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死得其所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乔光明改头换面,戴着假发,像是另外一个人,车开了一阵子,他有些优哉游哉的了,也是出租车司机身材不高,微微偏瘦,乔光明人高马大的,这样感觉非常的有安全感,乔光明精神疲惫,加上儿子又横死,这时候他坐在车上微微的松弛一下,不仅感觉悲伤又劳累,上下眼皮直打架,刚迷迷糊糊了一阵,乔光明忙醒来,看了看时间,竟然过去了十几分钟了。

    前面的路段是一架塌陷的桥梁,应该是洪水冲毁的,不过这桥梁显然也是豆腐渣海绵工程了,不是这样的工程领导怎么赚钱啊?冲毁了再修建么?然后把责任都推脱到洪水上去,前阵子报道清明修建的几百年的桥梁,抗击了特大洪水云云之类,乔光明都想笑,修建那么结实的桥干吗?太结实了不坏,还怎么重建赚钱啊?

    忽的,他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这座断桥怎么在广安县的时候没见到过?或者说通往广安县的路上根本就没有这种桥?“等等!停车!”乔光明大声道,司机不理不睬说:“为什么要停车?”乔光明喝道:“你的路走错了!这不是去广安县的路!”

    司机苦笑道:“没走错啊,这就是你上的路。”乔光明忙要掏手枪,不过这时手腕一痛,竟然被司机一只手钳住,随后车停住,乔光明膀大腰圆手腕也有力,但不管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出这司机的相对于瘦一些的手腕。

    “你……你是谁?抓我干什么?”乔光明咬牙,眼睛滴溜溜乱转想着主意。司机淡淡道:“乔局长,别激动,你要出行,所以我才送你一程啊!”

    “你,你,你认错人了!”乔光明说着,见这人不紧不慢的另只手掏出了一块白布,自顾自道:“我送了很多人上路,前阵子有些贪官被我杀了,然后又来贪官调查我,不过他们还是死了。”

    乔光明浑身颤了一下,咬牙道:“你不会是……枭侠?”出租车司机呵呵冷笑:“算是吧。”乔光明眼前一晕,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最后道:“你送我去见官吧,怎么处置我判罚我都行,我接受人民的审判!”

    “人民的审判?”枭侠摇摇头:“把你送到官府,审理、取证、判罚、你再上诉,至少折腾一年,你还不死,就算最后判罚了,如果你无期徒刑呢?就算你私刑如果是缓期几年执行呢?你还是死不了,你死不了,那么受伤害的那么多的无辜贫民呢?岂不是喊冤不得陈雪?这个可不行啊,我可不答应。”

    乔光明忙道:“我的罪很大,会执行死刑的,你放心好了。”枭侠还是摇头:“抓了那么多的贪官,你看哪个判私刑的?顶多是无期徒刑而已,你看普通老百姓如果杀人了,判死刑,有的是立即执行,有的还戴上刑具游街示众,但是现在你看那么多的贪官,有的贪官还背负了不少的人命案子。

    你看哪个贪官戴上刑具游行了?有一个没有?自古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古代当官的犯法立即装囚车,押木笼,让老百姓扔石头打,菜市口问斩,现在呢?怎么当官的跟普通百姓犯罪不是同样待遇?你现在说死刑,我不信,我要你接受我的审判,接受人民的审判,你死后,我会把你吊在闹市区,这块白布上写下你的罪状,让你的尸体游街示众。”

    “别,别……”乔光明垂死挣扎起来,但无论如何挣扎,都挣扎不出这个中等身材偏瘦笑侠的手腕。“啊……”乔光明一声惨叫,胸前被一把铁杵穿透……

    沈大康在姚安市翻了一天,也没找到乔光明的影子,最后在一处地下室发现了乔光明的藏身地点,发现他的手机还放在桌上,一应什物都在,不过人已经消失了,沈大康马上下令继续加大搜擦力道,并注意人身安全,这个乔光明当了大半辈子的刑警了,反侦察能力特别强。

    贾鱼也监督了一天的插秧工程,再有一两天2万公顷的秧苗都被插好,便进入田间管理阶段了,晚上回到沈贝贝住处,两人吃完饭随后脱衣睡觉,心照不宣的贾鱼又抱住被脱的光溜溜的沈贝贝,这次再抵住她鲍鱼上面的时候,沈贝贝还是不同意,也不说话,就是用小手的手心挡着她的中间。

    贾鱼在后面抱着她,琢磨了一会儿,便直接在她两条大腿中间磨蹭,磨蹭了十多分钟,贾鱼电话响了,见是沈大康打来的,接起来说:“大康,啥事儿?”、“贾鱼,出大事儿了,乔光明死了!”贾鱼打了个哈欠:“死就死呗,一个贪官,死一个少一个,至于给我打电话么?”

    “唉,死的太惨了,七窍流血啊,而且尸体被悬挂在步行街正中间,这个案子太蹊跷了!对了,旁边写着枭侠两个字,而且一块白布上用他的鲜血写着一些罪行。”

    贾鱼点点头:“那这人死的其所了,省得送法院来来回回的判刑啥的浪费人力了,这不是很好么!”沈大康摇头:“好什么啊!他是被枭侠杀的,现在整个城市又是人心惶惶到了,而且枭侠现在又折返回了姚安市,省厅的人马上又会转回到姚安市,又要开始查案子了,这个案子不破,我这个公安局长的位置都不保啊!”

    “切!这算什么人心惶惶?”贾鱼摇头撇嘴道:“你在骗鬼哪?枭侠一不杀贫民老百姓,二不杀好官,他回来只有那些贪官才人心惶惶是吧?再说案子破不破管你啥事儿啊?谁是福尔摩斯找谁去啊!”

    沈大康嘿嘿笑:“你不就是福尔摩斯么?”贾鱼呵呵两声:“我是福尔摩斯?那省厅干吗吃的?我就是个村支书,带领老百姓致富的村支书,术业有专攻,我就管致富而已,沈大康,你肯定不是怕你公安局的局长不保,你这么瞎积极,是不是要升到省厅啊?我可没时间帮你升官,我得睡觉了!”贾鱼说着挂了,然后两手揉着沈贝贝的大球,下面还在磨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