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 贪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直接把夏丹丹翻身放在李晴身上,然后再抽出李晴身体,对准夏丹丹后面进去,夏丹丹睁大了眼,唐突的有些不适应这种尺度,贾鱼这时打开灯,看着两个美人,动作也开始大开大合起来。

    刚开始的几分钟两女还不适应,但过了十分钟以后,三人如胶似漆的混战一团,折腾了两个小时,两人都投降了,贾鱼一手搂着一个,两女幸福的靠在他怀里,夏丹丹在他胸前划着小圈圈道:“两个人还是不行啊……”

    贾鱼心里笑,不行那就三个被?或者四个?早早晚晚把你们都得整合在一起才行。第二天一早,沈大康电话便打来,让贾鱼去市委一趟。

    贾鱼嘀咕了几句,还是吃了早餐,开着劳斯莱斯倒了市委,不过沈大康不在办公室,一处的秘书说沈书记在市委的前院监督施工。

    贾鱼嘀咕着,在市委大院施工个屁啊!这沈大康整天就是属于那种抓苍蝇摘翅膀,显得蛋疼翻来覆去干工作提升自己业绩那种官迷心窍的人了!这货倒是不贪,也不色,就是喜欢当官,喜欢一直往上爬……

    市委大院也不错,占地面积不小,贾鱼见东边的一处林带正在有钩机在搞建设,贾鱼过去,见沈大康正在那比比划划的,贾鱼咳咳道:“沈书记,还没到上班时间啊?你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啊!”

    沈大康一咧嘴,心想自己还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了!当官、或者升职了,必须要摆一摆官架子的,要不然手下人不服的,但是跟谁摆架子也不敢跟贾鱼摆臭架子,沈大康知道贾鱼跟纳兰国交好,而纳兰国是谁?是叶赫纳拉氏的后代,以前朝廷掌权的显贵,除了皇帝就是叶赫纳拉氏了,甚至在某一个阶段时期叶赫纳拉氏都要超过皇帝爱新觉罗的权利,现在叶赫那拉在国际上还有国内也都有极高的声望,还好以前没得罪贾鱼,沈大康政治极为敏感,觉得贾鱼还有其他的背景,他这人平时吹牛逼,但都是吹一些没用的,真正的背景这货却从不透露的。

    沈大康对贾鱼还是恭敬有加道:“唉,没办法啊,事儿多啊!”贾鱼摇头道:“能有啥事儿啊?不就是最近领导班子调动了一下么?”

    “不仅仅如此啊!唉……虽然现在我是姚安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是焦凯峰,省委书记本来原定是刘焱坤同志,但并未正式任命,现在又传来消息,刘焱坤同志还是j省的省长不变,省委书记又调过来别省的省部级的副省长朱尚喜同志来担任,李光荣同志当了副省长,当然,这只是暂定的,调动其实就是上面的一道令的事儿,都不稳定啊!”

    贾鱼眼睛转了转,听出了沈大康的醋意,沈大康心里也的确有些不平衡的,自己东奔西跑的图啥啊?还不是往上爬么?本来这次因为能爬到省里的,因为他跟市长李光荣是同一级别的,论工作能力自己要比李光荣强的,而且搬倒王叶璞,还有省里的沙国良,原省委书记赵广梁,自己出的力气比李光荣要多的,而且在市区的建设,还有大坝的防护和修缮,抢险救灾等等工作中,自己不敢说最出色的,但是最卖力的,至少要比李光荣出色很多的。

    本以为副省长的位置是自己的,或者至少自己也是个省委秘书啥的,现在从副市长担到了市委书记的职位上,而李光荣基本上是啥力气没出,就一屁股坐到了省里当了他羡慕的副省长。

    虽然表面上副省长跟他市委书记是同等级别,但实际上可相差太多了,他现在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也就是个不毛之地而已,而人家副省长可不同了,这就像同样一个科级干部,一个是在乡镇的科级,一个是京城的科级干部,能一样么?

    或者说一个是国企的科级,跟人家政治部的科级也不可同日而语了,沈大康多少有些失望的,但失望归失望,工作还是照常干的。

    贾鱼见挖掘机在挖着篮球场,忙问:“大康啊,这篮球场挖他干啥啊?”沈大康喝了口水,又递给贾鱼一瓶矿泉水说:“改足球场,你看这边的场地够大,建了篮球场后很多地方还闲置起来了,不如弄个足球场,再稍稍的扩建一下场地就足够了。”

    “是么?”贾鱼微微一笑,来回捏了一下通灵戒,沈大康又道:“贾兄弟啊,找你来也没别的事儿啊,我这边有个案子啊,我现在还兼着公安局局长的职位,暂时新局长还没来,所以这个案子我压下来,是明城那边的,有个监控检测到有个人疑似是你,又查到你坐飞机跟叶娜回到姚安市,怀疑你跟一起明城饭店的爆炸案子有关系,一连爆炸了十七家饭店啊!好在发现及时,爆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有七八个人说是被打受伤的,还有导游受伤,警察受伤,道士受伤,间杂着一个和尚受伤,同时还有一则是有个小伙抢了老太太的杨梅……贾兄弟啊,这些人都指着监控说那个人疑似是你。”

    “呷?真跟我有啥关系啊?我跟叶总一起去的。”沈大康点头道:“对,那些人也指控说一行三人,一男两女,而且指着监控说那两个女的就是叶总跟一个姓韩的助理,抢老太太杨梅。”

    “唉,根本没抢,明明是扔河里去了。”贾鱼说完知道说漏嘴了,忙咳咳说:“咦?大康同志啊,我发现了,你把篮球场改为足球场是不是拍省里的马屁啊?是不是省里干部身高不算太高?打不了篮球啊?”

    这下轮到沈大康一脸猪肝色了:“贾兄弟,你可不要乱说话啊!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啊!这,这,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啊!”沈大康极力辩解着,但是有时候越是辩解,越是掩饰。

    贾鱼看到手舞足蹈的沈大康就明白了,这号官迷的人他们跟贪官不同,贪官是权色金钱是底线,一旦触及到了金钱女人就手舞足蹈了,沈大康这种不是贪官的,他们是贪权,一被揪住痛处也有些失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