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内讧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贾鱼试着进入那处金库,却进不去,因为四周都是钢板并不是土层,贾鱼无法,只能用别的办法,促动小鬼果果出来先做了一道鬼打墙,把监控挡住,随后去看那层厚重的钢板门,见门上有密码数字,还有指纹识别。

    贾鱼低低骂了一句,这指纹不知道是雷彪的,还是……贾鱼暗想也有可能是雷彪的小老婆的,贾鱼琢磨,自己去哪找他的小老婆?找到了也不知道密码?

    贾鱼捏了捏通灵戒,思绪急转,很快,想到了个好办法,去找她人海茫茫的,还不如引她过来了,贾鱼想到此书,故意让果果化身人形,然后开始故意在山洞里捣乱,一会儿掀翻个桌子,一会儿又把闸门关了给山洞断电,随后又咚咚咚的敲击金库的钢板门。

    这一闹腾,雇佣兵涌了古来,但什么也没发现,他们只能上报,过了二十分钟,贾鱼在地盾中的通灵戒井口内看到一伙人到了,为首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贾鱼见和女人还真漂亮,这时,为首的雇佣兵冲她汇报了情况,这女人冷声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们都退出去吧!”

    “是!”这女人带来的人和这里的雇佣兵都退了出去,只不过贾鱼见那个刚才跟女人说话的雇佣兵头领有些不怀好意的眼神,贾鱼作为老司机,觉得这里面有内容的。

    贾鱼等了一阵,这些雇佣兵都退去了,这女人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个雇佣兵头领,那头领也后退出去,这女人又四周查看了一番,随后在厚重的钢板门上按了的数字按钮处输入了一串长长的数字,随后又按在上面指纹,这时,大门一点点的开了,女人迈步往里走,正当门要快速合拢时候,倏地,一个黑影飞快的窜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在了女人关门的时候一把将她推到了里面。

    女人被一股大力推的磕磕绊绊,往前俯冲了几步随后摔倒在地,与此同时,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的如同大狗熊一样的雇佣兵头领已经先一步的卡住了她的脖子,女人的面部随即憋的涨红,几乎下一秒就会被扭断脖子。

    “徐左,你要干什么?”女人几乎硬从齿缝里挤出这句话,雇佣兵头领哼哼两声,手缓了缓,极为得意的说:“干什么?你这个臭婊子,老子拼死拼活的为了啥?还不是为了钱?你他妈的跟雷彪在一块鬼混,现在他进去了,钱都成了你的了对不对?”

    “什么钱?即使有也是雷彪的,谁说他不会出来了?”女人脖子处缓和了不少,说话声音有清晰了,徐左卡住她脖颈的手又松了松说:“妈的,你当我是傻子么?雷彪出来?开什么玩笑?他这次的事儿搞大了,估计是出不来了,再说了,就算出来了也是掉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当老子是傻逼么,还给他卖命?前几天他的儿子那个小衙内也死了,不过死得好,就算不死我也要弄死那个小杂碎,以前经常跟老子没大没小的说话,死了也是报应了。”

    “徐左!雷彪对你不薄让你当雇佣兵的头领,你怎么能这样?雷彪出来他不会放过你的!”安左哼哼道:“小娘们,你少拿雷彪糊弄我,他对我不薄怎么不把这金库的密码告诉我?怎么防着我跟防贼似的?倒让你这个小婊子掌控大权的,今天要不是机缘巧合这里有点乱声音,你也不会过来开金库查看,妈蛋的,这么厚的钢板啊!”

    徐左说话间左右看了看,一阵的啧啧称奇,被他捏住的女人动了动身体想要爬起来,徐左忙又把她按住了,这小胳膊小腿的,根本没有徐左有劲儿了。

    “妈蛋的,小娘们你的身材还真是好啊!现在老子手一捏都是一股水呢!怪不得雷彪那老贼跟你玩的欢!你小娘们平时也没少跟我俩得瑟,今天老子……嗯,老子早就想搞了你了,然后再这些钱也都是我的。”

    “你……你敢?”习蓉用力扭动,但是越扭动,上面的徐左就越是兴奋,刺啦一声,把她的衣服撕扯开,想了想赶紧先关了这门,他发现这门有密码和指纹不好进入,但是出去是不用的。

    关了门,不管习蓉再如何的挣扎,她的这点小力气细胳膊细腿的根本就不是徐左的对手,就像是一只柔柔弱弱的小鸡一样被随意的拿捏把玩。

    习蓉开始叫嚷了起来,但越是叫嚷徐左就越是兴奋,把她扒光随后觉得这样好像没意思,又摸出了一个小瓶子,随后拿出注射器把瓶子里的药水注射到了习蓉身体里,习蓉的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声叫嚷着拒绝着,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是西班牙的苍蝇水,而且是药效极高的那种。

    她以前在雷彪身边的时候就见过徐左这些人用这玩意玩弄女人,还向雷彪推荐,但是雷彪毕竟岁数大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还是拒绝了,但那时候习蓉就恨死这些人了,这要是雷彪给自己用上这东西,那她绝对就会神志不清的。

    现在见一注射器都进入了她的身体之中,习蓉知道坏了,这东西见效太快,自己一会儿就要抑制不住的,果然,刚过去一分多钟,习蓉脸色就变了,现在的徐左也不抓着她了,而是赤果果的站在她面前,勾着手指:“来啊,来啊,小贱人,雷彪那么大岁数的你都跟了,过来给我舔舔!”习蓉还仅存一点意识的后退,随后猛地朝一处铁壁撞去,徐左忙去拉她,但习蓉的头已经撞到了铁壁上,直接晕了过去。

    “妈的!贱人!真他妈的贱人!”徐左骂了几句,晃着光溜溜的美人娇躯道:“奶奶的,就算你死了,老子也不会放过尸体的!”他随后又摸了摸习蓉的鼻息,发现还有气,只是撞的晕过去了,还好自己拉了她一把,不然这美人就香消玉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