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响亮的一巴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时,安左正在仔细查看着稻苗,手里还抓着一颗稻苗的叶子在叶娜跟前嘀咕两句,叶娜点头,安左撇嘴哼道:“贾鱼,别以为你做的滴水不漏!瞒天过海,老夫不仅是书法大家,同时也是农业学家,在农业领域上也颇有建树的,你这个秧苗啊,咳咳咳……

    表面上和正常的秧苗无意,而且也没有使用化肥尿素,但是一夜间增长这么快肯定是不合理的,所以老夫断定,你这个是转基因食品,是国外都喂猪都不用的那种转基因,然呢你用在国内的种植上了,这便是你秧苗增长快的原因,老夫说的对也不对?”

    “哈哈哈……对个茄子?安左,你还不吸取教训,还跟我贾鱼作对是不是?一把年纪了,还不积德?说我的秧苗是转基因,你可得找出证据。”

    “哼哼,老夫证据一定有,贾鱼,你就等着你的秧苗全被铲除吧,损失会比我们叶小姐被洪水冲走的还要狠,我们叶小姐虽然损失,但损失的是自己,没有损失老百姓一分钱,虽然叶小姐是银行贷款,但是我们贷款的钱也一份不差都还款,不像你,过了种植水稻的时令就搞转基因,你给老夫等着,你个有臭味干的小儿!”

    “哈哈哈!安左,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你个老……老杂毛!”、安左气炸了:“你说谁?谁是杂毛?”贾鱼哈哈笑:“谁问我我就说谁,我说老杂毛,没见过还有捡骂的,你不是老杂毛怎么还问我谁是老杂毛啊?

    “你……你……你个臭小子找打!”安左老头子推开身边人,朝贾鱼这边走,还指着他跟姜梦骂道:“贾鱼,你不是人,你身边的这个女人也是个贱人,跟你在一起勾勾搭搭的,你们俩有结婚证吗?就在一起鬼混,现在这么不要脸的小姑娘也真不少,竟然跟贾鱼这种人**,看来父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不是不是亲生女儿啊,不然怎么会跟人乱搞破鞋……”

    “呀……”姜梦受不了了,毕竟小姑娘脸皮薄,被说的眼泪在眼里打转转,一下子流出泪来,贾鱼忙给她擦眼泪:“小梦,别听那头老驴的,他是嫉妒。”

    “什么?我嫉妒?我嫉妒?你说我是老驴?你小子找打!”安左倚老卖老的朝贾鱼一巴掌轮过来,贾鱼摇摇头:“老驴,真的应了那句话,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你个老匹夫,我贾鱼字典里没有什么老幼,只有好坏,对于坏人,不管老幼,一律死啦死啦的。”

    贾鱼貌似轻轻一扬手,后发先至,一巴掌先抽到安左那张苦树皮一样的老脸上,这一巴掌打的啪的一声巨响,像是晴空打了一声雷一样,安左老头子被打的原地转了两圈,老头子被打蒙了,半边脸瞬间肿胀了起来,但他还是不相信自己竟然挨打了?

    自己可是书法大家,农业学家,社会学家,这么多的头衔挂在头上,只有自己说别人骂别人的份儿,甚至打别人的份儿,自己怎么会挨打?

    安左捂着半边老脸,眨眨老眼道:“你……你……你……你竟然敢打我的脸?”安左说着嘴一张,两颗后槽牙掉了出来,随后嘴边也淌出鲜血。

    “哎呀,我的牙掉了!我牙掉了!”安左叫唤了起来,贾鱼一看事情不好,手一拉姜梦,姜梦反应也非常快,知道贾鱼要跑,忙冲他点了点头,好在姜梦今天穿的是连衣裙,脚下是运动鞋,贾鱼拉着她跑到了劳斯莱斯车上,随后调转车头跑了。

    叶娜气坏了,没想到贾鱼动手打人,而且打了这样一个有学问的大家,手下保镖忙问:“叶总,追不追贾鱼?”叶娜摇头:“追什么?追上了你们也打不过他,这样吧,先把安老送到医院镶牙,这牙刚掉能镶上,另外报警抓贾鱼。”

    “好的叶总,明白了。”手下保镖去扶安左,安左忙道:“等会,帮我拔几颗秧苗,我要去告他转基因种植,让上面下令把他的秧苗全部铲除,铲除一颗也不留!疼死我了!简直疼死我了!”安左被扶着上了一辆悍马车,朝医院开去。

    手下助理这时问:“叶总,这事儿就报警……就这么结束了吗?”叶娜抱胸,眼前还停留在贾鱼拉着那个漂亮女孩儿逃跑的一幕,摇摇头说:“不然呢?安左这人也是欠打,那么大的年纪了,说话没有分寸,不考虑自己的身份,竟然那么侮辱一个女孩儿,把那个女孩儿都说哭了,他这是最贱,也是嘴欠,我要是贾鱼也会抽他一个嘴巴的,唉,先回去吧……”

    “好的叶总。”女保镖给她拉开车门,扶住上边,叶娜钻进悍马离去,女助理和女保镖也私下嘀咕:“安左老先生今天做的有些过分了,贾鱼那一巴掌打的还真响啊,嘿嘿嘿……”

    贾鱼对姜梦好一番安慰,小妞儿最后才被哄好不哭了,贾鱼抱着她腻歪了一阵,姜梦又连连说讨厌,快到中午了,把姜梦送回,贾鱼准备去找夏丹丹,跟她还有连襟的事儿要谈。

    走了一半,沈大康电话打来了:“贾哥,你怎么又打老头儿了?把人家后槽牙都打出来了?”贾鱼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沈大康道:“虽然这老头儿做的是过分,但是你打人也不对啊,那个老头儿有点背景的,说不要钱,也不私了,就要让你坐牢,最低三年。”

    贾鱼嗯嗯道:“那行,我就跟他打官司呗,我这就让律师去打官司。”沈大康摇头:“我说贾哥啊,这件事儿你不占理的,你看牙齿掉了,是你打的,这要是成立了,就能把你送看守所,然后法院,正规程序是判刑有期徒刑三年的,因为牙齿掉了在刑法里面是一件严重的事儿,你怎么不踹他屁股几脚呢,踹肿了也是小事儿。”

    “那……这个意思,我还要去坐牢被?”贾鱼笑问,沈大康唉了一声道:“贾哥,你真是我亲哥啊,我给你想想办法,这件事儿能压下来,要不你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