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 装牌匾
    ,精彩无弹窗免费!

    潘晓婷撅着嘴,说不出话来,接着也过来摸摸果果的小脑袋,然后怜爱的把她抱进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小脸蛋,低声道:“果果,不恨晓婷姐吧?晓婷姐刚才不是有意说你的。”

    果果撅着小嘴儿还有些生气的样子,贾鱼又道:“晓婷姐,咱们不能对敌人那么的讲仁义,对自己的人苛责了,敌人要杀咱们,他们应该死,哪怕可怜,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还是该死。对了,跟我一起去送牌匾吧,孙一宗老头儿可能都等急了。”

    “哦,好的。”潘晓婷拉着果果,意思带着果果一起出去,果果有些不愿意,好像还是生气,贾鱼笑道:“小孩子,过一会儿就好了,嗯……要不你们两个就先留在通灵戒内吧,刚才我看十字路口那边有些阴气的,不知道是不是鬼差那边来了。”

    “哦。”潘晓婷也有点紧张,拉着果果说:“这事儿有些难办了,如果是这个世间的道人发现还好一些,顶多对我们进行绞杀,而鬼差那边知道我们违反规则,会把我们押进一望无际的鬼山的,那地方无边无际,才真的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受尽凌辱还无法结束折磨……”

    贾鱼见潘晓婷眼神中带着惶恐,明白潘晓婷宁愿被这个道人杀的魂飞魄散,也不想被鬼差带走进入鬼山,他上次去阴间的时候倒是绕过过山的当时一角,见到那亿亿兆兆毫无尽头的鬼山,亦是感到一阵的无力,可以想象在里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挣扎苦难了。

    贾鱼先联系一下手下送牌匾的,随后开车出去与他们汇合,随即朝姚安市的郊区驰去,借着上次的记忆,贾鱼开除了三十多里外才发现了这一小撮的民房。

    民房也是十来间左右的门市店,分两边建筑着,靠高速东边的就是孙一宗的太阳系棺材铺,靠西边的便是王一宗的银河系寿衣店了,其他的是一些客栈和饭馆之类的,一般有大挂车之类的经过这里就在这里歇脚打站,另外孙一宗旁边的邻居是一家发廊,发廊的女人坐在外面的小板凳上,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伸展着,对于这些开大车的人来说,这就是他们春天里伸出来的娇嫩的小嫩芽了。

    贾鱼下了劳斯莱斯车,那个发廊女人忙站起来笑吟吟的,手冲贾鱼招呼说:“帅哥,剪头吗?”贾鱼摆摆手:“不不,我来找孙一宗。”理发店女人白了一眼说:“找那个老棺材瓤子干啥呀?不如进来,跟姐姐我聊聊天,剪个头,再玩一会儿被?”

    贾鱼笑道:“玩一会儿?玩啥啊?”理发女人咯咯咯笑:“兄弟,你会玩啥咱姐俩就玩啥,进来聊聊呗?”贾鱼没进去,继续站在棺材铺门旁边道:“那……我会玩斗地主,还会玩三打一,还会打亮3和‘扇pia记’,嗯,还会谈玻璃球,姐姐你说咱俩玩啥?”

    “玩?咳咳咳……玩你个大头鬼!你个臭小子,忽悠老娘对不对?”理发店女人不去理他,又坐回小板凳上等着客人了,贾鱼这次开着奥迪来的,没想开劳斯莱斯太招风,最近他想低调一下了。

    这时后面拉着牌匾的大车到了,贾鱼指了指太阳系棺材铺,卡车司机和上面工人都笑了,没想到还有这样有趣的名字,贾鱼说着推了推大门,见没推开,接着一使劲,大门后面哎呦了一声,随即一个老头子喝道:“臭小子!你使那么大劲儿干啥?”孙一宗握着脑门,显然刚才被撞了一下。

    贾鱼这才发现,原来这铁大门不是完全密封的,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窟窿,而这个窟窿的光线角度正好能看到理发店那个女人坐在小板凳上光着的两条大白腿了。

    那女人穿着牛仔短裤,站起来还好,一坐下,上身的t恤下摆耷拉在大腿根部,冷眼看上去就像是啥都没穿似的,鬼知道孙一宗这老头子鬼鬼祟祟的穿个大裤衩在大门口偷窥要干啥了。

    “咳咳,孙老头儿,给你送牌匾来了。”贾鱼指了指身后车上拉着的带着闪灯的牌匾,上面写着飞扬的五个大字:“宇宙棺材铺。”孙一宗老头儿捏了捏下颌的三羊胡子,瘦削的脸上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好是好啊,不过这牌匾上的灯多了一些,应该很费电的。”

    贾鱼手掌一翻,多了一万块钱,随后塞过去:“当电费如何?”孙一宗鹰爪一样的手指如勾,一下子钳了过来掂了掂说:“还有么?好像不太够。”

    贾鱼一晕,对于这老头儿的贪得无厌就领教了,忙道:“有的有的,不过在潘晓婷那里,对了,我让她出来,你管她要好了。”

    孙一宗一听说潘晓婷,忙脸黑了下来:“别,别让那丫头出来了,这些差不多够了,我不要了。”孙一宗忙把一万块揣进怀里,像是怕下一秒就被抢走了似的,并且小声嘀咕:潘晓婷那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丫头啊,说好的我想方设法的留她在人间,然后她就给我拽生意,现在就胳膊肘往外拐了,女生外向……

    这时,工人开始给换牌匾,把以前太阳系的牌匾换掉,换上崭新的又更大的牌匾宇宙棺材铺,换牌匾的时候,大铁门自然打开,不然工人不趁手,而这一小撮十几家的买卖店铺都出门看热闹,对面的银河系寿衣店的胖老头儿王一宗也站在自己的银河系寿衣店牌匾下,看着宇宙棺材铺的牌匾冉冉升起,气得手里的蒲扇狠狠一甩。

    而孙一宗看见并且冲他挑衅的伸出手指去,王一宗气得更是捡起了落在地上的蒲扇回到了店面里生闷气去了,贾鱼心里好笑,这两个老头儿一胖一瘦就像是电影老夫子似的,还挺有意思的。

    牌匾装完,工人和司机要回去,孙一宗还是不错的,挽留工人进屋喝茶,不过工人见贾鱼董事长在这里有些放不开,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一看满院子和屋子的除了棺材就是寿衣、要不就是扎的纸人纸马、这地方他们可不想多呆,忙连连拱手道谢上车就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