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笔锋如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永信挥挥手道:“给我住嘴!一个人说!你,小周副院子你说!”小周副院长很急的说了一遍,刘永信一晃脑袋,心想原来是那个尸体复活了,被贾鱼救过来的,刘永信点点头,缓了口气,随后跟众人去看贾鱼,这时,贾鱼已经通知了夹皮沟的李二狗等人,把张才和张小星送回去了,回头去见刘永信。

    刘永信把贾鱼拉到办公室,然后跟他亲切握手道:“贾哥,贾哥……昨天那个女鬼……不会掐死我吧?”贾鱼笑道:“刘院长,你怎么胆子那么小啊?放心吧,她是我的朋友,不会掐死你的,我替你担保。”

    “哦,那就好,那就好。”刘永信这才放下心道:“贾哥,你太牛了,我现在太佩服你了,另外……以后你的手术我绝对不过问,也不许其他人造谣,你让我参加我就参加观摩,不让我参加我绝对不好奇了。”

    贾鱼道:“刘院长,听有些医生说,你最近在研究神学?”刘永信咧嘴道:“只看了一些书,一些皮毛中的皮毛。”贾鱼道:“刘院长,这个世界很大,我们人类对造物主知道的甚少,而且现在的科学也越来越相信空间和时间纵向一说,有些科学家也认为空间可以折叠,便是我们古代所说的缩地成寸了,而且现在美国用人的意识也可以遥控七八个飞机,这就说明我们一些玄幻中的人的意识可以控制飞剑,千里之外杀人是在科学领域站得住脚,并且已经实现的,而且在时间纵向,人体智能方面,用芯片抽取大脑中的记忆是不是可以说是人的再生,也在辩论和研究当中,如果可以研究成功,那么就是说曾经的鬼上身,灵魂附体这些事情在科学中可以实现对吧?所以科学越来越先进,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会得到证实理论形成实际,所以宇宙之大,我们人类如同一颗渺小的忽略不计的尘埃,一切都有可能,你说是不是?”

    “是,是,我了解,唉……我只是不想再见到那个女鬼了。”刘永信摇头,贾鱼道:“刘院长,这个你放心吧。”正说着,有人敲门,刘院长道:“请进!”

    门开了,是护士送来报纸,贾鱼接过来一翻开,头版头条,报道的是第四人民医院的草菅人命的事件,记者署名是李晴,而题目极为震撼:第四人民医院草菅人命,不带钱来要你命……下面副标题,姚安市第四人民医院因为农村患者没带够钱便不给做手术,导致六十五岁的夹皮沟村民张才死在医院走廊内,第四人民医院副院长扬言出于人道赠送一副花圈和一副棺材……

    贾鱼噗的笑了,这报道出去,第四人民医院还想继续活么?尼玛的废了!贾鱼忙道:“刘院长,打开电视八点半的《特约时间》看看……”

    刘院长打开电视,八点半正是姚安市电视台夏丹丹主持的《特约时间》的新闻栏目,由于夏丹丹的那一米八三的身高,两条鹭鸶一样的大长腿,配上黑丝袜小黑西服,收视率极高。

    现在是八点三十五分了,新闻是二十分钟,夏丹丹正在采访姚安市的叶氏集团,这是上面扶植的企业,几乎隔三差五的就播报的,夏丹丹拿着话筒,正在采访叶娜,叶娜别看被贾鱼气得经常失态,但是面对镜头还是气质与美貌并存,而且说话非常的磁性。

    满口的为人民服务,发展姚安市农业的建设,最后夏丹丹总结道:“感谢叶总推心置腹的言辞,可以看出,叶氏集团来到姚安市发展农业,就是奔着为农村造福,为百姓谋福利为宗旨,目前我们国家的玉米库存据统计在两亿吨左右,这就表明,在未来是两到三年中,玉米价格不会有太大的波动,国家也号召老百姓多种一些经济作物,科学种田,而叶氏集团想人民之所及,排人民之所难,选择姚安市两个贫困镇以年度收购村民的土地形成人民合作社。

    给人民丰收年景玉米的最高价和最高的产量,这充分稳定和保障了百姓的丰收年的收入和利益,持续稳定的保证了农民的收入,而且农民还可以去打工,或者发展庭院经济,叶氏集团的农村合作社是以年度给村民发放钱款,在药材和经济作物上发展三年规划的政策,让百姓至少可以享受三年福利,而且村民可以自行抽回土地,灵活自由,是彻底的帮农助弄的惠民工程……”

    刘院长也知道叶氏集团跟贾鱼是死对头,不禁指着新闻咳咳道:“就这点破事,天天播!”贾鱼呵呵笑了笑,叶氏集团的叶娜虽然跟自己是对头,也找了他不少的麻烦,但是她承包土地给老百姓带来的却是真正的实惠,的确是惠民项目,如果那些二代真能搞这些惠民的工程项目,不用大把的钱在国外买豪车豪宅装逼,自己的夹皮沟集团就算被他们挤破产也无所谓,反正钱现在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数字而已。

    而真正的钱够富裕的生活就好,要那么多干啥?装逼也用不完啊!贾鱼接着往下看节目,在二十分钟的《特约时间》的新闻后期是五分钟,夏丹丹开终于采访和播放了第四人民医院的事情了,可见新闻不弱于报纸,甚至比报纸更狠。

    而夏丹丹也把贾鱼那段减掉了,开始是愤怒的村民,然后是嚣张的警察,然后是第四人民医院那副丑恶的嘴脸,尤其是副院长刘民生的嘴脸被刻画的淋漓尽致。

    而夏丹丹的言辞也极为的犀利,不过贾鱼觉得这些犀利的言辞跟报纸上李晴写的差不多,而且有些地方要比李晴的更为的犀利了,显然是昨天晚上两个小妞儿回去睡觉的时候串通好了台词,台词肯定是李晴给夏丹丹写的,因为李晴在报社号称社花,但同时也是报社的‘一支笔’,文笔极为的辛辣和刁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