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小人得志
    ,精彩无弹窗免费!

    “泄洪?那叶氏集团的稻田不还是在泄洪之下么?”沈大康笑道:“这我就不管了,现在不泄洪,我脑袋都得搬家,泄洪了他们损失也是活该,谁让他在大坝下游种稻田了,再说了,一泄洪你的很多田地也是被淹的,只是你没啥损失,还没种稻子,哈哈。”、“嗯,大康啊,那你就快点泄洪吧,泄洪之后准备加官领赏了!”沈大康又问:“贾哥,这次之后会不会再发洪水了?”

    贾鱼想了想说:“应该不会了。”沈大康这次摇头:“防患于未然,不发洪水我也加固加固大坝。”贾鱼一阵莞尔,这家伙就是个官迷啊!很怕出一点小差错丢了官位。“对了贾哥,晚上我请你吃饭。”贾鱼点头:“到时候再说,你先泄洪,对了,你记住就在大坝上工作,前文别回到市区懂吗?”

    沈大康应声道:“我懂,我懂,肯定不会市区。”市区的工作都是王叶璞负责的,他负责市区的内涝,不过这内涝可负责不了,整个城市一片狼藉,比上次更要狼藉,下水基本上全部报废,停水停电也要恢复,王叶璞焦头烂额,脑袋上头发这两天都白了不少,而且他的这种补救还是那种费力不讨好的补救,累的贼死,还担责任,升官勿忘,现在这个官儿撸不撸还不好说。

    王叶璞眼睛都红了,在市区救灾的第一线,但是人家媒体记者都是采访抗洪大坝去了,这种事儿谁都采访有功劳的功臣,谁采访失利的人?那不是作为反面典型了么?贾鱼本来要去夹皮沟村的,但一想想还是先去看看泄洪吧,看着叶娜1.5万公顷也就是15万亩的稻田被淹没,是何等的舒畅情怀。

    但贾鱼先给刘尚志打去电话,夹皮沟镇和大青山镇有刘尚志这个货在,贾鱼就完全可以当甩手掌柜的了,刘尚志那边像是给他汇报工作似的说:“昨天和今天早上我都统计过了,咱们这里没有人员伤亡和失踪,排洪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现在泄洪成功,老百姓都强烈主动再去清理排洪沟。”

    贾鱼道:“先不要去清理,水库正在泄洪,这时候都老实儿在家呆着,避免危险。”刘尚志点头:“上级已经下达了指示,我已经把指示通知给各个乡了,各个乡也跟镇里的工作人员通知到了各个村,不让老百姓到低洼处走动,这次咱们这两个镇共有55座土房被雨水浇毁,这些受灾的村民都由各个村负责安置,有亲戚的在亲戚家,没亲戚的就暂时在村部住,等天气放晴了乡里给他们出钱建房子。”

    贾鱼又道:“建的房子质量一定要好,一定不能糊弄,那是给人住的,绝不是狗窝,还有一点,一般的低保房不仅面积小、质量差、而且不给村民房本,只许人家住,不许人家卖,那就等同于在人家房产基地上盖房子,然后属于公家的,这不是在扶贫,这是在侵占,所以咱们不能犯这种错误,既然是扶贫就要诚心、热心、给老百姓房本,房子面积建的也要大,质量也绝对不能抽条,乡里没钱,我个人出资。”

    刘尚志有些感动道:“有,乡里有钱,这次叶氏集团收购了各个乡镇的自留地形成农村合作社,各个乡镇今年有钱,明年也是有钱的,所以这钱就要往刀刃上花,往人民需要的地方上花,而且我来监督,保准一分钱也进不了贪官的腰包!”

    贾鱼对刘尚志极为的信任,这家伙聚餐就是拍黄瓜的主,抠的要命,所以聚餐的时候只要有刘尚志在,贾鱼都愿意自己泡方便面,不跟这货一起吃饭。

    贾鱼开着劳斯莱斯到了大坝上,沈大康好像也是有意等他到场才下令泄洪一样,他刚到不久,泄洪命令下达,一时间,滚滚滔滔的洪水倾泻而下,如同黄河呼啸,万千巨兽奔腾一样,滔天之势咆哮冲向下游,贾鱼啧啧啧的兴叹,这水啊,还真是可怕呐!

    而在大坝的远处一边,站着一小撮六七人,贾鱼眼神极为好使,竟是叶娜那一小撮人,叶娜似乎很是伤感,贾鱼想了想又凑了过去,这些保镖一见又是贾鱼,打还打不过,骂也骂不过,装作看不见,有个保镖扯了扯叶娜的衣襟儿。

    叶娜回转头,见到贾鱼便是怒不可遏,贾鱼拱拱手:“叶总,叶总好哇!”叶娜哼道:“贾鱼,你是在讽刺我么?你个小人得志!你得意个什么?”

    “没有,没有,对了,安左老先生可好?”贾鱼恭敬的拱手又问,他越是彬彬有礼,叶娜越是气得牙齿紧咬:“贾鱼,安左老先生好得很,根本没有大碍。”

    “唉,那就好,那就好啊!后来我百度查了一下,才发现安左老先生原来是有名的大家,不仅是农业学家、历史学家、还是天朝书法学会的名誉副会长呢!鄙人平时非常的喜欢书法,到时候想跟安左老先生学习一二啥的。”

    叶娜眼睛乜斜着贾鱼,心想这货资料她查过,初二不念书的,就这两把刷子还跟安左学习书法?开什么玩笑?人家安左的学生也都是非富即贵的,能教他?再说这货还百度查了一下安左的资料,显然他都不知道安左以前的名气,这家伙简直就是不学无术一个小无赖。

    “贾鱼,学习书法你就不用了,你那两笔毛毛虫爬的字已经不可救药了,我明白你就是再想气气安左先生,放心吧,你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你这种人就应该在监狱里过日子。”

    贾鱼又拱拱手凑近些,这样能闻到叶娜的雏女体香:“叶总呐,你也知道我读书少,所以你就更不能剥夺我学习的机会了啊?我认为吧,我是一个学习的潜力股。”

    “切!你股个屁!贾鱼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就是看着我的稻子被淹没你很开心是不是?那又能如何?至少我可以种植,你的稻子还不许种呢!你的问题很严重,先把你的产业全部停顿,然后仔细查你这个败类,到底贪污了多少!是怎么一夜暴富的!”叶娜说的咬牙切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