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往上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赤果果的在骂人啊!咱们的城建真的不怪老百姓骂,都是豆腐渣工程,海绵工程,王八蛋工程啊!走,我陪你到城建局走走吧!”

    “好吧,那咱一起去,对了李市长,我是开劳斯莱斯车来的。”李光荣呵呵笑道:“没关系,我就坐你的劳斯莱斯,不怕别人说三道四,你的钱都是凭本事赚来的,别低调,就高调,这样刺激刺激那些整天就想着坐享其成做美梦的不务正业的人,让他们好好学习学习,虚心的接受刺激。”

    市委秘书跟着,一行人到了城建局,现在城建局局长张明坐镇,这位是个专权的人,到了城建局这个肥缺整天却战战兢兢,没来城建局的时候他是那么的羡慕,但是到了这里才发现权利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整天开发商来送钱的,而且还让个穿丝袜的波浪卷二十来岁性感的大美女来送钱,那意思只要自己点头,可以左手搂着钱,右手搂着这个女人一起晚上睡觉。

    但是张明害怕,真那么做了,开了口子,开发商那是贪得无厌的,自己帮他就会犯错误,有被撸官的危险,要是不帮吧,这性感的丝袜美女还眼馋,还有那么多的钱钱,张明整天在纠结,差点一鸡冻就把丝袜大美女给骑了。

    正这个时候,李光荣跟贾鱼到了,张明眼中动了动,要是贾鱼来了还好办,这个李光荣还来了?一把手到了,张明已经明白,这是要给贾鱼项目工程啊,也好,自己整天提心吊胆的工程就交出去吧,让大美女去磨李光荣去,省得自己一边是美女一边是乌纱帽的左右为难,主要自己也是男人啊,真想抱着大美女犯一次错误,都说美女祸水,美女祸水,不过本官真的要忍不住,受不了啦……

    张明忙出来迎接,伸双手握手道:“市长好,这位就是……贾鱼贾总吧?贾总好,贾总好。”三人寒暄了几句,进了办公室,李光荣笑道:“张明同志啊,我这次是给你拉来了个大客户,贾总现在市值几十个亿啊,光改稻工程就四十个亿投资,加上其他产业,至少六七十个亿了,现在贾总有意发展城建工程,别的我不敢说,质量绝对值得信任。”

    张明点头道:“市长担保,我有啥不放心的?贾总啊,久仰大名,不知道贾总想城建哪的任务啊?”李光荣点指他说:“张明啊,你这个树叶掉下来都怕砸脑袋的滑头,责任又推到我头上了是不是?不过也好,你这样爱护羽毛我也放心,我先走了,你们聊。”

    张明忙拉着李光荣:“李市长,中午一起吃个饭,别走啊……”李光荣摆手:“得了,我也怕担责任,你们聊吧,我先撤。”李光荣像是半开玩笑似的闪人了,张明和贾鱼从新回到办公室,张明又原话问贾鱼想要承揽什么工程。

    贾鱼想了想道:“其实我来要工程就是来要钱啊!既然是来要钱我找点小地方吧,张局长,比如外墙涂料、做防水之类的工程承包给我就好了。”

    “唉……”张明摇头道:“贾老弟啊,你就别为难我了,李市长亲自来举荐你,而且现在的城建工作以副市长沈大康牵头,你跟沈大康关系……唉,咱们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要是给你一些轻包工程还用市长亲自来么?这样吧贾兄弟,咱们都实在点,现在姚安市算是百废待兴,很多工程的。

    第一,城市的下水改造工程,整个城市被两次大水淹没,省里都发飙了,京都也有意拨款200亿修缮姚安市,这是个大肥肉啊,200个亿啊!这是第一大的工程了,贾兄弟,这就是个做梦数钱都能数醒的工程。”

    贾鱼点点头笑道:“张局长,你是城建局局长,咱们实话实说,二百亿能盈利多少?”张明眨眨眼睛,想了一下说:“贾兄弟,要是别人我绝对不说的,不过是你,我就实话实说,二百亿的项目你质量全部达标,至少能剩一半钱的,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开发商能剩下的更多,当然,到他们手不是一手了。”

    贾鱼又问:“张局长,你说的再详细点。”张明摇头:“没发详细了。”贾鱼呵呵笑:“咱们这里也没外人,你不说详细点,我就觉得你这人不实在,不实在的话,我就不会包这样的工程,反正我也不差钱,像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工程即使闭着眼睛赚钱我也不赚,因为我今天在这里赚钱,可能明天就在局子里呆着了,我先走了,这工程我可不能包。”

    见贾鱼要走,张明忙唉了一声说:“行行行,我跟你细细说。”贾鱼重新坐下,张明继道:“其实我也想把这烫手的山芋踢掉啊!”贾鱼笑道:“不对吧!二百亿的工程啊!帝都真下来钱,张局长可是发大财的人啊,谁承包了敢不给你好处,不给你好处承包的下来么?”

    张明点点头:“这就是我担心的,帝都啊,秋后算账啊!人家不怕你贪,你贪吧,这玩意儿就像是养猪,你太瘦不下刀,所以先让你吃,吃肥了,养肥了,正好过年杀年猪,所以我不想成为年猪啊!”

    “不对啊,张局长,市委书记王叶璞,省委秘书沙国良不也贪了不少么?人家过的不也很逍遥快活么?”张明摇头:“乔光明也曾经快活过啊,现在搞得身首异处,后代都绝了,王叶璞的两个儿子和孙子不也不明不白的死掉了么?媳妇也走了,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的,这次抗洪还不利,所以城建工作也没他的份儿,说是报应也好,还是他以前仗势欺人的事情做得多了,我可不想那样。”

    “嗯,张局长很爱惜羽毛么?”贾鱼笑说,张明点头:“你说得对,我是爱惜羽毛,跟沈大康一样,都是官迷,所以我们不贪、不色、但愿意当官,愿意往上爬,没来城建局的时候我觉得这里是肥差,向往这里,来了之后我发现这里是雷区啊,你看我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