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翡翠与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嘿嘿,走一步说一步吧!”贾鱼说着,眼见那只大鸟不知死活的又飞了过来,冲这边喊:“这个大妞儿漂亮!小子你都撩了半天了,该轮到本大爷聊聊了,小妞儿给大爷笑一个!”

    柳青青轻哼道:“真是不知死活的肥鹅!”说罢一弹指,一股劲气旋转的奔去,打在了怪鸟身上,怪鸟大叫一声:“麻痹……”随后朝天边飘去,柳青青继续修炼,不去打理贾鱼了,贾鱼在小世界的一隅,仔细观察这枚翡翠,亦是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觉得这就是一颗单纯的漂亮的石头了吧?

    玉石、宝石、翡翠、这东西其实就是石头而已,只是因为精美漂亮、受到人民的热捧才有了价格,如果哪一天不捧这玩意了,这就是颗石头而已,但灵石不同,多少万年甚至百万年积累浓缩、吸收日月精华、天地灵气,这样的里面存在着可以供修炼者吸收的灵气,便是所谓的灵石了。

    贾鱼出了小世界,随后打开厕所门、出了厕所,回到了餐桌上,这时叶娜在跟父亲通电话、叶问天亦是唉声叹气的,没想到这么秘密的坐动车回京城还是被雷家盯上了,现在叶家跟雷家也是不合,表面上还保持着友好、但实际上还是在勾心斗角,所以女儿叶娜在姚安市他也有些不放心了,而贾鱼上次的同伙用三枚花妖的种子换了他的三株还魂草,叶问天觉得贾鱼深不可测,与其派一沓高手不如让叶娜跟贾鱼一起回京。

    现在看自己是正确的,并且他现在已经安排大量的高手赶往京城的火车站接站,贵宾车厢内乘警防卫森严,乘警队长没多久又接到了京城铁路部大领导的电话,说火车上跟随贾鱼的还有极为重要的人物,让他们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重要人物的安全。

    乘警队长又是一阵紧张,没想到今天这趟镖还真的不好压,忙立正正色道:“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他说完,把两把手枪荷枪实弹,又带了两个持枪乘警,亲自又来到贵宾车厢进行保卫工作。

    贾鱼见乘警队长这样尽职尽责,淡淡笑道:“你这样能保护好我们的安全么?”乘警队长一阵汗颜道:“我一定竭尽全力,就算牺牲,也要保证您和另外重要人物的安全。”

    “哦,那这样吧,我告诉你杀手还有谁,你们前去抓人就好了,别让他们在暗处、咱们在明处总是被动。”、“嗯,有道理,不过首长……您怎么知道那些是坏人?”、“呵呵呵……”贾鱼淡淡笑着,手掌一翻,像是便魔术似的出现了几枚针砭、随后手掌又是一翻,就在乘警队长眼前针砭又消失不见。

    乘警队长一阵哑然,觉得这不想是魔术,但又不像是假的,正挠头,贾鱼淡淡道:“放心吧,我会特异功能的,你们去抓人就好了,这里不用这么多的保卫。”

    贾鱼说着慢慢闭合眼睛,伸手道:“把你们的对讲机给我一个,随时保持联络,你们朝车厢两端走,遇见杀手我就告诉你们了,能抓活的抓活的,抓不了活的就枪毙,也不要考虑乘客是否惊恐,让乘客惊恐总比这种危险分子夹在在乘客中间要好多了。”

    “嗯,首长说的有道理。”乘警队长虽然还不相信贾鱼的特意功能,但又仔细一想,人家十**岁就能混到政治部,手下还有那么多的产业,如果是普通人几辈子、甚至几十辈子也混不到的,显然这人有些奇特之处了。

    乘警队长把六个乘警分成两组,自己带着三人朝车头方向行进,另外三个朝着车位方向,贾鱼闭目,神识亦然散发出去,随着乘警的脚步神识慢慢的徜徉,乘警队长走到第五节车厢的时候,贾鱼咳嗽一声,乘警队长忙把对讲放在耳朵上倾听,贾鱼道:“在你左前方那个看历史书的,鬓角有些微秃、四十多岁的男的,抓住他!”

    乘警队长一晕,心想这太不可思议了,神了啊?他下意识的回头去看,也没见贾鱼的身影,同时其他乘警也都戴着耳机听到了,也是一阵发愣,乘警队长看向那人,见他正在看一本高中的历史教材,文质彬彬的像是一个高中的历史老师。

    “首长,那人……不像是坏人啊?”贾鱼淡淡道:“你去问问他,是不是历史老师,如果是,那么再问他汉武帝追匈奴于漠北是那一年,张飞在哪里让关羽答应他三件事,那三件事分别是什么?”

    乘警队长点点头,对于普通人这或许有点难度,如果这人是一个高中的历史老师,对历史这么了解,就太容易了,对于三国,也没有一个四十来岁的历史老师不喜爱,再者这问题也不算是苛刻。

    乘警队长应承了,但还是寻找贾鱼,觉得他应该在这节车厢的,不然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个历史老师?贾鱼这时道:“赶快去问吧,不然人家到站就跑了,别回头回脑的找我,我都跟你说了,我在贵宾车厢,我会特异功能。”

    乘警队长带着两个乘警围了上来,那个有些斑秃的男人一愣,往鼻梁上推了推眼镜问:“几位同志,有事么?”乘警队长道:“有事。”斑秃男人笑了笑,随后掏出自己的车票和身份证:“检查车票对吧?都在这。”

    旁边的乘警接过来看了看,乘警问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哦,我是高中历史老师。”、乘警队长点头道:“是么?既然这样,我请教老师一个问题好么?”

    “问题?问题?呵呵呵,这个,好啊……”秃头男人微微吞吐了一下,乘警队长眼中露出一丝狐疑,两眼盯着他问道:“请问这位老师,汉武帝追匈奴于漠北是哪一年发生的事?”

    “这个啊,不是大将军卫青和霍去病么!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秃顶老师一脸激昂的模样,乘警队长点头:“那是哪一年发生的事呢?请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