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二代对刁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扯淡!”贾鱼气道:“又是这个安左老家伙,真是阴魂不散啊!行,我现在就去会会他。”霍达随后给夹皮沟集团的保安部打去电话,让他们阻止住安左这伙人,即使我们的是有机稻田,也要有有关部门的文件,也轮不到他们来铲除。

    夹皮沟的保安去控制局面,这些保安基本上都是夹皮沟的村民,夹皮沟村民风彪悍,曾经换了很多的村支书,都是被村民赶跑的,直到贾鱼到了才稳定下来。

    贾鱼开着劳斯莱斯走小路,很快出了姚安市,随后奔夹皮沟镇速度就快了,快要到了事发地,果然看到几十辆推土机跟铲车在,而在前面耀武扬威的是一个二代,这个二代贾鱼认得,便是那天被自己撞飞法拉利的那个二代,在二代后面坐着一个腐朽的老头子,正是安左,显然两人一丘之貉,安左在后面出谋划策,这个二代就弄来一些推土机想把贾鱼的稻田推了。

    这二代身后还带着几十个黑衣人,这些黑衣人手里拎着棒子,有的还带着砍刀,显然是一伙开发商手下的黑势力,这些人一般用于强拆,欺负一些普通老百姓,但是遇见横的,他们也傻了。

    他们开始以为夹皮沟镇很好欺负,但是夹皮沟集团的保安赶过来,还有一些村民也闻讯赶来,手里也拎着家伙,要跟他们血拼的模样,这些人就软了一些,二代正叫嚣着:“你们这些刁民!愚民!你们等着!一会儿警察便到!把你们这些愚民都抓起来法办!”

    而夹皮沟这边领头的便是李二狗,李二狗手里拎着个大铁锹道:“有本事警察现在来啊!妈的!要是警察办人事,我们夹皮沟的人不说什么,要是警察仗势欺人,奶奶的,上次省委秘书来了我们也是找打不误!更不用说他什么小警察了!”

    “你们!一群刁民!翻天了你们!”二代有些气得哆嗦,但他很忌惮李二狗手里的大铁锹,觉得这个虎小子随时都有可能把这大铁锹轮起来把他脑袋削掉似的。

    贾鱼见失态被夹皮沟这边控制住了,便没先过来,那些欺软怕硬的开发商手下的打手也一个个骂骂咧咧的,但是不敢先动手,过了一阵,还真来了两辆警车,这警车像是县城派出所的,下来七八个警察,冲李二狗等村民喝道:“你们想干什么?造反吗?”

    李二狗大声道:“警察,你们怎么不去问他们!我们老百姓兢兢业业的种点地,这群狗就要用推土机推,他们哪来的?这么明目张胆的破坏别人的稻田地,你还说我们要造反?”

    身后的村民一个个义愤填膺道:“就是,就是!你们警察还讲理不讲理?你们怎么不去抓他们?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还是他们给你钱了?”

    “胡说!再说把你们全部带走!刁民!”警察随后走到徐明跟前,低声说:“徐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徐明道:“这些人的稻田是有机水稻,是有毒的,国家不允许的,喂猪都是祸害,所以我们要依法铲除,那个……”徐明说着又介绍后面的安左说。

    “这位是我老师,京城著名的农业学专家,水稻专家,他可以证明这些水稻是有机水稻,而且京城电视台的《重点访谈》栏目也对这里进行了曝光报道,也已经进行了调查取证,化验结果一会儿就送到姚安市了,所以我们要依法铲除,归民与良田,再说了,这地方是夹皮沟集团的,也不是农民的,根本不管这些农民的事儿,地又不是他们的,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是幕后有人指使的。”

    副所长点点头,随后冲李二狗等人道:“稻田又不是你们的!你们无权干涉!赶紧让开!不然把你们抓起来都法办,再说这片稻子都是有机食品,是害人的,是毒品,你们再干涉就是干涉指法!是包庇贩毒动不动?罪情很严重!”

    “呵呵呵……包庇贩毒?好大的罪名啊!”贾鱼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劳斯莱斯放在坡下了,副所长见这个十**岁的半大小子有些眼熟,但又觉得陌生问:“你……谁啊你?”

    倒是徐明跟安左见到贾鱼便是见到了仇人一样,徐明的一辆法拉利就那么废了,这几天划拉贾鱼没划拉到,如果找到就让手下这些人废掉他,倒是安左老头子想要报复,见京都的化验结果就要送来了,安左老头子便喜滋滋的联合徐明搞了一伙经常拆迁的社会的闲散人员过来要推掉贾鱼的稻田,已解心头之恨,没想到这些该死的村民得到了消息,聚集一伙刁民阻止了他的行动。“我是谁?呵呵,你说的不错,这稻田不是老百姓的,是农村合作社的,我就是这个农村合作社的负责人,我叫贾鱼。”

    “贾鱼?”副所长咧咧嘴,在官场上混的,自然知道贾鱼跟副市长也就是姚安市的公安局长沈大康是一个山头的,忙咧嘴讪讪笑道:“原来是……贾总啊?贾总,您也不要误会,我们是正常执法,而且他们说你是有机稻田,而且帝都电视台都曝光了,而且人家有证据。”

    “有证据?”贾鱼笑着伸出手道:“那……证据呢?证据给我看看呗?”副所长为难的看向安左,安左老头子咳咳道:“证据马上就传来了,怕你们这些无知的刁民不信,帝都的农学院的副院长听说这次亲自赶来,就是让这两万公顷的有机稻田全部消失,让老百姓远离有机食品,还老百姓健康饮食。”

    “嗯嗯嗯,说的不错。”贾鱼笑道:“那么在帝都的农学院的副院长没到之时,就说明还没有证据说我的稻子就是有机的有害的对不对?那你们要铲除就是不合理不合法的是不是?那么副所长同志,你知道该抓谁了吧?如果不抓,我现在就给沈大康同志打电话,管你们公安系统的人要个说法,别以为穿个警服就可以顺便乱抓人,一切都要依法按照章程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