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害怕临时工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样的事情表面上看上去简单,实际上,你要是动她,她就往地上一倒下开始讹人讹钱耍无赖,然后报警住院,从上面的头发丝到下面的脚趾盖都检查一遍……这是这种泼皮无赖女人管用的伎俩。

    贾鱼轻轻的黏动了几下通灵戒,随后推门而入,许秀琴见贾鱼进来,像是故意的说:“姜梦啊,你这个小妖精,小婊砸,我现在算是知道了我姑爷为啥跟我女儿闹了一点点的小矛盾,原来都是因为你啊!你就是个小三,你就是个第三者,破坏人家的婚姻,你可是真不要脸啊……”

    姜梦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是这种时候见贾鱼进来的,明白自己要淑女、要素质、是没有男人喜欢泼妇一样的女人的,有的时候示弱就是一种以退为进,软刀子不疼割人更狠!

    姜梦竟然一时间大眼睛中眼泪汪汪的样子,贾鱼看到了,心想这小妞儿你就别装了!但还是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看向许秀琴,许秀琴咳咳道:“姑爷,你回来了啊?走,回家,岳母给你包饺子吃。”

    贾鱼淡淡道:“我可不认识你!你这样私闯我的办公室,而且造谣生事,应该交给派出所处理的!你是不是不懂法啊?”许秀琴摇头笑道:“姑爷,你看你,那么记仇啊?大人不记小人过么,你做这么大的事业,也是宰相肚子能撑船呢!姑爷,我女儿哪点也不差啊,而且从来没处过对象,我家里的家教也好,教育女儿琴棋书画都是精通的……”

    贾鱼干脆不想听了,淡淡道:“你到底走不走?”许秀琴也笑了:“姑爷,你看看你说的,哪里有这样撵人的呢!你跟我女儿从小就有亲事,咱们是一家人!我看你太累了,来这里帮你管管,咋?你还不放心我吗?还要赶我走啊?你是让保安赶我,还是让公安局赶我?姑爷,你事业大了,是有头有脸的人,这样好吗?”许秀琴显然是耍无赖了。

    贾鱼被转过身,这时,许秀琴再看的时候已经不是贾鱼了,而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这女人面色煞白,头发散落在腰间,而且眼中往外滴血,正是小世界内的潘晓婷。

    贾鱼催动小世界,让潘晓婷出来,而潘晓婷在小世界内也把事情都看的一清二楚了,心想这个女人简直是太不要脸了,而贾鱼一个大男人跟这样的女人掰脸也实在说不过去,明白这件事最好由自己出面了。

    潘晓婷一出现,露出了恶鬼骇人的一幕,许秀琴四十多岁的人了,人岁数越大反而越是怕死的,而常常的对生命有着一种精神的寄托,原本是无神论的也渐渐的喜欢多去庙宇烧香许愿,又多去教会溜达溜达,求一求主的宽恕,算是一个复杂的精神寄托的矛盾的生命体。

    一见到披头散发的女鬼,而且这恶鬼身上本能的透出一股阴冷的阴气来,直刺入人的皮肤和骨髓,甚至让脚底到头顶瞬间变得麻酥酥的恐惧。

    一般的女鬼白天是出不来的,不过潘晓婷吸食了几个人的灵魂之力之后,从普通的女鬼现在已经到达了恶鬼的境界,这样的恶鬼是可以白天出来活动几个小时的,当然,能力也被减弱了不少,但是对付一个普通人轻而易举的,更何况目的是恐吓了。

    许秀琴哪见过这样的东西,吓得脑袋一炸,妈呀!一声便大叫出声,身体一下就哆嗦起来,一屁股坐地上了,潘晓婷已经在四周设立了鬼打墙,便是普通人看不到她,只有许秀琴自己能看到。

    潘晓婷眼睛往外滴血,往前飘的时候,虽然没有脚,但地上却留着血脚印,当然,这只是鬼的一种极为高级的障眼法,许秀琴吓得哇哇大叫,她能讹人,但是可不敢讹鬼,潘晓婷脸贴近她的脸说:“赶紧滚!要是再有下次来捣乱,我就吃了你!让你一块肉都剩不下!”

    “不敢了,不敢啦……”许秀琴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的起来就往外跑,而赵晨冬的车就停在外面,见媳妇狼狈不堪的跑了出来,忙上了他的车,吓得闭上眼,然后扑进他的怀里大哭起来,边哭边哆哆嗦嗦的说:“鬼啊,鬼啊,真是鬼啊,这里不是企业,不是企业,是鬼,是鬼宅啊……”

    赵晨冬忙安慰媳妇:“这个世界上哪有鬼啊?你叫出来个我看看?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鬼啥样的?”不过赵晨冬再往里走,夹皮沟集团的保安把他拦住了,保安冷冷道:“不好意思,我们董事长说了,从今天开始谁来必须严格排查,尤其是董事长家的亲戚,更应该严格排查!”

    “我是你们董事长的岳父!”赵晨冬严厉说,保安亦是面无表情道:“董事长说了,就是他亲爹来了也要经过他的同意才能放进去,如果是谈生意的可以联系其他的部门经理,让部门经理领你进去!”

    “太不像话了!简直是太不像话了!你以为这里是军事禁区吗?”赵晨冬气得吼了几句,保安又冷冷道:“请不要在我们夹皮沟集团门前乱吼乱叫,要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保安说着抽出了胶皮棍子,那样子真有轮过来的架势,赵晨冬哼道:“敢打我?你一棍子落在我的脑袋上得赔我多少钱?”保安冷声道:“我们夹皮沟资产四十个亿,就算打死你赔你个几十万而已,我们老板又不是赔不起!”

    “你……你……”赵晨冬还真没敢进,这保安真要打死自己,贾鱼那混球没准说是临时工干的,就他现在的势力,花个几十万上百万摆平这件事还真能做到的。

    “哼!”赵晨冬冷冷的哼了一声,一咬牙一跺脚还是没敢进,随后掏出电话给贾鱼打,贾鱼可以不接的,但还是想听听这无耻的一家人想说些什么歪理邪说,他现在安抚了几句姜梦,姜梦也是故意这样做的,她回执联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