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好画,哎呀,凭借一笔浓墨,竟然能勾出这样的微妙画卷,这位小兄弟,你的画作真的登峰造极啊!”一个中年人赞叹道,贾鱼摇摇头:“登峰造极不能的,我就是没事儿瞎画。”旁边的一个中年人笑道:“这位是京城美术馆的馆长吴明恩先生,吴先生这么赏识你的画,那小兄弟真的是画的好啊!只可惜,没有题跋啊!”

    吴明恩笑道:“这没关系,我可以题跋。”一听吴明恩题跋,不少二代羡慕,很快,吴明恩在上面题跋,而贾鱼也落了款,随后吴明恩道:“小兄弟,这幅画真的很棒,我觉得如果拍卖应该在30万到50万之间……”

    “啊?”这些二代有些傻眼,没想到这简简单单的笔墨竟能卖出这么多钱,要是旁人说他们显然不信,不过吴明恩在帝都的贵族圈很有名气的,他的话不由得不信,吴明恩又道:“没想到姚安市也是藏龙卧虎啊,小兄弟学画多少年了?”

    “哦,其实也没学多久,我就是瞎画。”吴明恩摇头:“这可绝对不是瞎画,小兄弟你真是谦虚啊!”贾鱼点头:“其实……我这不是谦虚,是厚积薄发,我平常不想展露我的优点的,怕有人说我自吹自擂,所以我在书法绘画方面有成就也不乐意说,另外我在棋艺方面,还有音律方面也精通的,算了,你们知道就好了,不要把我这些长处对外宣传了,我这人不太想出名。”

    “呸……”很多二代忍不住吐了口唾沫,心想这个臭不要脸的,夸自己这么下狠口啊!没见过这样无耻的,贾鱼拿着画递给叶娜道:“叶总啊,这算是一点生日礼物啊!礼物轻薄还望叶总您不要嫌弃哇!”

    叶娜心里早就喜欢这幅画了,虽然现在照相非常方便,但再好的艺术照只是照本体,但是画画不同,画的是灵魂,贾鱼这幅画把她都给画活了,叶娜忙接过说:“嗯,虽然你画的马马虎虎,但我还是挺喜欢的。”

    贾鱼嘿嘿笑道:“另外,我祝叶总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叶娜牙齿咯吱咯吱咬了几声,心想这个该死的贾鱼,自己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你用得着用这样尊老敬老的词儿么?这个混小子三句话不来就让人生厌!

    这时,一个帝都的男主持人笑道:“好,下面让我们进行下一个环节,热烈庆祝叶娜同志的二十二岁华诞。”贾鱼一看这个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拍马屁,而这个主持人在帝都也有点名气,叫宋健,宋健这时眉飞色舞的开始回顾过去,回顾叶娜爷爷叶子荣的戎马一生,最后叶娜发表讲话。

    叶娜还算平稳,不过张口我爷爷那时候,闭口我爷爷那时候,贾鱼叹了一声,现在这些二代也只有说他们的爷爷了,因为他们本身渣渣的要命,不提老一辈根本说不明白话,就像一些官员讲话,手里不拿着厕纸就说不出来。

    贾鱼吃吃喝喝一阵闪人,那个二代随即也跟了出来,不过随同而来的二代道:“徐公子,不用着急,这个贾鱼也得罪了叶娜,听说他有个稻田项目四十多亿,这次咱们联手把他的稻田项目搞垮不就报仇了么?”

    “可是……我现在就想报仇,忍不住气!”、“呵呵,这个好说,他不是喝酒了么,先把他抓紧交警队再说,然后咱们找人收拾死他!”旁边二代打电话给交警队……

    贾鱼开了一段,前面便过来两辆交警的车,拦停之后,几个交警走了下来,一个交警拿着酒精测试仪,贾鱼心想这帮孙子报复的够快的啊!贾鱼配合的吹了,那交警仔细看了看酒精测试仪,见一点反应没有,不相信的又换了两个酒精测试仪,不过还是丝毫没有反应。

    “这……这怎么可能?”交警脸上阴晴不定,贾鱼笑道:“还有酒精测试仪了么?我一次性都吹了吧?要是没有我可走了。”交警点点头,冲贾鱼敬了个礼道:“不好意思先生,您请吧。”

    交警也是接到举报电话,另外一个交警队的副队长提醒他们严格一点,交警自然明白这里面有猫腻,但现在没检测出人家酒精含量,再看开的是劳斯莱斯,忙敬个礼,不想得罪这种开莱斯莱斯的人了。

    贾鱼开回夹皮沟镇转了一圈,查看稻田生长缓了一些,但还要比正常的稻田涨势快了许多,很多村民闲暇的时候都来围观稻田,尤其种了一辈子地的老农民,一阵摇头称奇。

    这时,叶娜的生日聚会也散了,一些年轻人留下来k歌,但一些上了岁数的不喜欢这个,听说安左在医院,便去医院看望,一到医院见安左很惨,压都被打飞了,虽然牙齿镶上了,但安左说话还有些透风。

    安左老头子一劲儿的重复着报仇、报仇,有些老退休干部看不下去了,商量了一番,一起到市委找市长闹事儿。市长李光荣听说京城有些部门的退休老干部要来,忙让人请进来。

    不过这些人一进屋就开始指指点点、絮絮叨叨,甚至咄咄逼人要他马上处置贾鱼,先把他抓起来关进看守所,然后把他的转基因水稻全部用铲车铲除,不然就给他好看……

    李光荣咬了咬牙,强忍着,但是这些退休的老头子以为自己占了理,横眉竖目的手指点到李光荣鼻子上,让他赶紧下令,不然让他这个市长都做不了。

    李光荣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东西!”这些老干部愣住了,李光荣如同洪水泛滥继续发泄道:“我是市长,你们不是~!你们现在退休了,就老实在家呆着,我礼敬你们就不错了,你们还教我怎么当官?

    在你们嘴里贾鱼是坏人,就你们那些纨绔的子孙二代是好人?谁好谁坏,抓谁不抓谁不是你们说的算!你们哪来的给我滚哪去!我这里是市政府,不是养老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