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车在哪租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行。”贾鱼简短说了一句,随后拉着父亲往出走,贾德福气得连连叹气,贾鱼笑道:“爸,今天也是好事儿,让你看清楚了一个人!”贾德福摇头:“你这驴东西啊!还跟以前一样,你要是说点好听的,没准她们就会同意的。”

    贾鱼笑道:“爸,那你当年跟那个女人离婚的时候,你怎么没说点好听的话留住她啊?”贾德福哼道:“你爹我是男人!是男人怎么会受气?”

    贾鱼哈哈笑:“那你儿子我也是男人啊!你不愿意卑躬屈膝的,我是你儿子,要是卑躬屈膝的求老婆,不是给你丢脸吗?大丈夫何患无妻?”

    贾德福啧啧道:“现在不同啊,全国八千多万个光棍没媳妇啊!”贾鱼摇头道:“就是全国八亿个男人没媳妇,你儿子我也照样三妻四妾!”

    贾德福不信,贾鱼笑道:“这样吧,一会儿我给你叫过来俩个儿媳妇,你看看说谁行谁不行,谁行我娶谁!”贾富贵自然不信的,贾鱼出了小区打了辆车,二十分钟就回到了家,出租车自然比客车快多了,随后贾鱼开着劳斯莱斯,把老父亲也拉上往回返,父亲还问说:“小子啊,你开着这辆车能行吗?不是卧式的啊?”

    贾鱼叹道道:“老爹,你自己上网查查吧,这辆车是限量款的劳斯莱斯,七八百万哪!”贾富贵眨嘛几下眼睛,然后手捂着胸口,贾鱼暗道坏了,不应该说实话,这老爹有点承受不住打击,忙又一枚银针刺过去,随后一手给他输入一些真气。

    老爹这次缓过来了,指着车道:“真假的?这破玩意七八百万?那是多少钱啊?”输入真气后,贾鱼明白老爹不会再咯喽过去了,说道:“你看那张报纸了,还不明白我现在有多少钱吗?”

    贾富贵道:“报纸上说你投资四十个亿,我以为的公款,再说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你,我以为你就是个打工的,去找你的时候,你不也是去找工头请假吗?然后今天跟赵家说话,你不也说是工地里搬砖的吗?”

    贾鱼无语了,老爹太实在了,摇头道:“我能跟他们说实话么?他们为啥提起以前的娃娃亲的事儿?还不是看准你儿子那四十个亿?你啊,我给你的钱你不花,都存起来说给我娶媳妇,唉,或许我早应该通知你的,算了,早通知你,咱家那些亲戚都知道了,到时候不知道多少跟我提娃娃亲的事儿呢!也根本看不出什么人心来了!”

    贾德福唉声叹气,看出了人心觉得还不如看不出的好了,总觉得条件越好人心越坏,真不如以前在大集体生产队时候人心齐、彼此之间都不留什么心眼……

    贾鱼开着劳斯莱斯飞快的进了这个小区,小区保安都没敢拦截,很多小区的人都侧目回头,而在赵家的门边,放着贾鱼他们家送来的四彩礼,贾鱼摇头微笑,还真给扔出来了,还没到一个小时啊?

    贾鱼没让父亲下车,自己下了车把四彩礼放在了车后,准备上车的时候,邻居家都出来跟他聊天,贾鱼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跟邻居把情况简单说了一遍,邻居看着贾鱼的劳斯拉斯瞠目结舌问:“你……不会是……真是那个四十个亿的贾鱼吧?”

    “咱们j省这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只有一辆而已,那就是我贾鱼,如假包换!”贾鱼一句话让邻居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了,忙掏出手机跟贾鱼还有劳斯莱斯合影……赵磊家在二楼,听见楼下乱糟糟的,出门见贾鱼道:“乡巴佬,你还挺快啊!三十五分钟就返回来了!东西都给你拿出来了,你拿走了吧?……嗯?”赵磊出门一看不对劲儿,只见邻居都围着贾鱼问长问短的,还有人围着一辆车拍照,那辆车竟然是……劳斯莱斯?

    “你……你……”赵磊一阵木纳,嘴唇哆嗦两下说:“你……乡巴佬,你在哪租的这辆车?”贾鱼没说话,邻居忙咧嘴道:“赵磊啊!你傻了是不是?咱们j省也没有一辆这样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啊?更不用说租车公司了!咱们广德是县级市,别说限量版的劳了,就是普通版的也没有啊!你看看这种款式我刚才查了一下,整个亚洲才17台,咱们华夏国就七台!”

    赵磊瞪着眼睛走前几步,看到了贾鱼的劳斯莱斯的幸好,不禁脸上一阵抽搐,邻居又道:“人家这个贾鱼就是那个40个亿的贾鱼,穿这身校毕中山装来,就是怕你家嫌贫爱富,考验考验你们家!你们啊……唉……”

    赵磊正目瞪口呆的时候,贾鱼已经上了劳斯莱斯,赵磊见副驾驶坐着的是贾鱼他爸,这时,赵家人也全出来了,听附近邻居七嘴八舌的说了一遍,赵晨冬一阵拍着脑门,冲车里的贾德福热情道:“老哥,别走啊,进屋坐一会儿,唉,刚才都是孩子不懂事,气到老哥了,一会儿我狠狠教育他们!老哥,咱们是亲戚,而且我家小丹跟你们家贾鱼小时候还在一起玩那,光屁股娃娃长大的,青梅竹马啊……”

    许秀琴也过来趴着车玻璃笑道:“贾鱼啊,哎呀,刚才阿姨说话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其实你考验阿姨家是不是嫌贫爱富,阿姨也是……也是考验你对我家的小丹有没有真感情那!感情是无价的,爱情也是伟大的,不管面对什么挫折,其实都应该对爱情至死不渝,这点事算啥啊,我跟你家叔叔当年他家反对,我家都反对,全世界都反对,我们还不是在一起生儿育女么!刚才你走了,我家小丹一劲儿的埋怨我,你看看,小丹过来跟你说几句话……”

    赵丹丹这时捏着衣角,嘴唇嗫嚅着,说:“贾鱼……”刚说一句,贾鱼已经一脚油门开走了,父亲贾德福有些不忍心说:“小子,他们对咱们不仁,咱们这样是不是对他们不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