊。”

    “好,好的,这就给你针灸。”贾鱼先是用煤气少了开水,随后用大澡盆装着调试好了水温说道:“大警官,先沐浴,之后给你擦酒精,然后再给你针灸,你放心,我保证是柳下惠。”

    沈贝贝有气无力的点下头,贾鱼抱起她,慢慢的脱掉她是衣服,剩下最后的布料,贾鱼心里一阵子的激动,沈贝贝是他在姚安市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儿,最后的布料一褪掉,那丰腴的臀部,那大大的圆球,那相思豆和芳草地,让贾鱼一阵阵的迷幻,但激动归激动,还是帮着沈贝贝洗澡,高烧四十度,沈贝贝也没法自己洗,只是在关键部位,她坚持自己来,但还是有些无力,最后还是贾鱼帮忙的。

    她幽怨的瞪了贾鱼一眼,眼神极为的复杂,贾鱼随后把她擦干放倒下在床上,开始在她身上擦拭酒精,先是正面,然后反过来背面,沈贝贝身材极好高挑,但高个子的女孩儿也浪费酒精了,贾鱼也擦的很仔细,擦完之后给她找了毯子盖在身上,随后开始在她身上施针。

    一枚枚的针砭落入,从头上百会穴,到脚底涌泉穴,尤其到了涌泉穴和脚边的肾经部分,沈贝贝不禁下意识的呻吟出声,贾鱼脑袋一蒙,差点冲动的扑上去。

    贾鱼深呼吸口气,随后手黏动右手中指的通灵戒,这样才缓和了一阵,让体内**辣的血液降降温,随后再给沈贝贝施针,最后逼出她体能的病菌,当然,这些病菌自然从沈贝贝的排泄地方而出。

    没多久,沈贝贝就脸红说去厕所,贾鱼抱着她,沈贝贝两眼与他四目相对,她复杂的眼神中带着一些水雾,贾鱼不去看了,把她放在马桶上出去,过了一阵,稀里哗啦的,随后沈贝贝说好了,贾鱼又进去,把沈贝贝抱出来放在床上,外面乌云滚滚的,贾鱼已经把窗子封死了,水流不进来,他开了外面门一看,洪水已经到了二楼的台阶门口,不过贾鱼不担心,不到最后一刻,暂时不能用通灵戒秘法了。

    时间到了夜间,沈贝贝身上发汗,有些发烧烧的胡言乱语,手也抓着,口中低低的说害怕,贾鱼抓住她的手,随后沈贝贝贴近他的怀里,还说自己冷,找着温暖的地方,贾鱼随后把衣裳脱了,搂着光溜溜的沈贝贝,也抓了把毯子盖在身上,沈贝贝肃然身上滚热,不过贾鱼有通灵戒的辅助,能够保持身体的恒温,沈贝贝也是在下意识的寻找了贾鱼之处温暖又凉爽的地方。

    不过贾鱼可痛苦了,怀里抱着这个大尤物,真忍不住想得到,最后忍不住亲了亲沈贝贝,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亲遍了沈贝贝每一处地方,沈贝贝也叮咛出声,最后关头,贾鱼从她两腿间又亲到了她的红唇上,沈贝贝已经一泻千里,贾鱼可以轻而易举的攻克乃还了。

    但是他又有些不忍心了,觉得自己是趁人之危,但还是忍不住,最后在她挺翘的臀部摩擦出去了,沈贝贝这时也浑身激灵灵了一下,她这么大的姑娘了,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贾鱼虽然没破她,但是在她臀部摩擦出去了,黏糊糊的一下子,沈贝贝咬着下唇翻过身把贾鱼抱得紧紧的。

    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沈贝贝很快的起来,收拾停当后,贾鱼眼睛余光发现这家伙好像病好了,自己也偷偷的把内裤穿上了,而沈贝贝一身警服的戎装,干练和英姿,贾鱼想到昨天晚上在她臀部磨出去,是真的吗?再看这英姿飒爽的女警,贾鱼心里极为的满足。

    哗啦!

    沈贝贝把挡住窗户的大床板掀开一点,贾鱼也发现外面的洪水退了不少,到了一楼下半部分了,穿好衣裳跟沈贝贝一起把床板拿掉,沈贝贝小声说:“一会儿我去市局看看。”、“哦,那我给你做饭现在。”贾鱼说,沈贝贝脸红的低着头:“快点,我要吃一锅出,多做一点,现在都饿死我了。”

    病人一说饿了,显然是病好的征兆,贾鱼忙去做好了饭,沈贝贝吃了两大腕饭,腮帮子都鼓鼓的,吃完饭,洪水又落下去一些,这里不足一尺深的水位了,其实这些洪流也是从高处而来,经过姚安市,又朝着下游而去,说到底,下游是哪里?就是老百姓的村落了,说到底最后倒霉的还是老百姓,被淹没了大片的农田,当然,下游自然也是水库的下游,农田基本上都是叶娜的了,想到叶娜,贾鱼不禁噗嗤一笑,这妞儿又是赔了好几十个亿,啊哈哈哈,嘎嘎嘎,一想想都特别6啊……

    贾鱼先去从车库取出自己的宝马车,过来接沈贝贝,沈贝贝上了车,在副驾驶一言不发,等到了市局,沈贝贝不下车,贾鱼歪着头问:“到了沈大警官。”

    沈贝贝嗯的点头:“晚上……你教我做乱炖,然后……以后别管我叫沈大警官了,管我骄傲贝贝吧。”沈贝贝说完低着头推开车门一溜小跑的进了市局,都害羞的没敢回头。

    贾鱼黏着自己的手指回味着,这意思……是不是自己又成功的偷了一个大妞儿的心哪?刚刚送完沈贝贝沈大康就打来电话:“贾哥啊,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

    “呷?我说沈大康,我可没你老啊!今天这么早就用尊称了?”沈大康那边还传来不少的嘈杂声,沈大康像是走到一处较为安静处道:“幸好我听你的,加固大坝,昨天大坝差一点就被冲毁了,现在水位线岌岌可危,不过没毁掉,城市是保住了,现在正在组织泄洪工作,下流人员疏散,不然姚安市还是岌岌可危,并且其他市县也会受到波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