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 杀了雷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黑袍教主气得大叫一声,他没走出多远,没想到蝙蝠人就被贾鱼残忍杀死,而且洞穿身体不算,蝙蝠人的身体也被贾鱼大卸八块,踢的血肉横飞,这样没有全尸,自己想救蝙蝠人都没法施救。

    黑袍教主紧紧咬着牙齿,目露凶光,而贾鱼不苟言笑,手擦了擦肩膀被抓出的指洞,此时鲜血咕咕流出,浸湿贾鱼上衣,但他脸上笑容更胜,似乎这血腥点燃他的癫狂。

    “你这只狡猾的死鱼!”黑袍教主手掌托起,满山黑云凝结一只巨大手掌,朝着贾鱼狠狠拍击下来,贾鱼手掌一翻,神盾出现在手中,随即向上一顶,神识念动神盾咒语,神盾发出金灿灿光芒,巨大手掌落下,与神盾的金彩光芒强横撞击一起。

    发出轰隆隆声响,两者交际之处闪电疾骤,竟然抵住了黑袍教主的强横一击,黑袍教主微微错愕,贾鱼的实力连续翻了几倍,神识能扩展640里,与他虽然还有一倍差距,但加上神盾的辅助,已经能与他进行交战了。

    “去死吧!”黑袍教主手掌再次凶狠落下,贾鱼神盾再次上架,接着手掌挥舞,那把神剑出现在手中,接着神剑挥出,一道十几丈的金芒闪现,如同一条金色巨龙朝着黑袍教主抓去。

    黑袍教主忙摘掉自己的披风,凌空绕了一周,黑云密布在披风四周,披风内裹挟万千雷电之音,随后披风祭出,如同一条几十丈的黑色巨蟒,与贾鱼神剑巨龙相交,一金一黑,一龙一蟒,两股力量在虚空交错搏杀,十几个回合轰隆隆一阵爆破之声想起,黑色巨蟒与金色巨龙同归于尽,四周虚空震颤起来,无形无色的虚空在巨颤中出现一条绛紫色的地带,仿佛两者搏杀而导致虚空留下的伤痕。

    黑袍教主双手举起,手心仰天,口中大声念着邪恶咒语,九天之上降下茫茫黑雨,这些黑雨如同无数利剑,带着黑色从四面八方朝贾鱼刺杀。

    贾鱼祭出神钉,念动神钉宝器,神钉幻化千万光芒之钉,以贾鱼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迸发……贾鱼与黑袍教主酣战之时,柳青青已经飘到了雷家总部金砖大厦前面,今夜的金砖大厦有所不同,保安与迎宾纷纷撤离,柳青青落下之时,一个黑袍的须发皆白的道士缓缓走了出来。

    拱手叹道:“终于来了,贫道等你多时了,这是帝都城市,我们还是到郊区比试比试吧!”虚空道人话语平静,但心里却很难平复,眼前这个女人神识至少扩散千里,不比自己弱,看来今天是一场鏖战了,雷震天的这一个亿不容易赚。

    “可以。”柳青青淡淡说完,身形不变,但真身已经飘出去几里之外,虚空道人也像是纹丝不动的立在那里,但残留下来的只是个虚影,真身亦然出了几里。

    两人真身离开,紧接着一股鬼魅的身影闪进金砖大厦……十几分钟后,贾鱼神识传来消息,贾鱼随即往后撤退,黑袍教主紧追不舍,贾鱼先后祭出神剑与神钉宝器,随后靠着神盾全身而退。

    黑袍教主再追击,发现帝都方向出现几股强横的修真气息快速赶来,黑袍教主停住后撤,虽然不甘心,但还不敢与京城的异能组的龙组和凤组相抗衡。

    贾鱼撤回叶问天别墅,过了一阵,柳青青也撤了回来,贾鱼笑道:“青青姐,吃亏没吃亏?”柳青青白了他一眼:“什么意思?”、“嘿嘿,我就是关心关心。”贾鱼笑着搓搓手。

    柳青青哼道:“我还能吃亏么?不过京城这地方确实是藏龙卧虎,适才我又探查出几道强横的气息赶来,又探查到枭侠那边已经得手了,这才招呼你一声。”

    贾鱼打开小世界结界入口,柳青青进了小世界,亦是能与贾鱼神识交流,又过了片刻,枭侠赶了回来,他已经换了一身形状,见到贾鱼垂头道:“师傅,没能杀了雷震天,他不在,不过我把他的小儿子雷宁杀了。”

    “嗯,好,这也够雷震天受的了,这老家伙根深蒂固,枝叶繁茂,咱们就一点点的砍断他的枝杈,对了,今天咱们连夜回姚安。”,枭侠不问缘由,点了点头闪身出去了。

    贾鱼随后找到叶问天辞行,叶问天想了想道:“贾兄弟,还是我这边给你准备动车票吧,你在网上留下痕迹不太好。”贾鱼本来想地盾回去,但想了想还是坐动车吧,反正坐动车也不耽误自己在小世界修炼运用神器,再说他也想恢复一下正常人的生活,觉得强大起来还真是无趣,不如做一个普通人,泡泡妞,啪啪啪的好玩。

    叶问天订好了票,自然是内部票,避免接受审查,叶问天要送贾鱼,不过被他婉拒,叶问天想想也对,自己派人护送还倒不如他自行来去自由和安全了。

    两人离开叶家,检票差五分钟时候准时到了车站检票口,随后进了动车卧铺,贾鱼与枭侠的车厢只有两个铺位,并且乘警在两边的铺位把守,显然不知道两人的身份,但上面交代下来便保护安全了。

    贾鱼神识进入小世界内继续参透神钉、神盾、和神剑,越是参透越是发觉这宝器威力巨大,而枭侠一有时间便进入修炼气息阶段,他现在还不能像贾鱼那样可以达到很久不睡的境界,如果可以达到,贾鱼相信这家伙会一直不睡觉的修炼下去的。

    一路畅通的到了姚安,天边还有些漆黑,接近冬天天气便是如此了,贾鱼与枭侠下了动车,看着漆黑的天边还有车站精神头很足的出租车司机,不仅叹了口气,感觉回到姚安这样的小城市贾鱼才觉得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相反在京城的那种大地方,反而觉得大而空,去溜达溜达还可以,但总感觉那不是自己的家,出了车站,枭侠便又不知去向,贾鱼也不去管他,自己打了辆车,说了一个小区名字,出租车却不走,继续揽客,贾鱼淡淡笑问:“你走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