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道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叶问天忙道:“贾兄弟你别着急,谁想抓你,先过我叶问天这一关!他们人哪!”贾鱼瞥了瞥眼,说道:“就在我跟前哪,准备拿手铐铐我,刚才还准备打我哪!”

    叶问天冷喝了一声:“天朝还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没有法律吗?还是没解放是怎么的?你把电话给他们!”贾鱼随手把电话冲两个省厅的官员一递,省厅的两个领导气得脸色都酱紫了,同时心里又怕,恨不得把贾鱼掐死了,一个官员忙屁颠屁颠的接过电话,同时腰都弯了下来,就像叶问天在跟前似的,这个领导不过挺贼的,先是看了一眼电话号码,一看果真是叶问天的,吓得一吐舌头。

    “领导好!领导,我们没打人啊!就是想请贾先生回去调查一下……”他刚说一句,叶问天就冷喝道:“你调查个屁啊你调查!凭什么人家跟你回去调查?人家不忙吗?调查个什么?有事儿不能在电话里说吗?人家都到你跟前了你还不说,还要带走调查?什么事儿?国家机密吗?”

    “这……这倒不是……”省厅官员挠挠脸,自己也就是个正厅级,人家是正部级副国级,虽然名义上是正部级,但实际的官爵是副国,而叶问天的父亲叶子荣老将军是正国级的干部,虽然人过世了,但萌荫还在,他们亦是不敢造次。

    叶问天又大声道:“那就先跟我说说什么事儿!?”厅级领导一咧嘴,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领导,是这样的,明城那边又出现了凶杀案,作案现场留下血迹写着:枭侠两个字,前段时间姚安市也有枭侠事件,所以这次想跟贾先生了解了解,另外还有明城的一些黑社会势力火拼的案件,我们从监控上发现了贾先生……貌似贾先生的身形,所以来……来问问。”

    两个省里的领导有点杯弓蛇影了,本来想说来调查调查的,结果话到嘴边改成了问问。叶问天嗯嗯道:“就这件事儿啊!你问枭侠就问啊,把人带到省城干什么?带到你们的地盘你们是想滥用私刑啊,还是想屈打成招啊?”

    “这……不敢,不敢……”两个省部级官员忙又咧嘴擦汗,叶问天哼道:“你们有什么不敢的?枭侠的案子,你们就去找枭侠,去抓枭侠!找不到枭侠,或者不去抓枭侠,找我兄弟贾鱼干什么?他是贾鱼,是枭侠吗?”

    两个省部级干部又连连摇头说不是,叶问天又道:“贾鱼提供线索是帮你忙,你们应该客客气气感谢才对!再说明城什么黑社会火拼?什么贾鱼参与?那就是明城的地方官包括省部级的官员跟社会上的黑势力互相勾结,有利益关系!这件事我已经连同纳兰国同志一起向上级做了详细的汇报!贾鱼是明城市市长吗?是明城的市委书记吗?还是明城省的生长?要抓去抓他们!你们老虎不敢抓,抓苍蝇?简直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俩省部级一下子晕了,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忙咧嘴道歉……随后又说道:“领导,是这样的,说道明城的一个旅游局的副局长被杀,留下枭侠的名号,所以……所以影响很大……”

    叶问天打断道:“影响很大就想提早破案对不对?然后就乱抓人?还是想尽快的抓一个小白羊顶罪?竟然抓到我贾鱼贾兄弟头上来了?他要是没有我这个当官的哥哥是不是就让你们给逮捕了?”叶问天这么一说,俩省部级的更慌神了,就连沈大康都蒙圈了。

    沈大康现在是市委书记,也是厅级,按照级别跟两个省里的官员同级别,但人家是省里的钦差,所以沈大康就得听着,叶问天家事显赫,他们地级市的、还有省级的这些自然都属于蝼蚁了,不仅偷看贾鱼,有叶家这个京城的大佬替贾鱼撑腰,这个贾鱼绝对可以在市里省里横着走了。

    叶问天又哼了一声:“还有,什么叫做一个旅游局的副局长死了就影响很大?这么说普通老百姓死了就没影响是不是?啊,一个当官的死了就影响的不得了啦,普通老百姓死了就不声不响?这个天下是官僚们的还是人民的?你们这些人啊!应该好好的反省反省了!这个天下到底是谁的!?咱们叫人民共和国,不叫官僚共和国!”

    “是,是……”两个省厅级的频频点头承认错误:“领导,这是个误会,我们现在就回去,现在就回去,并且给贾先生道歉……”叶问天点头道:“这就对了!告诉明城那些当官的,破不了案子,干不了就直接说干不了!谁能干谁上!谁不行谁下!别自己无能不承认,还鱼肉老百姓搞什么冤假错案然后升官发财,让我叶问天知道一查到底,不管他们后台是谁,连根拔除!把电话给我贾兄弟!”

    省厅官员一脑门子的汗,裤裆也都湿了,叶问天足有撤掉他们官爵的能力,凭借叶家势力,人脉极广,找他们的上司打个报告,上奏一本,他们的乌纱帽就滚蛋了。

    小心翼翼的把电话递给了贾鱼,叶问天随即变脸一样笑呵呵道:“贾兄弟啊,实在抱歉啊,现在这些基层官员破案心切,立功心切,你不要在意,他们的积极性还是可以的,就是方式和方法需要注意,这样哈,这几天你清闲的话就来京城,老哥给你摆酒……”

    贾鱼跟叶问天又客气了几句,随后挂了,两个省级官员才算松了口气,他们这些家伙在老百姓面前大的等于天,但是在京城里面,他们就是弹丸小吏。

    两人冲贾鱼惭愧道歉,贾鱼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过你们以后真得好好的看清人,别以为穿的不好,是个平头老百姓就要欺负,毛老人家都说过,当官的是为人民服务的,谁是人民啊?当然我这种人就属于人民了,那么你为人民服务,就是为我服务,你们怎么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你们这个官还想不想当了?不想当趁早说,赶紧罢官滚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