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画字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敢?”二代两手掐腰,不过贾鱼的劳斯莱斯猛地撞过去,二代吓得妈呀一声本能的窜到一边,法拉利被劳斯莱斯横着撞飞出去,当然,劳斯莱斯也受到一些损伤,但这样的越野车损伤也只是表皮,法拉利可惨了,这玩意儿可没有劳斯莱斯强劲,被撞的滚了两滚,车半废状态了。

    贾鱼脑袋探出来道:“小衙内,我今天就告诉你什么叫做遵守交通法规,别一天把你爷爷挂在嘴边,你是你,你爷爷是你爷爷,你个萌萌的狗东西。”

    “你……你……翻天了……翻天了……真是翻天了……”这人跳脚大叫,贾鱼哈哈笑道:“翻天?告诉你,这天本来就是人民的天,脚下的土地也是人民的土地,我看是你这个小衙内要翻天吧?对了,今天是叶娜生日对吧?小爷我去参加叶总生日去了,你要报仇就到叶总那找小爷我吧……”

    “你……就凭你?你也有资格去参加叶小姐的生日聚会?你做梦!给我站住,先赔车!”二代大声叫嚣道,贾鱼抻着脖子嘿嘿笑:“赔车?赔你奶奶个哨子。”说完钻进车里跑了,二代气得指着交警喊道:“你看没看见?你怎么不管?”

    “不好意思,没看见。”交警又冷冷对着车队喝道:“别闯红灯!闯红灯一律罚款扣车!”这些二代咬牙切齿道:“哎呀!鸟不拉屎的地方想造反啊!”不过也有的冷静下来道:“先别理这些人,肯定有人在后面跟他们撑腰的,咱们先到叶小姐那里再说。”

    交警也是下支下派,得罪这些二代对他们没有好果子吃,但是得罪沈大康,他们现在马上就夹包滚蛋,再说这些二代太不像话了,交警真想把他们扯出来痛扁一顿,那个二代的法拉利算是半毁了,想要报警,其他二代劝道:“一辆法拉利而已,再说了报警岂不是便宜那个小子了?咱们私下里弄死他……”

    一行人朝叶氏集团赶去,贾鱼先到了,叶氏集团在姚安市买下了一个大厂房,在厂房内部有一座豪华的三层小别墅,叶娜又把别墅重新装修,宛如小宫殿一样,门口有保安保卫,贾鱼到了保安一见是劳斯莱斯也非常的客气,问贾鱼有没有邀请函,贾鱼笑道:“有,但是忘带了,我跟叶娜是老朋友了,要不你跟我进去问问她好了。”

    保安和保安队长都没敢拦,只是在贾鱼走进小楼,他们跟楼内的安保人员打了个招呼,楼内的保镖一见贾鱼来了都围拢过来,贾鱼笑道:“呷?不用这么欢迎我的,咱们都是自家人,大家随意随意。”

    “谁跟你是自家人啊?”有两个女保镖哼哼道:“贾鱼,没想到你脸这么大,我们叶总那么讨厌你,你竟然还敢来?”、“呷?谁说你们叶总讨厌我?那只是假象!”叶娜在三楼往下走,听见楼下有吵吵闹闹的声音不仅走快了些,心想这么快朋友们都到了?

    见楼下来人正是贾鱼,叶娜摆摆手道:“你们别撵他。”手下人停手,叶娜冷笑道:“贾鱼,听说你的稻田里检测都是有机稻子?哎呀呀,这次的损失可不小啊!听说有机稻子都要被铲除的,而且还要罚款哦?”

    “呷?我今天是给叶总拜寿的,不谈公务。”叶娜点头:“好,给我拜寿对吧?行啊,那二楼坐吧!”二楼摆着巨大的圆桌,桌上已经上了几道凉菜,贾鱼撇了撇,这刀工极为的精细,可见这厨师应该不是姚安市本地的,差不多是御用的了。

    贾鱼落座不久,那些二代们也纷纷来了,一个个寒暄之后上了二楼,这些人里面也有一些上了年岁的中年人,也冲叶娜拱手祝贺生日,到了二楼,那个被撞车的二代见到贾鱼也坐在那,当下极气急起来,不过旁边的人拉着,让他不要冲动,有的是时间对付他。

    这些二代有男有女,聊了一阵,便给叶娜呈现生日礼物,有的是天价化妆品,有的送包包,有的送贵宾卡,也有的二代送名人字画,到了一个胖乎乎的二代前,那个二代竟然送出了车钥匙,叶娜脸红的婉拒了,这二代也有些尴尬,送出去的礼物被人拒绝有些是下不来台面。

    不过送豪车一般都是个心爱的女人送的,叶娜自然不能接受,那二代随即送了一张购物卡,这卡的投资金额是五十万,叶娜勉强收下,只是不回去用,或者转送给他人了。

    一圈轮下来,轮到了贾鱼,贾鱼正吃着,叶娜咳咳道:“贾总,要不你就送我你们辰鱼集团化妆品的配方好了,那我就非常非常感激了。”

    “是呀,配方可不止钱,这样吧,我就送辰总一副我的墨宝吧。”在前面的放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因为来参加叶娜生日的人大多是京城贵族圈的,这圈里面也有一些中年人喜欢舞文弄墨的附庸风雅,前面都摆放着笔墨纸砚,有的人装叉写一幅字啥的。

    “墨宝?”叶娜翻了翻白眼,心想这小子能写出什么狗爬的字来?这家伙可是初中没毕业啊!不仅凑过去瞅他的笑话,贾鱼沾满了墨,刚一落笔,叶娜就一抓他胳膊一晃,一个大墨点子就落下来了,叶娜笑说:“你倒是写啊?”

    “唉,叶总,这还咋写了?算了,我就凑合写吧。”贾鱼随即沿着这个墨点开始用笔勾勒起来,起初叶娜觉得他是瞎写瞎画,也看不出什么东东来,不过贾鱼描画了一阵说道:“好了。”

    叶娜扑哧笑了:“贾鱼,你这画的什么东西啊?山不山,水不水的?真是难看啊!”其他二代一看,也跟着指着嘻嘻哈哈的说难看,不过当中两个中年人却震惊道:“这……这莫非是反画?”刚说完,贾鱼把纸倒了过来再给众人看,众二代不禁唏嘘出声。

    见贾鱼纸上所画的正是叶娜的肖像,而且极为的有神,叶娜的画像中,看不出她似笑似嗔,短发沉寂,朱唇微启,眼神中透着迷蒙和希冀,有一种蒙娜丽莎的迷蒙感来,画卷上无法看出她的表情,又像是她在想着什么,旁人又无法猜度出她的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