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记不住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时,走廊里一个女人侧身走过,而且朝着走廊拐角处走,张德佳瞪着大眼睛去看,看了好几秒,而等贾鱼不急不缓的赶到门口的时候只看见了女人的一个侧脸。

    崔大龙冲贾鱼嘻嘻一笑,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回去开始作画,由于着急,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这种即景作画谁看的时间越长自然越好了。

    贾鱼只看到匆匆一瞥,随后不急不缓的回到座位上了,崔大龙抬头冲贾鱼嘻嘻一笑,那意思你只看到了一秒钟,让你装逼,一秒钟能看到毛啊!这次你输定了!

    众人一阵叹息,有人小声议论这个崔老师有点……有损老师的形象,为了赢人家竟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就是,一点也不公平,要看大家就同时间去看,这种龌龊的便宜都占,真不配当老师啊……”

    “唉……可能是看人家水平太高了吧?你看看咱们的副院长张德佳都对这位同学称呼先生呢!崔老师真的跟人家的绘画造诣还有做人的人品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这些人的议论崔大龙也听到了,不禁心里哼哼:“你们这些萌萌,都懂个屁啊!老子要是连这个半大小子的小崽子都比不过,还当个屁老师啊!胜者王侯败则贼!你等老子胜了就再说吧!嗯?刚才那女的长得啥模样了?应该挺好看的,咋记不住了?”崔大龙心里暗骂,都他妈的是这些该死的臭学生,就是他们刚才跟老子唧唧歪歪的全是噪音,把老子的思路给打乱了!该死的!

    根据零星的回忆,多半他是靠想象的,崔大龙画完了这幅画,不过衣服颜色还行,是黑色的算是对的,但那女的面貌他记不清了,只画了一双丹凤眼,眼睛画的大,想了想按照人体的比例眼睛大嘴也得大一些,然后手脚也有点大,然后是长头发,画完了之后把画板转了过来。

    张德佳一看这画像唉了一声说:“这……小崔啊,这个不像啊!”崔大龙脸红脖子粗的,但讪讪解释:“这个……这个是不太像,但是刚才就一瞬间的事儿我也没全记住,但是毕竟我也算画出来的,那个……那位同学,你怎么不动笔啊?”

    张德佳摇头叹气,觉得就崔大龙画的这玩意儿也叫作画?明显的画按照人体的比例来想象出来的,之所以画画,就是因为画画与照相机不同,画的是艺术,而且带着想象力,人是活的,不是按照机器生产出来的,所以画卷上和照相机是截然不同的。

    崔大龙却露出一副胜利者的模样,那意思至少我有作品,那我就赢了,这时,贾鱼淡淡问:“画完了?”

    “完了!”崔大龙说着还不给贾鱼看画卷,那意思怕他抄袭似的,贾鱼笑笑,随后把画板一横,对着崔大龙,随后道:“首先,这个女人身高应该在一米七一左右,当然,我只是目测,黑色长发、休闲的黑色装扮,头顶隆起一个发髻,而侧脸消瘦,可见这个女人很有个性,也很任性……可能,也很骄傲,所以这是一张傲气的脸。”

    贾鱼边说边画,画纸上已经出现了个勾勒的图案,众人都围着他看,贾鱼再度的寥寥几笔,一个生动的、活灵活现的、带着一脸骄傲的女孩儿跃然出现在画纸上,这女孩儿面部表情傲娇、眼中竟然也透出一股水汪汪的傲气来,而眼睛是那种杏眼,下面的红唇不大,下颌为收,休闲装露出洁白的锁骨,下面的长腿被休闲装青釉色掩盖。

    这些围观的同学都赞叹这女人好美,美术系自然是女孩儿多,而且是美女居多,一个个打扮的也是花枝招展的围着贾鱼切近,有的女孩儿故意靠近的时候弯下腰,本来穿的就少,胸前的一条深沟亦是漏了出来。

    铅笔在贾鱼手里快速的飞转起来,那样子几乎不像是铅笔,更像是一把快速旋转的飞刀一样,而画纸上的线条也快速的增加,美女的额头、颧骨、口轮匝肌、都轮廓分明而出,并且立体感官起来,就像是一个美女的脸贴在了画质上一样,接着是下面的服饰,也画的形象,就像是一件真实布料的衣服一样。

    周围的同学都看的有些发傻发呆,朱晶晶也靠到了近前,看着贾鱼的快速描画,心里泛起一股说不清意味的莫名的激动来,十分钟后,贾鱼笔落,把铅笔放下,不用他再说什么,胜负已经跃然纸上了,崔大龙脸红道:“这……你咋知道她长得这样?你就看了一眼!”

    “呵呵,看一眼还少么?有心的人看一眼就记住了,无心的看多久也是无用。”贾鱼说完,四周同学开始鼓掌叫好,崔大龙脸上这时挂不住了,张德佳这时过来冲着画卷赞不绝口,最后道:“这位先生,这幅画能不能送给我啊?”

    四周同学一愣,都以为副校长以为这幅画画的太好了,贾鱼点头道:“可以,可以,本来就是一幅画么!”张德佳摇头道:“这绝对不是一幅画啊,而是一份生日礼物。”、“生日礼物?什么生日礼物?”贾鱼问。

    张德佳呵呵笑道:“这位先生啊,你看一眼就能画出一个人,这本事实在是太厉害了,你刚才说得对,有心的人看一眼就足够了,无心的人看多久也没用的,这幅画,上面的女孩儿就是我的女儿啊!”

    “你女儿?”众人又是一愣,张德佳继道:“今天是我女儿的二十岁生日,是来学校找我的,我正好出来走一走,就被这边的作画比赛给吸引了,我女儿刚才路过这里看到了我,就没有打扰我先回去了,我女儿二十岁了,我从小看她长大,二十年啊,我也画了她很多次了,但是没有一次的一件作品让我满意的,唯独先生这件,把我女儿画的太像了,而且你一语道出了我女儿的性格来,任性、骄傲,不平易近人,唉,把我的家丑都给说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