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谈点别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嗯,我可是出十个亿!”贾鱼呵呵笑道:“只要叶总同意,十个亿不算什么,或者……叶总可以开个价我听听,如果合适,绝不还价……”

    “这……这……”胖经理脸上的肉跳了跳,看了看叶娜,又看了看贾鱼:“这……贾总啊,您真的喜欢这株花,我是看出来的,十个亿要是我肯定卖,但是……”

    叶娜这时道:“庞经理,要不你给我父亲打个电话吧,不然贾总是不会死心。”庞国华点头,连声说好,随后掏出一个砖头手机来,然后拨号出去,贾鱼见他这也是军用的卫星手机,即使在地下也有信号的,因为跟移动不是一个网络,是卫星天眼的网络,但距离自己的大砖头手机还要差了一些。

    庞国华走到一边,等电话接通后,然后小声说了一阵话,几分钟后把电话递给贾鱼说:“叶问天董事长的电话。”贾鱼笑眯眯的接过来:“董事长您好挖!我是贾鱼!很高兴能跟你打电话!”

    叶问天一听这声音就是一阵胃疼,别说在小地方,就是在京城那些二世祖,红二代红三代的见到自己了都要客气又客气,最起码也要喊一声叔叔大伯啥的,这家伙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个滑头,就像是个泥鳅鱼,滑稽溜的。

    “哦,呵呵呵,你就是贾鱼吧?如雷贯耳,如雷贯耳啊,听说你要买我的那盆花卉?”叶问天笑呵呵的问了一句,心里却气坏了,心想这个叶娜啊!这个死丫头,回京城了怎么不跟你爹我说一声呢?而且还把贾鱼领到花卉基地去了,更不像话的是还带着他去看我的还魂草?这要是事先通知我,贾鱼那小子根本连门都进不去的。

    “嗯嗯,叶董事长啊!我是看那盆花挺好玩的,还能动,所以我想买回家去,这么好玩的花卉我特别喜欢,君子爱花,亭亭净植对不对?所以我就对这盆花爱不释手。”

    电话那端的叶问天一阵撇嘴,心想你还亭亭净植?再说了,那还魂草可不是亭亭净植,而是手舞足蹈的,就算是野兽都能被她给缠死的。

    “贾总啊,那株花不是我不买,而是你买去了太危险了,还是放在我这里吧,你要是想欣赏的时候,过几天就来京都看看,这不跟你买回去一样么?而且你也省了好几十亿了。”

    “哈哈哈……叶总,您说好几十亿?那是几十亿卖啊,我听听?”贾鱼笑眯眯问,叶问天嗯嗯道:“嗯,五十亿,五十亿我就卖了!”贾鱼咬咬牙:“行!成交!五十亿我买了!”

    这个价格差点让庞国华吐血,而小世界中种植花草的潘晓婷也一哆嗦,眼中蓄满了水雾,但这次哭却不像上次流出鬼眼泪了,小鬼果果忙过来安慰说:“晓婷姐,你怎么哭了?不哭,不哭,果果这么小都不哭,晓婷姐你怎么哭了?”

    小世界跟贾鱼连体,他在外面里面自然能听到的,当然,在晚上贾鱼嘿咻的时候会暂时用精神意志把通灵戒的小世界先分离开来,嘿咻结束之后再精神力量挽回。

    果果自然不知道五十亿是什么概念了,而潘晓婷为人的时候二十岁,自然明白,这个价格足够让贾鱼砸锅卖铁的了,以前她埋怨贾鱼贪财,搜刮了几十亿还不罢手,最后又搜刮了雷家大金库几百亿,但这些钱转眼就要给自己用度,在人间别说五十亿了,就五个亿足够包养二奶到许多奶,要多漂亮的,什么类型的都有,贾鱼竟然肯为自己花费这么多,让她一下子激动的难以自己。

    叶娜也傻了,叶问天那边也呛的直咳嗽,贾鱼笑道:“老同志,说话可要算数哦?五十亿,我买了!”叶问天咳嗽了半天哈哈笑了:“小贾啊!我一看你就不是普通人,叔叔刚才跟你开玩笑哪!那个……对了,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的高压锅里还热着剩饭哪,先不跟你说了,你跟我家娜娜看完了花卉就回姚安市吧,你们两个小冤家啊,现在京城的贵族圈里全是你们的段子,哈哈哈,以后不要欺负我家娜娜了,你们互相帮助才对,哈哈哈,我先去看锅里的饭糊没糊……”

    叶问天挂了,贾鱼听着嘟嘟的忙音有点傻眼,接着打了个冷战,心里嘀咕:你特么的叶问天,果然无耻!跟老子一样的无耻,身份显赫,竟然说了不算!你个老萌萌的!

    很快,庞经理和叶娜都接到了短信,那意思就是埋怨,接着让他们尽快让贾鱼离开,以后不要招惹这孙猴子!庞经理一脸惭愧的搓着手:“这个……贾总啊,你看时间不早了,你肯定也饿了,我招待了上好的一桌酒席,咱们出去边吃边谈。”

    贾鱼呵呵笑了笑,他是老司机了,虽然没想到叶南天那么位高权重也是放鸽子放大炮的主儿,但是也能看出这家伙虽然在他老爹叶子荣过世后,他还能挠饬到家产几百亿这样的盛况,跟能屈能伸臭不要脸也是有极大关系的。

    “呷?好哇,吃饭,吃饭,先吃饭。”贾鱼兴奋的跟着搓着手往外走,做大事必须要有定力,能够稳住架,绝对不能急躁和耍小性子,那样成不了大事。

    庞经理擦了擦满额头的汗,在前面引路,贾鱼跟着,叶娜走在最后面,上楼梯的时候叶娜扯了扯贾鱼袖子:“哎——!”贾鱼回头小声问:“叶总有事儿?”

    “嗯。”叶娜红着脸:“那个……贾鱼对不起啊,我爸爸开出了五十亿的价格,你也同意买,我爸爸却反悔了,我感到很……很内疚。”

    贾鱼拍拍她香肩:“没事的,我一点也不在意这点,其实我就是一个这么心胸宽广的人,既然这个花卉谈不成了,一会儿我再给你父亲打电话,跟他谈谈别的。”

    “别的?你还想买什么花?”叶娜追问,贾鱼笑道:“我……我想跟他商量商量,我也到年龄了,你也老大不小了,看看能不能联姻,就是娶你当老婆,然后这株还魂草不就是我的了么!你说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