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 感谢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后贾鱼带着张才的魂魄快速的赶回棺材铺,见自己的肉身还躺在棺材里,忙一下子钻入自己的肉身,下一秒,贾鱼醒来,发现自己在棺材里睡着了,刚才好像一个长长的噩梦一样,正打着哈欠,耳边吹来一阵阴气说:“贾鱼,快起来,一会儿天亮了张才的魂魄就送不回去了。”

    贾鱼反应过来,忙哦哦的翻身起来,见棺材旁边就是潘晓婷,她手里拿着个纸袋子,便是张才的魂魄了,贾鱼出了棺材忙问:“孙一宗呢?”潘晓婷说:“他困了,先去睡觉了,还跟你说让你拜天地时候把他的牌匾给换了,换成宇宙棺材铺,费用你来出。”

    “好说,好说,这个好说。”贾鱼忙把张才的魂魄收入了通灵戒之内,随后潘晓婷想了想也进了通灵戒,毕竟她是恶鬼,白天出现也对她不利,现在虽然到了恶鬼的境界,不会像是普通鬼魂那样的融化,但身体也会很难受的。

    贾鱼随后出去上了劳斯莱斯,快速赶到了第一人民医院,随后想了想地盾回了vip手术室内,虽然在纸飞机上的时候见太阳露出了一点头,但毕竟那是高处了,现在的病房还出于暗黑一些的状态,病房内张才的尸体还冰冷的躺在那里,刘永信老院长已经不在凳子上了,可能半夜醒来跑掉了。

    贾鱼没那个拿出纸袋子,打开,随后张才的魂魄慢慢的出现,这魂魄轻飘飘的,几乎透明状态一样,显然张才就算回到肉身,也是时日不多,毕竟岁数大了,张才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冲贾鱼鞠躬行礼道:“感谢小贾,把我从鬼门关救了回来。”

    贾鱼道:“张村长,别客气了,你是好人,赶紧进去肉身吧。”张才悲凉道:“小贾,如果我进入了肉身,这段记忆或许就是一段梦境了,或许这段记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或许就像做梦一样的只记得片段,我真不想忘记这段你的恩德啊!”

    “张村长,我的恩德是小事,再说这次帮你的是孙一宗老先生和潘晓婷,我只是辅助而已,对了,还有那个周老太太,还有鬼心很软的判官,或许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而且阴间也是好鬼多,快回去吧,其实你最应该感谢的是上天赐予你的生命,你回去肉身好好活着,就是对这些人,这些鬼最好的报答了,毕竟我们的目的是让你最后好好活着……”

    “嗯,我会珍惜自己的时日的。”张才老头子这次对贾鱼跪下磕头,贾鱼没有去扶,因为他现在是肉身,没办法扶这样几乎透明的鬼魂,如果去扶着,可能会把鬼魂影像破坏。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才对他施大礼,磕了八个头,然后张才起身,退到肉身旁,转身上了手术室……张才灵魂回归,过了一小会,尸体的张才肢体出现了慢慢的松动,随后微弱的呼吸,再然后,张才咳咳了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手术室,又歪着头看着贾鱼,张才轻轻笑了笑:“小贾,我怎么在这里?你也在这里啊?”

    贾鱼道:“张村长,你终于抢救回来了,先少说话,我去给你拿点水。”贾鱼出了手术室的门,敲了敲隔壁房门,张小星有些憔悴的开了门,可见她一夜没睡,贾鱼拉着她的手,感觉她的小手冰凉,然后把张小星拉进手术室。

    张小星一见张才活了过来,而且在手术室上坐了起来,张小星瞪着大眼睛好一阵发呆,然后哭着过去抱住张才呜呜的哭了起来:“爷爷,你活了,你活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呜呜……”

    张才布满老年斑的枯槁的手掌轻抚着张小星的头说:“你这孩子,哭啥啊?唉……别哭,别哭,爷爷没死你哭啥啊?”张小星还是哭,她知道张才昨天已经死了,一夜都反复的想贾鱼肯定是骗她的,怕她伤心才故意骗她,这一晚上张小星根本睡不着,现在见到张才活了过来,张小星的内心世界已经崩塌了,哭了一阵,又站起来扑进贾鱼怀里哭,哭的死去活来,贾鱼忙捏住她的小手,张小星感觉一阵温热袭来,贾鱼见她太虚弱了,便输入一些修炼的真气给她,张小星慢慢的恢复一些气力,看着贾鱼道:“你怎么把我爷爷救过来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贾鱼嘿嘿笑,贴着她耳边说:“别的,你昨天说以身相许,这么感谢我就好了。”贾鱼说的很轻,只能张小星听见,张小星脸红的掐了贾鱼一把:“你这个坏人,你很过分知道不……讨厌。”

    张才见孙女和贾鱼在一块,心放下了,觉得这两人才般配,而且贾鱼可以完全保护他孙女,不让张小星受欺负,幸福一辈子,孙女能找到这样的归宿,他就是死了也发可以闭眼了。

    张小星随后擦了擦眼睛,给张才喂水,让张才躺下,她出去买粥,贾鱼看着枯槁的张才,心想这老头儿活过来了,但是村长还是别让他当了,好好养老吧,也是以前自己没注意到张才的身体状况,这么大岁数了,好好在家休息吧。

    张小星买了早餐,回来喂张才吃,张才笑呵呵的说自己能吃,不让孙女忙活,张才就坐在手术室上,靠着墙壁喝粥,一大早上的手术室的门开着,小护士人来人往的,没多久,医生过来接班,接班的医生问vip手术室的那具尸体怎么样了,用不用今天送到太平间。

    夜班的医生打着哈欠道:“这个得问贾神医啊,昨天贾神医在vip手术室,而且昨天刘永信院长还不放心的进vip手术室了,好像是跟贾神医商量那具尸体的善后。”

    白班医生笑道:“这个贾神医啊,也真是的,他救活人大家都赞成,而且都佩服他的医术,但是那明明已经是尸体啊!而且昨天我的同学,在第四人民医院的医生已经说那尸体在第四人民医院就咽气,过了一阵都硬了,这血脉都凝固怎么可能还活过来呢?如果活过来真是见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