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要草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时,手掌一翻,那个小人出现,贾鱼道:“你过来!把你的生辰八字说出来!”尹冬丽愣了愣问:“什么叫做生辰八字啊?”贾鱼无语了,现在的小孩儿,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额,就是你是几月几号几点生的,叫什么名字,说出来就可以了!”尹冬丽一愣,犹豫说:“是不是……想要找我家?”贾鱼一瞪眼道:“赶紧的!要不我打女人了啊!”

    这一下,尹冬丽有些害怕了,前面几个混子的惨状她心里也是非常害怕的,只是强装镇定而已了。忙又定了定神,把出生的年月说了,名字也说叫尹冬丽,至于时间,她摇头说记不清楚了。

    贾鱼点点头,不易察觉的一撩,尹冬丽的一根头发被他到手,至于她出生的具体时间,贾鱼心念念动,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和出生的年月日,利用孔明马前课就可以算出具体的时辰了。

    贾鱼把她的生辰八字写在了小人上,随后又把她的头发缠绕在了上面,在他做这些的时候,尹冬丽淡淡道:“我都告诉你了,我可以走了吧?对了,你问我这些是不是想报复我啊?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了,其实我是不怕你的,也是因为你今天比较走运!因为我姐夫在开会,不然我姐夫来了踢我出头能吓死你!”贾鱼心里冷笑,就你这样的小骚牌,小爷我才不会替你出头那!

    尹冬丽要走到门口了,推门就要出去,这时贾鱼也已经缠绕完毕,然后手指试着在小人的身上弹了一下,立即,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尹冬丽呀!的叫了一声,手捂着腰间,就好像刚才被电击了一样,揉着腰间,她左顾右盼见没人理会她,她又要往外走,贾鱼觉得好玩,又把小人反过去,在她的屁股上掐了一下。

    “妈呀!”尹冬丽一下子捂着了自己的被牛仔裤包裹的圆鼓鼓的屁股,紧张的又四下去撒目,见也没啥稀奇的,还要走,贾鱼手指在小人的屁股中间捅了一下,这一下可了不得了。

    尹冬丽直接两腿一蹦往前窜了出去,一下子头撞在门上又反弹了回来,两手捂着屁股菊花,哎呦呦的又是疼,又是羞的要命,自己排泄的地方被捅了,她站不起来,就蹲在地上呜呜呜的哭了。

    贾鱼又给小人摸摸脸,尹冬丽觉得自己的眼泪像是被一只手在抚摸擦干,抬头的时候见贾鱼手里拿着个小草人,而做着一个给小草人擦脸的动作。

    “你……你……”尹冬丽指着贾鱼和他手中的小人说不出话来,贾鱼呵呵笑道:“怎么?很疼吗?用不用我帮你揉揉啊?揉揉几下就好了。”

    尹冬丽咬紧牙关,摇头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放过我吧大哥……”尹冬丽这次害怕了,而且小妞儿也机会崩溃了:“对了,我给钱,我给钱……”

    “给钱?”贾鱼撇嘴道:“给啥钱?我们要你钱干啥?好像我们是讹人似的。”贾鱼说着在小草人的胸部摸了摸,尹冬丽又是啊!的一声:“不要不要……”她感觉有只手摸着她的两团,眼泪这次刷刷的落下来:“大哥,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是我的错,是我不对,我实话跟你说,其实来这里不是我来的,是对面一个老板让我来的,那些混子也是对面找来的!对面那家老蔡烧烤,他们说这家夹皮沟小饭店做的菜挺好的,他们家是烧烤带着炒菜的,烧烤还可以没受到什么影响,但是炒菜却受到影响了……”

    贾鱼也不想听这些细节了,因为他神识散发出去,探查到对面那家老蔡烧烤,里面的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正叹气:“妈的,大鹏他们竟然被打了?行!行啊,没想到夹皮沟那个臭娘们还能找来帮手!今天晚上就带人把他的店给砸了!反正我城管大队跟派出所都有人,怕啥啊?”

    贾鱼了解到这些摆摆手道:“那你也是助纣为虐,帮虎吃食!”、“对对,我也不对,我知道,我有跟那些混子认识的,大哥,我以后洗心革面,做个好人……我赔钱,赔这个大姐钱……”

    贾鱼点头道:“行吧,那你就赶紧赔钱,我就放你这一次!”、“谢谢,谢谢……谢谢大仙……”尹冬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冲贾鱼行礼之后掏钱给李二狗媳妇,现金没有那么多,她又说去刷卡,贾鱼手里捏着小草人也不怕她跑掉,没多久,尹冬丽便又回来,把三千块钱递了过去。

    钱已经到手了,李二狗媳妇有些过意不去了,女人心肠都软的,忙又给退回去了一千块钱说:“大妹子,你也不容易,这一千块钱你看看脸上的伤吧,我这小饭店被砸的这些东西一两千块钱就能修正回来,剩下的也能弥补今天生意的亏空……”

    “唉……”贾鱼摇摇脑袋,觉得李二狗老婆太仁慈了,退回去一千块钱,那个尹冬丽忙收回了包里,眼神还是滴溜溜乱转,连一个谢谢都没说,而且眼底还带着一丝的怨毒神色。

    贾鱼心里嘀咕:这个恶毒的小娘子,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啊!跟她的老姐一个性格!只能比她强,不断的打压她才行!不断地虐她才行,要不然自己没落,她起来的那一天都恨不得把自己碾死一样了。

    赔完了钱,贾鱼挥挥手:“你可以走了!”尹冬丽忙指了指草人,贾鱼随手把草人上写着她的生辰八字的纸条撕了,尹冬丽又过来把草人上面自己的头发扯了下来,不过贾鱼手轻轻一撩,她的几根头发又到了手里,随后扔入了小世界,什么时候这娘们不老实,自己还掐她的大屁股。

    纸条和头发都没了,贾鱼当着她的面弹了弹小草人,尹冬丽身上毫无感觉了,这才脸上一红,心放下了,随后又说:“大哥,你能不能……把这个草人卖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