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8章 雷劈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贾鱼挠挠头:“我觉得吧,还是微微的有一点那么的残忍,还是把他们的手筋脚筋都挑断了吧,给人家一个改邪归正的机会,我这人心肠一直比较软,再说了,饶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说对不对。”

    枭侠点点头:“师傅说的有道理。”贾鱼呵呵笑了:“你这人啊,哪里都好,就是不懂得幽默。”这时,那个胖司机喝道:“你们叨叨咕咕的说什么哪?问你们那,服不服?”

    枭侠轻蔑的回头,淡淡道:“先从你这个话多的开始!”说罢枭侠手掌一翻,寒光一闪,接着这胖子感觉大腿一痛,手刚捂住大腿,一股热烘烘的热流滚动出来,而在他刚喊出第一声的时候,枭侠硬从内围从到了最外围,冲两个手搭在出租车门上的司机划去,这两人也是最有时间逃跑的,不过枭侠的匕首如同闪电,两人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各自的手腕便被划开,鲜血迸射,手腕的筋脉被划断。

    “啊!”两人几乎和那胖子同时叫喊出声,胖子是一条大腿的经脉断了,另外两个司机一手捂着另外的断腕,不过枭侠一弯身,他们的各自脚筋又被划开,脚筋位置便在脚后跟处,划开后两人几乎同时栽倒,这只是他们噩梦的开始,随即另外的手脚筋也被划断,四肢的手筋脚筋彻底断裂,人已经成了废人,倒在地上四肢一动不动,只剩下口中传出来的痛叫之声。

    其他司机有些傻眼,但接二连三的倒下了六七人,都是手筋脚筋被划开之时,他们才反应过来想要逃跑,这时枭侠如同鬼魅一般,谁先跑就先把谁的两条脚筋先划断,让他们跑不了,再去划断其他人,枭侠如同一只魅影,这些司机平时依仗人多欺负人少,真正一对一的单兵作战他们比城管还渣,以为他们每天都坐在出租车里运动的时间较少,根本不是做工者的对手,更何况是枭侠这样杀手出身的人,亦是心狠手辣,做事根本不留任何余地。

    被放倒了**个人,其余的四散奔逃,先去开车的都被枭侠赶到挑断了脚筋随后从车上扔了下来,朝着野地跑的也跑不多远就被枭侠追上,因为他们体力运动的时候很少,跑几步便气喘吁吁了,大多也是没见过枭侠这样的阵仗,多半是被吓得腿软了。

    有两个司机直接朝贾鱼冲过来,他们见枭侠这样勇猛,他们不是对手,见贾鱼跟枭侠像是一伙的,而贾鱼站在那一动不动,以为这是一个软茄子,想抓住贾鱼威胁枭侠,而这当中正有最先载贾鱼的那个司机。

    贾鱼苦笑一声,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小子真是不开眼啊!随即摊手抓住两人,像是拎小鸡似的把两人抬起又摔落在地上,两人的骨头像是被摔散了,疼的根本爬不起来。

    贾鱼随后把那个司机抓起来,那司机也明白过来,冲贾鱼求饶道:“大哥,我错了,放我一马吧!放我一马吧!求求你啊!”贾鱼摇头道:“放了你?让你再去害人?姚安市这样的小城市民心不错,但是你们这些黑出租车司机把整个车站的风气都带坏了,不管外地人本地人,你们都坑一把!你们这种人啊,必须得给教训,我让你坏!我让你缺德!”

    贾鱼说着手开始在他的骨头上捏,捏到肩膀,肩膀骨折,捏到胳膊,胳膊骨折,随后捏他的膝盖,膝盖亦是粉碎性的骨折,这人算是废了,以后恐怕只能坐轮椅上度过了,贾鱼扔下这人,想了想又在他裤裆上踩了一脚,让这货以后连男女生活都没了,成为彻彻底底的废人,但还不让他去死,就让他这样废物的活着,这就是对恶人最好的报复。

    而另外一人也被贾鱼捏碎了四肢,只是中间的那个东西还留着,其余的司机东跑西跑,有的直接瘫软在地求饶,但枭侠不管这些,直接抓住隔断脚筋,随后像是拖死狗一样扯过来把他们聚集一起,开始挨个排查,又匆忙间只隔断脚筋的,再补充隔断手筋,一时间荒地哀嚎一片,惨不忍睹,如同人间炼狱。

    这时,漆黑的天幕起风了,远处传来低低的轰隆隆的雷声,已经是秋天了,这场雨来的可不算太好,干旱的时候没来多少,不需要雨水的时候反而来的勤一些了。

    雨似乎来的很急,像是枭侠手里面的匕首,还有远处快速赶来的警笛声音,片刻,雨漫天落下,雷声轰隆隆捶着这苍天,闪电似乎就在四周劈砍,通天彻地,警车这时赶到,一行五辆警车,十几个警察下了车,而为首的竟然是沈大康。

    沈大康一身笔挺的警服,看到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所有的警察都惊呆了,沈大康大步走到贾鱼跟前道:“贾鱼同志,你得给我一个解释了,这些人究竟是怎么了?”

    “哦。”贾鱼挠挠头,又摸了摸脸上的雨水呲牙笑道:“大康同志啊,你怎么不在市委好好坐着,又出警了?”沈大康低低道:“能不出警么,刚才我接到现报,说车站十几辆出租车劫持一个旅客开往荒地,已经有警察调取了视频,这可是刑事案件,绑架案件,我这就派警力过来了。”

    贾鱼点头:“这样一来,破案了,你就有立功了对吧?”沈大康摆摆手,似乎在打乱眼前瓢泼一样的雨水一样,他与这些警察已经浑身湿透,“贾兄弟,别说这个了,你这……怎么会这样?这些人都……都是怎么了?”

    贾鱼笑道:“这个……我或许不用解释了,他们的手筋脚筋都断了啊!”沈大康大声道:“是知道他们手筋脚筋断了,但我这次还是需要解释!你告诉我,让我在报告上怎么写?怎么给上级领导汇报?他们的手筋和脚筋是怎么断的?”

    贾鱼摸了摸鼻子,雨水顺着五官而下,这时,一道闪电照亮他那张笑眯眯的脸,贾鱼莞尔道:“他们的手筋脚筋都是……雷给劈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