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圣母婊惯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也没敲门,进去说:“张小圆在这里么?”两个抽烟的女生白了他一眼,贾鱼又问:“张小圆在这里么?”另外个女生站起来吐了个眼圈:“靠!她几把是你啥人啊?”

    另外个女生掏出小镜子漫不经心的描眉说:“铁子呗!那小贱人不是挺纯的么!这还来了个带把的铁子!对了,昨天晚上老大不是验货说她是个处女么?这哪来个铁子?”

    贾鱼眉头一皱,这时,身后传来一个有些粗声说:“麻痹的张小圆你能不能快点!让你打个洗脚水都这么磨蹭?是不是还不听话?麻痹的不就是个处女么!给你三千让你卖给华哥你还不干!行,哪天让你小娘们白让人草,三千没了,三百都他妈没有!不信你现在就出这个校门,立马让人塞进车里给你抡了,给你好话你还不他妈听!纯粹大傻逼!”

    贾鱼回头,见到一个叼着烟的粗壮的女的,披散着头发,没有化妆,在推前面一个苗条的女孩儿,那女孩儿手里端着一盆水,被那个强壮的女生推着,脚下踉踉跄跄的,这女孩儿脸上还有些红印,显然是被打的,光洁的腿上还有些掐痕,露出的胳膊上也有些掐的痕迹。

    女孩儿一抬眼,见到贾鱼,身体一哆嗦,手里的盆哗啦落地,水撒了一地,而女孩儿也哇的哭了出来,后面的女生强上一步,抬手冲她脸上抽去,嘴里叼烟骂道:“麻辣隔壁啊!把老子洗脚水给整洒了?你他妈的找死啊!老子今天晚上就给你卖到ktv去!让你跟华哥不干,妈的老子让你给民工草!你个小**!”

    这强壮女生的手快挨到了女孩儿脸上被贾鱼一把抓住,这女孩儿的嘴巴子没抽出去,又用力,但是根本摆脱本来贾鱼的胳膊,女生冲贾鱼骂道:“我糙!哪来的比崽子!给我松手!松手!”

    这时,寝室里面的那两个女生冲了出来,过来推贾鱼:“妈的,是个男的就了不起啊!信不信找人砍死你!”贾鱼摇摇头,这些娘们……哪里有个学生样子?哪里有个女生样子?

    贾鱼一闪身,两个女生抓空,随即这俩女生骂了一句:“麻痹的,还躲过去了!我让你放开我们老大!你听没听见?”那个被贾鱼抓住胳膊的粗壮女生张嘴就冲贾鱼胳膊咬,贾鱼没动,她一口咬在贾鱼胳膊上,随即妈呀叫了一声,贾鱼修炼身体,胳膊用力如同钢铁,那皮肤也是她普通人无法撼动的,贾鱼的胳膊连个牙印都没留下,那粗壮女生的牙齿差点崩掉,哎呀呀的另外一只手捂着牙,贾鱼手掌用力,那女生的手感觉一阵绞痛,忍不住的叫出声,身体也软了下去:“哎呀我草,哎呀我草我的手啊,要他妈的断了!你给我松开……”

    另外两个女生再次冲上来,被贾鱼手一抓,两根小细胳膊被贾鱼一只手抓住,随即微微用力,两个女生也妈呀妈呀的叫出声,同时疼的身体软了下来,这时,其他寝室听到声音,出来十多个女生,有几个不服骂道:“麻痹的给我松手!”

    说着话朝贾鱼挠来,有个女生还拎着一把椅子朝贾鱼砸过来,贾鱼唉了一声,这尼玛的,流氓窝还是女生寝室啊?贾鱼又微微用力,那两个女生叫的更惨,贾鱼松开手,那两个女生的胳膊都被抓的青紫,贾鱼抬手抓住那个椅子,轻轻一拽,椅子落在贾鱼手上,随后用力往地上一砸,椅子四分五裂,破碎的凳子腿四散,那几个冲上来的女生妈呀一声退开,避免被破碎的椅子砸到。

    但这些女生没有完全退走,而是距离贾鱼三四米距离怒目而视,有的还不服气的还想冲上来,有的叫嚣道:“把丽姐放开!”贾鱼淡淡一笑,看着那个粗壮的软下去的女生,笑笑说:“你就是丽姐么?说话呀。”贾鱼声音不高,但手上用力,那个粗壮的女生妈呀!又痛叫一声,然后恶狠狠道:“小比!你他妈的给我等着,妈呀,哎呀妈呀,你牛逼,我服了,我服了,松手吧……”

    丽姐疼的冷汗都出来了,这些女生还要往前冲,但贾鱼又用力一些,丽姐疼的差点昏过去,用另外一只手冲那些冲上来的女生快速挥手:“别,你们别上来,别上来,再上来麻痹的,我的手就断了……”随后瞪着贾鱼:“哥们,你有种,说吧,到底想咋的?”

    贾鱼依旧抓着她,另只手拉了拉流泪的张小圆:“小圆,收拾东西,跟我走。”张小圆身体颤了颤,显然有些被打怕了,犹豫了一下,那个丽姐眼睛狠狠瞪了张小圆一眼:“你他妈的敢走?哎呀我滴妈呀……走吧,走吧……”丽姐疼的汗流雨下,不敢再多说话了,只是用眼神狠狠的警告张小圆。

    贾鱼把张小圆肩膀拉过来,不让她去看别人,只盯着自己,笑说:“小圆,你贾哥在这,谁也不管用,跟我走。”贾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走廊二十多个女生,不少鄙视的眼神,同时嘴角撇着,小声骂道:“草!”

    有的女生嘀咕:“麻痹的男的打女的算什么本事,你等着,现在给华哥打电话,你们谁也走不了。”贾鱼不去理,一手拉着张小圆,一手扯着那个女生进了寝室,然后见张小圆胳膊上也有淤青,便冲那两个女生说:“帮张小圆收拾东西!”

    那两个女生撇着嘴没动,嘴里口型骂着糙!贾鱼用力一捏丽姐,丽姐叫道:“快,快,帮着收拾东西,快点……”那两个女生才不情愿的过来收拾,贾鱼又捏丽姐胳膊说:“给我好好收拾,轻拿轻放!妈的~!”这是贾鱼第一次骂人,也是骂女人,贾鱼忽然觉得,什么未成年流氓保护法,什么女人不能打,什么老人就要尊老敬老,然后让这些狗日的嚣张跋扈,都是他妈的惯得!把女人已经惯到了这种地步了,这不仅该打,而且妈的该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