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不同待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叶璞正好到了下班时间,一人低着头,默默的收拾着桌上的文件,主要是关于老龄委改善老龄化生活方案的一些文件,这些老掉牙的说辞、来来回回的磨牙的官话套话、当他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的时候根本就不重视也不在乎老龄委这个部门的,现在却在了人家的矮檐下了。

    文件收拾好之后,王叶璞慢吞吞的出了办公室,他的腰杆弯曲着,头发已经花白了一大半,就这几天整个人万念俱灰,觉得自己活着也全然是这个世上的一具行尸走肉罢了,他不在乎周围那些人幸灾乐祸的表情,还有那些戏谑自己的眼神,万春红离开自己之后,一切他都觉得虚无缥缈和无所谓了。

    儿子没了,老婆没了,孙子没了,父母也没了,他还在乎什么呢?还有什么是值得他在乎的呢?踽踽步行到了老龄委残破的门口,他见到同是老龄委主任的沙国良同志开着自己的越野车呼啸着在他的身边而过,停驻的意思也没有。

    沙国良根基比他深,一直在省里混,接触了不少京城的领导,这次的事儿他虽然也掉下来了,但是财产方面转移的很漂亮,这年头有钱就有希望。

    沙国良的越野车过去,王叶璞有些蹒跚的往前走,忽的,身边一辆豪车停下,王叶璞没有停,继续走着,直到身后有人喊他,王叶璞这才停住脚步,见正是贾鱼。他张了张嘴,最后融为嘴角边的一缕自嘲:“贾总,您喊我?”贾鱼笑眯眯的走近道:“王书记,你好你好。”

    王叶璞摇摇头:“我现在是王主任了,主管老龄委的一些杂务工作。”,贾鱼摇头叹息:“可惜啊,可惜,王书记可是大才,现在做这种小事,实在是屈才了。”

    “贾总啊,您叫我有事么?”贾鱼忙点点头:“有事,当然有事。”王叶璞又问:“报复我么?好吧,随便你怎么报复都行,反正我现在都成这样了。”

    “哈哈哈,王主任误会了,我是来请你吃饭的。”王叶璞也呵呵笑了起来:“请我吃饭?鸿门宴?好吧,那我就去吃,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吃饭没意思。”

    “那行,走吧。”贾鱼做了个请的手势,王叶璞上了他的劳斯莱斯,贾鱼又问:“有没有什么好吃的饭店?介绍介绍。”

    “呵呵呵,还真请我吃饭啊?行吧,那就按照我说的走吧!”王叶璞指点着,随后到了一处烤鱼吧,这地方不大,两人找了里面一个雅间落座,环境还可以,随后上了炭炉和生鱼,王叶璞便动手在烤炉上烤了起来。

    随后酒水上来了,是民间的那种烧刀子酒,王叶璞到了两杯推过去一杯说:“贾总啊,您现在富甲一方,在这种小地方吃得惯,喝的惯么?”

    贾鱼拿起透明的小酒杯跟王叶璞撞了一下杯笑道:“怎么吃喝不惯啊?我就是穷孩子出身,这烤鱼又是烧刀子酒的,这在我小时候可是求不到的好东西啊!”

    说完两人开怀一饮而尽,王叶璞筷子扒开一半鲫鱼的烤鱼,而贾鱼吃一只不大的草鱼,吃了一片肉赞道:“哎,这鱼啊就是方寸之大的最香,而且还是这种烤的,油汪汪的味道太好。”

    两人又倒满酒一饮而尽,喝了七八杯酒之后,王叶璞微微有些上头了,贾鱼倒是没事儿,他有通灵戒的辅助,喝多少都没问题,都能被通灵戒吸收掉。

    王叶璞叹道:“好菜,好酒啊!贾总啊,您肯定找我有事,说吧。”贾鱼点头:“那行,我也就不啰嗦了。”说着话手掌一翻一个牛皮纸袋出现在手掌之上,随后放在桌上朝王叶璞推了过去。

    “王主任,我调查过你,你现在的基本工资就是工龄,三千来块钱,不多,你自己省吃俭用的也够了,你的房子倒是一百多平,也能值个几十万对不对?剩下其他的就没有什么资产了是么?”

    “哦。”王叶璞瞄了瞄牛皮纸袋,手在上面拍了拍说:“十万。”贾鱼点头:“宝刀未老啊!”王叶璞叹道:“贾总啊,你应该还有一个选择对不对?这边是十万块,还有一边是一把匕首对吧?我或者选择这十万块,或者选择那把匕首,呵呵呵,我不知道我都这么一把老骨头了,你还想利用我什么。”

    “王主任,别太悲观了。”贾鱼给他倒了一杯酒,给自己又倒了一杯然后小口品着说:“我听说沙国良也在这?你下班的时候从你身边过去一辆越野车,也几十万呢,他怎么没说载你一程啊?”

    “哦,人家是做买卖的,家里也有买卖的,他媳妇是倒腾珠宝的,有钱无钱与我没有关系,贾总啊,我承认现在我是很穷,家里的房子是市委分给我的,一百四十平多,但是只允许我住,不允许我卖掉,当然,我还差几年退休,等我退休了之后是给我的,现在的状况是有些拮据。”

    “呵呵呵,拮据就拿着钱啊,虽然不多,但事成之后我绝对还会给你一笔钱,你可以再找个媳妇生孩子么。”

    “你……”王叶璞刚想说什么,贾鱼又伸出个手指说:“我要沙国良转移财产的证据,关键时候你可以作证,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百万,这十万块钱你先用,收集证据之类的也够了,我这一百万虽然不多,但是够你下半辈子生活的不错了,你考虑考虑,是这样困死下去,还是迎来自己的第二春天,我是在给你机会,你好好想想。”

    贾鱼说完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随后起身力作,把账结了,王叶璞一口干了小口杯中的烧刀子,手放在牛皮纸袋上,他这段时间除了心灰意冷,也发现了没钱的难处。

    钱钱钱啊!王叶璞把钱放进公文包里,想了想又喊来服务员把剩下的鱼打包带走……这是他当市委书记的时候从不会干的这种丢人事,以前的都是公款,现在的可花的都是自己的血汗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