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人狗抉择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即又继道:“这种情况首先要查找出原因,应该判断是谁的责任!我的狗有狗绳!而且我也没离开我家贝贝的,而且我们家贝贝非常的懂事听话有教养,根本不是你们说的那种恶犬,肯定是这个孩子不懂事,主动挑衅我们家贝贝,并且做出了威胁性,或者挑衅性的手势!你们是知道的,动物虽然不通语言,但是他们有一些肢体动作作为语言的,例如老虎要攻击,尾巴先硬,猫咪如果攻击会发出挑衅的怒吼,这个孩子肯定是做出了这样侮辱性的手势,才让我家贝贝回击的,而且这个孩子还没有家长的看护,那个看护他的是他的小姨吧?他爸爸妈妈呢?真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小杂种……”

    “行了!行了!”交警都看不下去了,挥手打断,不然愤怒的群众就要冲上来了,交警指了指女子道:“你的狗咬人,是事实,一会儿120来了,你跟着,另外你的身份证拿出来,狗我们也暂扣。”

    女人哼道:“身份证没带!我家贝贝凭什么你们扣留?你们这里的人怎么不讲究人权?也不讲究保护动物?动物也是有权益的!”女子说着极为愤慨、点着交警鼻子:“你们别以为穿上了一身制服就可以随便抓人,随便扣狗了!美国那么强大的国家都讲究人权的!天朝还没人家美国强大,就这样目无法纪了?信不信我把你们这种人传到网上去!让网民骂死你们!”

    交警冷冷道:“我们这里讲究人权,但不讲究狗权!你这属于大型犬,根本不允许饲养!”在交警和女子对峙之时,贾鱼已经弯下身去查看张果的腿,在争执面前,孩子是最重要的,贾鱼见腿骨已经被伤了,手掌一翻,出现个小药箱,忙掏出酒精之类的给张果消毒。

    周围人也没在意他这个药箱是怎么出来的,都盯着那个讨厌的却长得好看的女人了,贾鱼摸了摸张果的脑门,脑门有些发烫,张果见贾鱼淡淡一笑:“贾叔叔,你不用着急,我没事儿。”张芳芳闻言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觉得自己对不起孩子,离婚了就是对孩子最大的残忍,让孩子没有了父爱。

    张芳芳总觉得自己亏钱孩子太多了,现在有让狗咬了,是自己没照顾好他,心里翻江倒海的一阵子愧疚,贾鱼拍了拍张芳芳肩头,一股真气悄无声息的进入她的身体,她现在身体悲恸和激动中有些透支,一丝真气传过去,让她恢复了不少。

    张宁也有些内疚,不过她现在站在那个女人一边的位置,怕这个女人随时跑掉,贾鱼这时给张果用酒精擦拭伤口,张果咧了咧嘴,伤口被酒精刺激的专心疼痛,贾鱼道:“张果、坚强点。”六岁的张果点点头,咬牙道:“贾鱼叔叔我不疼,我是男子汉。”贾鱼唉了一声,又露出笑容来,酒精擦拭完毕,接着银针刺入他腿上穴位上,给张果止血。

    这时,才过来一个交警疑惑问:“你是医生?”贾鱼点点头:“不错,放心吧,这也是我的孩子,我不可能给自己孩子乱治疗的。”交警开始见贾鱼岁数不大像是个高中生一样,便有些怀疑,但见这小孩儿的母亲和他特别亲近,孩子跟他也亲近,加上贾鱼的手法极为的纯属,便先放心下来,但还是在旁边看着。

    姚安市修地下管道加上修路,整个城市交通很不好,120所以来的也比较慢,贾鱼给张果止血消毒,随后又给他打了血清,随后用绷带给他缠绕住腿伤,又针灸了几次,让他消肿活血,过了一小会儿,张果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说:“贾叔叔我不疼了,你对我真好。”

    贾鱼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张果要试着站起来,张芳芳不许,不过贾鱼笑道:“没关系,让小男子汉站起来走两步试试。”张芳芳扶着儿子慢慢的起身,张果试着走两步,没有什么痛感,不禁欢喜的笑了,小孩子就是这样,记吃不记疼。

    “喏!没事了吧?我可以走了!”年轻女子给交警使了个眼色,那意思眼前这孩子已经没事儿了,交警摇头道:“这怎么能行?”女子忽然怒道:“你是不是这个破交警当够了?还是我给你脸了?你知道我是谁?”

    “我不管你是谁!做出的事情必须要负责任!”贾鱼眼神扫了过来,这女子哼道:“瞪着我干什么?是这个小孩子先挑衅我家贝贝的!我都说了好几次了!哼!你们是不是想讹钱啊?可以啊,我给钱,你们想要多少?”

    女人说着话拉开包包,掏出一沓钱数了一千块钱递过来道:“拿着吧,你们也没搭什么,就打了一阵,贴了两块纱布,撑死几十块的成本我,给你们一千块!你们讹人真是一本万利!再说了,一千块而已,我家贝贝洗个澡,整理个发型都不止这个数!”女人说着又摸着狗头,那样子跟狗极为的亲密。

    贾鱼没有接钱,而是瞪着这个女人,想到了‘最毒妇人心’这句话,真是一点不假,这种女人的良心真心不如狗了!这时,救护车到了,跟着救护车来的还有警车,警车先在前面开路,停下的时候警察下来喊道:“谁报的警?”

    人群里一个小伙子忙举手道:“警察,我报的警,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了!”周围群众义愤填膺的说着情况,而这时救护车也下来,医护人员也拿下了担架,那个女人牵着狗指着担架道:“干嘛?小病大养啊?还是想讹人?就划开了一点点小口子,流了一点点血,就这点小事儿就抬担架?”

    这时,一个小护士道:“狗咬伤腿,不是小事,如果让患者运动容易加快血液流动,万一导致狂犬病就麻烦了……”女人横了小护士一眼道,随后眼睛一转道:“哎呀!这事儿就怪不了我了,我是主张把孩子送医院的,谁知道临时窜出来个毛头小子给孩子进行包扎了!同时他也没出示任何的行医资格证,也没有表明行医的身份!他还给孩子打针了!要是这孩子出现什么狂犬病,还有或者这孩子死了,可跟我没关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