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策马扬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广弘也没拒绝,毕竟就靠这玩意吃饭的,现在的道士很穷,当然,那些没什么本事的和尚道士比较赚钱,他们念经做法式或者就单单靠着庙宇那些有钱人的供奉就可以了,他这种修道的属于实力派的,现在神神鬼鬼的也少了,三界控制的很严,所以他们不想以前生意那么好了。

    李国正随后请广弘到了客厅看茶,喝了几口茶广弘这才说:“你们家女儿得罪的那个贾鱼,认识一些鬼魅之徒的,本来就是狗咬人赔钱算了,阳间的事阳间了,虽然你女儿有些做的不对的地方,那个贾鱼也不应该用隶属与阴间的鬼魅吓唬你家孩子,这就属于三道越界了,人,绝对不可以去阴间,当然,有一种通阴人的存在,但这种人也不可以泄密或者带人去阴间,阴间的鬼魅也不可以到阳间横行,仙界神界也不可以到人家和阴界,妖界魔界自然也不可到天界,这不可越界是最浅显的道理,那个贾鱼竟然破坏这样的规矩,实在是不该啊!”

    “唉……”李国正叹了口气:“没办法,小胳膊拧不过大腿,那个贾鱼就是个恶人啊!现在他有钱有势,我也抵不过他……”广弘收了他的两万块钱,并且以前与李国正也是好友,加上贾鱼纵使有理,但是破三界规矩让鬼魅越界说道事实,不禁皱眉道:“这样吧,我去会会那个贾鱼。”

    李国正忙道:“别,别的,道兄我真的不想得罪他了,我们的事情也了了,虽然这次损失了不少,但这正应该是道兄曾经所言的劫数,因果循环,每个人都是有劫数的,我最近一些年官运走的也非常顺,也是该遭有这个劫数的,我觉得也是好事情,以后多加的管教女儿,不让她惹出更大的祸了。”

    “唉……一码是一码!”广弘叹道:“劫数是劫数,越界是越界,我明白了,这是我跟贾鱼的私人恩怨,是三界规矩不能逾越,跟你没关系,你放心好了。”广弘又喝了一阵茶,要了贾鱼的联系方式和地址,然后跟李国正告别。

    李国正担心的要命,怕广弘跟贾鱼掐起来万一不是对手,贾鱼反过来找自己麻烦,真能把他裤衩都给讹没了的,广弘出了门,也反复说这是道家和鬼魅邪法的恩怨,与他凡人无关……

    ……

    天色已经擦黑,张芳芳留在医院照顾张果,贾鱼带着张宁回到美容院,现在张果情况好多了,张宁气色也渐渐好转,只是脸上忧虑之色还有些浓重,美容院让秦洁打理的很好,美容师也下班了,秦洁在一楼住,见贾鱼跟张宁回来,她也知道两人的关系,脸色酡红着打了个招呼,张宁先上楼洗澡去了,贾鱼一下子捏住了秦洁的小嫩手,秦洁微微用力挣扎一下说:“别闹……”

    贾鱼笑着环住她性感的柳腰,手也在她的包臀裙下的嫩嫩的小麦色的大腿上来回是摸着揉着,秦洁小声问:“宁宁呢?”、“额,洗澡去了,咱们抓紧时间。”秦洁脸上酡红,但也有些需要,不免害羞的跟贾鱼进了房间,贾鱼也没什么前戏了,直接把她的包臀裙撩了上去,然后直接分开她的臀瓣就进去了。

    秦洁一手捂着红唇,一手扶着墙壁,被贾鱼冲击的身体像是一枚狂风中的落叶一样,她觉得贾鱼比以前更强了,十分钟她就受不了了,因为这家伙的频率太快,而且力道也极为强横,就像是不停的小马达,自己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电风扇的转速,忙求饶起来。

    贾鱼也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也不想忍着了,随后又加快了进攻一分钟,随后身体一哆嗦,全部打进了秦洁的体内,秦洁感受那热度和冲击力,像是自己的暖暖的河中畅游,春天,夏天,明媚,阳光、水流,温暖,和煦,热烈……一系列这样的词汇在她的脑海中跳动。

    她闭上眼去感受这美妙了一两分钟,整个人躺在贾鱼怀里,幸福的不想回到现实,喃喃的说:“太幸福了,太幸福了……”过了一阵,她反应了过来,忙臀部慢慢脱离开贾鱼,白了他一眼道:“我得睡会,现在身体太乏累了,你现在怎么这么厉害了,太凶了。”她说完不去管贾鱼,自己躺在床上想睡觉。

    秦洁不禁没有消灭多少贾鱼的**,反倒把她的**勾引的更强烈了,贾鱼上了楼,张宁也刚刚的冲完澡,贾鱼就像是开封的烈酒一样,忙不迭的抱住了张宁,张宁吓了一跳,感觉到了贾鱼下面的状态,用手一抓,吓得她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你快去洗澡,然后用冷水浇浇,我还要准备准备,不能这样直接来,你想让我死啊!”

    张宁是真害怕了,这样要是直接来她要有危险,贾鱼被推进到了卫生间,然后冲澡,冲澡之后贾鱼也用凉水浇了浇东西,这样能热胀冷缩的小一点,不过最近小世界强大好几倍,贾鱼自然身体素质跟着强横了几倍,出来后依旧笑雄赳赳气昂昂的,张宁忙翻出抽屉,找出了润滑油,害羞的自己用了很多,又给贾鱼用了很多,然后闭上眼把头转到一边。

    不过贾鱼却跟她做足了前戏,张宁最美的就是一双大腿还有她的小脚丫,贾鱼稀罕了半个多小时才在她白花花的身上策马扬鞭起来,张宁本能的有种假小子的个性,尽量忍着不发出太大的叫声,开始哼哼着,然后哼哼声音加重,她抬眼看着在身上恣意的贾鱼,不仅有些生气,而贾鱼看她气咻咻的样子,下面更是坚挺如铁,更是想用力的戳她,张宁最后急道:“不行,不行,你玩赖!不行这样了,快点,你不快点,那你就出去找小姐去吧,别跟我,不行了……”贾鱼笑着把她翻过来继续来,虽然张宁挣扎,还是跟她来了两个多小时,张宁有些浑浑噩噩的闭着眼,只喘着粗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