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惹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钱了,豪车、美女、别墅、存款,一切都有了,但是兄弟间各奔东西,相距也是那么的短暂,半下午的时间在两桶散装啤酒一顿烧烤中就匆匆而过,兄弟烟消云散,如果可以,贾鱼觉得不需要现在的这些浮云,还能回到兄弟们在一起喝酒撸串打架被人追的到处跑、躲过一劫又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的时候,那时候是他心里最留恋,最有趣和想念最多、最多留恋的日子。

    捏住通灵戒没几秒钟酒气散尽,车龙也慢吞吞的往前挪,姚安市这小城市如今也有了京城大都市的堵车之感,感受着大城市的堵车之荣幸,当然,司机自然要骂市委,骂承包商贾鱼,贾鱼耸耸肩无所谓了,骂吧,骂吧,反正把地下管道修好了,抵抗百年,甚至千年一遇的洪水都可以的。

    一路回到李晴和夏丹丹处,刚进屋换鞋,之后再往前就见到地上放着洗衣板,贾鱼挠挠头说道:“现在都洗衣机了,怎么洗衣板还在这里啊?”

    夏丹丹跟李晴抱胸出来了,两人瞪着贾鱼道:“嗯,给你准备的,跪下来交代!”贾鱼笑嘻嘻的过去搂着两女,一边亲一下,讨好的跟人贴脸,李晴白了他一眼:“行啊你!吃着盆里的看着锅里的,还惦记着没熟透的,你就不怕夹生米啊?”

    “嘿嘿,嘿嘿,回到床上,进屋再说……”贾鱼哄着两人,两人也不罢休,最后贾鱼一边抱起一个,把两人抱到床上,但两女还是不依不饶,贾鱼讨好说道:“不是你们说的,你们两个对付不了我,让我出去找么,晴姐还说给我介绍她闺蜜孟舒舒的……你们就说有没有这么回事吧!”

    李晴脸红了一下:“是有,不过……”贾鱼趁机打断说:“而且你们还说让我找德高望重的女人,不许找一些低质量的乱糟糟的女人对不对?那个……叶娜算不算德高望重?家势、肤色、眉毛,德才……虽然没什么才艺和品德,嘿嘿,但是其他的优越的地方也算得上是上等人了吧?你们还不乐意啊?”

    两女气得掐贾鱼,贾鱼哎呦呦道:“我这都是按照你们说的做的,我宁愿背负骂名,也要完成你们让我出去勾女的心愿,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啊!你们还说我不好,让我太伤心了。”

    夏丹丹气道:“这个混蛋!得了便宜还卖乖!晴姐,今天罚他不许……不许上床……”贾鱼又是讨好,两女不理他去吃饭,贾鱼也跟着蹭过去吃饭,吃完饭,夏丹丹让他刷碗,贾鱼讨好的刷了碗,但两人不许他进房间睡觉。

    贾鱼只好在沙发上躺着,夜里李晴出去起夜,回来的时候被贾鱼抱住然后进了房间,李晴和夏丹丹叽哩哇啦乱叫一阵,最后变得哼哼唧唧的,两个小时候,两女汗流浃背,又过了两个小时,夏丹丹求饶道:“不行了,不行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出去找吧,我错了……”

    贾鱼不管,错了也不行,晚了,之后李晴也柔柔的求饶:“饶命,饶命,我的小鱼鱼我错了,求你放过我一次,饶命啊……”折腾了大半晚上,两女最后幸福的一左一右躺在贾鱼的臂弯,贾鱼也在她们娇红粉嫩的小脸蛋儿的挨个亲了几口,两女搂着他更紧。

    第二天一早,俩女光这片屁股起不来床了,好在这天是周末,不起来就算了,贾鱼挨个大白屁股拍了拍,但两女也像是两只小母猪似的睡的香喷喷的根本不起来。

    贾鱼唉声叹气嘀咕:“现在的女啊,娶一个老婆不做饭,娶两个还是两个不做饭,唉……累死小爷我了,晚上我得啪啪,白天还得做早餐……”李晴臻首钻出被窝道:“嘀咕什么呢!快点去煮粥,都饿死我们两个了!谁让你那么色,要我们两个?活该啊你!”夏丹丹也撅着屁股说:“嗯嗯,色人就要付出色人的代价……”

    贾鱼絮絮叨叨的做了粥和小菜,然后端到了旁边道:“老婆大人们!用膳啦!”李晴和夏丹丹这才起身去洗漱,不过光着身体,贾鱼咧嘴道:“你们怎么不穿衣服啊?”

    “嗯嗯,穿衣服干嘛?在家不是么!”两女去洗漱刷牙,贾鱼忍不住了,也脱掉裤子直接过去在洗漱间直接开始搞进去夏丹丹,夏丹丹叫了一声,忙说:“别闹,电话,电话……”贾鱼还真听到了电话了,但是忍不住了,快速五六分钟完事,又去捣鼓李晴,十多分钟完事之后才去看电话。

    夏丹丹跟李晴埋怨着还得冲澡,俩女去冲澡,贾鱼看了看,七八个未接电话,都是沈大康的,便回了过去,沈大康严肃道:“贾鱼同志啊!来市公安局一趟,配合省厅的同志调查。”

    贾鱼打了个哈欠,如果旁人还真被吓尿了,但是贾鱼丝毫不在意道:“老沈,别拍桌吓唬耗子,去市局干毛啊?折腾谁哪?我不去你又能把我怎的?”

    “你……你……”沈大康心想还真没办法,过了一阵,缓和下来说:“刚才省厅的人就站在我跟前,你这小子啊!又惹祸了啊!”、“你是说昨天那个城管副大队长让狗咬了?管我屁事啊!他在人家烧烤店耍大刀,然后装逼自己跳人家粮库狗窝里去了,跟我有毛线关系啊?”

    沈大康一听就明白了,这件事贾鱼这小子怎么知道这么清楚?肯定里面也有他参合的,忙道:“那个城管副大队长昨天被咬成了重伤,在医院进行抢救,失血过多,医院偏偏血型不够,还没人鲜血,唉,今天早上他家人才从外地赶来给他抽血的,现在刚刚脱离生命危险,以后也会留下后遗症的。”

    贾鱼嗯嗯道:“活该啊!在人民群众面前耍大刀,狗都看不下去了!那两条狗怎么办了?判有期徒刑多少年啊?”沈大康咳咳道:“人怎么能跟狗一般见识啊,再说跳进人家粮库的,也不是人家狗出来咬的他?那粮库是省委领导亲戚的,两条狗被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