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孟舒舒这时道:“不用了,不用了,现在我导师钱国胜准备带我奶奶去德国,德国的医术也很高明的,而且我的导师会帮我找最好的德国专家的,对了,戚叔叔的病现在怎么样了?”

    “唉,还是老样子,我过段时间就回国,想找那个神医看看的。”两人又聊了一阵挂了电话,等孟舒舒的电话刚刚放下,钱国胜这时忙不迭的说:“舒儿啊,我一直没好意思说的,其实那个神医还有所谓的中医,我不能说是徒有虚名,但是现在的西医都是根据化学的配平比例得出的结论,例如毒素是什么元素构成,国外的药品就配平什么化学模式,所以这种药剂才管用的,实在不行,我的导师团队已经研制出了一种纳米机器人,非常非常小的那种,能够注射进入血液当中,这样患者有什么病毒那些纳米机器人就回去吃掉那些病毒,纳米机器人用电脑控制的,这才是先进的科学和先进的医术,并不是传统的医术用经验和偏方构成的,其实……国内的神医,骗子居多的……”

    他这么一说,那个老者微微皱眉,老太太还是保持着面部淡淡的笑容,孟舒舒唉了一声:“我这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那就麻烦导师了,我们去德国吧。”

    “好说好说。”钱国胜拍着胸脯道:“我在德国留学的,对那里非常熟悉,其实……其实那个什么神医不在是对的,不然没准会误诊的,被他骗走点钱财是小事了,主要怕耽误奶奶的时间……”

    钱国胜这么说,孟舒舒眼中波光动了动没说话,老太太和老头儿不仅又仔细打量起钱国胜来,这人三十来岁,孟舒舒二十二岁,两者差不多相差十岁,但现在这个年代年纪已经不是什么问题的,十岁还不算差,加上钱国胜是年少海龟,在德国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回来的,三十二岁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真的很不错,被京城的医科大医院留住,孟舒舒是医科大的学生,顺便也在本属医院实习,钱国胜可算是整个医科大学还有附属的医院的佼佼单身男,好多女生追求和喜欢。

    老太太面色依旧如常,仔细探查一下孙女的表情,觉得孙女脸上没露出那种少女的娇羞和惊喜,老太太心里亦然明白,孙女孟舒舒对这个钱国胜是尊重的,却没有少女的那种喜欢,老头子倒是笑呵呵的点头,似乎对钱国胜有为有才非常的满意。

    “啊咳!”就在他们沉默和谐的气氛当中时,一个不和谐的咳嗽声打断了这份宁静,这咳嗽声音有些特殊,有种哗众取宠的讨厌,而且在孟舒舒听来,似乎这讨厌的声音又那么的熟悉,她敏感的歪了歪脑瓜,一下看到了贾鱼在吃辣条,刚才咳嗽是被辣的,现在正拧开一瓶矿泉水往嘴里大口的灌水。

    “呦呵!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孟舒舒一下子就精神百倍了起来,冲贾鱼哼了一声道:“哎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贾鱼同志么!对了,你不在你们村,怎么也跑高铁上了?这趟高铁好像是直达京城的,中间在小站是不停的,你是不是坐错车了?”

    “啊?哦,原来是孟舒舒哇!”贾鱼搓搓手笑:“那个……我也去京城,去京城。”孟舒舒脸落了下来,心想真够倒霉的啊!怎么这货也去京城,跟他一趟车还坐的这么近!

    这时,叶娜歪着脑袋说:“贾鱼,这女孩儿是你朋友啊?不如一起来玩斗地主吧!”孟舒舒看向叶娜,见叶娜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打扮,里面是v领的黑色小衫,脖颈雪白又透出粉嫩,一股极为高贵的气质萌生散发。

    要论狂,孟舒舒的狂和叶娜绝对不是一个本质和档次的,有叶娜在,孟舒舒一下子气焰低了不少,这时钱国胜也看过来,当看到叶娜的时候,他眼中也是一阵的迷惑,叶娜不仅美,身上的那股贵族气质更是让他一下子骨头都软了,麻了,如果说孟舒舒的女孩儿天然的刁蛮也气质,那么叶娜绝对是公主,而且是那种暗黑的魔幻的城堡中的公主……

    “你们……认识?”孟舒舒问了一句不该问的话,人家叶娜亦是跟贾鱼说话的,贾鱼点头道:“额,认识,认识。”孟舒舒又看了两人,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又咳咳道:“贾鱼,你应该是你们夹皮沟村的村支书对吧?这位女士……我猜莫不是大公司的投资商?来你们村实地考察建设?你顺便跟人家去京城的农村观摩观摩,参观参观?”

    贾鱼明白,这孟舒舒还是找机会寒颤自己的,被小妞记住有两种办法,一种就是让她爱上自己,另外一种就是恨自己,要么爱的死去活来,要么恨的死去活来,这样自己能在她们心中留下位置,千万不要平庸,那什么都留不下的。

    “哈哈!算是,算是。”贾鱼打了个哈哈,也不多解释,孟舒舒倒有了一股猜中心思的小胜利的满足感,小女人都是容易满足的,贾鱼想要得到小女人的心,就不乐意也不应该在这点小事儿上跟小妞儿一般见识、斤斤计较的。

    “这位女士是……”钱国胜想了想伸过手想问句好,这时,那个老者忙身体晃动一下,然后站起身过来恭敬并客气的低声道:“是叶大小姐吗?大小姐竟然在这里……”孟舒舒和钱国胜两人一愣,叶娜看着老者一会儿然后笑道:“哦,我认得,您好像是……古翠斋的老爷子吧?”

    孟宏达点头道:“叶大小姐还记得老朽啊?”叶娜对老头儿很友好,说道:“在京城的时候我父亲没少了麻烦孟老爷子帮着看玉器,家里也避免了很多赌石的损失……”、“呵呵……叶大小姐真是客气了,客气了,太看得起老头子我了……”孟宏达一阵的客气,孟舒舒一阵的好奇,冲爷爷低声问:“这位小姐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