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又见安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嗤笑一声道:“一个男人竟这么的不要骨气,不要志气!你还算什么男人?再说了,一个比书法而已,比输了也不丢人,丢人的是没有勇气去比!你不去比也行,现在要对我们书法社道歉!”

    另外那个男同学也插话道:“对!你竟然敢侮辱我们书法!必须对我们书法社道歉!”贾鱼心知肚明,就因为自己跟朱晶晶在一起,所以就成了众矢之的,好像自己跟这些男的上辈子有仇似的,女人啊,或者说美女是红颜祸水,真是一点不假啊,有个漂亮的媳妇就是有人千方百计的惦记。

    图书馆本来是寂静的地方,这两个男生一抬高分贝,聚集很多好奇的目光,其中一个老者咳嗽了一声,两个男同学忙恭敬道:“安教授好!”

    这个身材高大的老头儿点了点头道:“什么事再此地大声喧哗啊?嗯?贾鱼?怎么又是你!”安左老头子本来还打着官腔、一副的为人师表的样子,但是一见到贾鱼就像是要怒火攻心一样,气得身体都有些哆嗦了。

    “呷?”贾鱼笑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老安你好,老安你好,上次听说你住院了,我因为太忙了,就没有去医院看望你,没想到你竟然可以出院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哼!”安左一甩袖子,鄙视道:“贾鱼,你这种人竟然也能出现在图书馆这样的文艺之地?真是大煞风景啊!”贾鱼拱拱手道:“其实……我一直是一个文艺青年。”

    安左老头子呵呵冷笑:“你是文艺青年?我看还是算了吧!就你这样式的,不学无术,可以说是白活了。”贾鱼啊哈笑了一声:“我白活?还是你?安老先生,您多大岁数了?对了,这次要不要跟我对仗对仗?”

    安左一听对仗,心里不干了,上次跟这小子对仗自己就吃了大亏了,而且还把他给气得住院了,不过被贾鱼气了几次,他的抵抗能力比以前强了不少,不动不动就气得栽倒了。

    “哼!对仗你也不是老夫对手!不过……我刚才听说你们要比试书法?老夫其实更感兴趣的是书法,贾鱼小辈,敢不敢和老朽比一比书法啊?你要是不敢就对我磕头三声,认输算了。”

    贾鱼撇撇嘴,心想这个老不死的,真是臭不要脸啊!吃一百个豆都不嫌腥!见贾鱼不说话,那个男生哼道:“这位同学,既然你没有这个本事,就不要在这里装逼,就不要说书法简单!我面前的这位安教授是著名的文学家、书画家,农业学家,可谓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最近我们师范学院书法系有幸请到了安左教授来院指导书法,这位同学,看来你跟安左教授好像还认识啊!那样就算你输了,给安左教授跪地下磕三个响头,拜安左教授为师傅,也不丢人的!安左教授也可以在茶余饭后对你的书法进行指点的。”

    这个男同学故意把声音提高,这样一来图书馆的学生便都聚集过来,华夏历来喜欢围观,学生也不例外,再说是比试书法之类的,很多学生看书也觉得苦闷,来这里看看热闹感觉也新鲜。

    “额……”贾鱼挠挠头,安左老头子呵呵奸笑:“如果贾鱼同学不想比,想直接给我磕三个头,也可以的。”贾鱼唉了一声:“我想问问,如果我输了对你磕头,你输了呢?是不是也要对称给我磕头?”

    此言一出,围观的学生议论纷纷,那个男生哼道:“岂有此理!怎么能让安左教授给你磕头?小子你真是猖狂!”、“就是,就是这种人真是没救了!安左老先生可不是随便就指点别人书法的,人家能指点你的书法,说白了也是对你的帮助,提高你的水平!”

    贾鱼笑道:“那好,那你就现在给这老头儿磕头啊!让他帮助啊!”、那个男生一脸酱色:“这……这……咱们说的不是一回事……”贾鱼摇头晃脑道:“既然要比,那就公平一些,谁输了就要说到做到,安左老先生,你是不是不敢和我比啊?”

    “哼!我岂能惧你这种小辈!比就比!”安左甩开袖子,贾鱼忙追问:“你还没说输了磕头不磕头啊?”、“老夫……老夫自然说到做到!”

    贾鱼又道:“好!既然要比那就公平一些,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谁来当裁判?”那个男同学忙说道:“我来当!”贾鱼撇撇嘴,心想你当?你算个茄子啊!你当裁判老子写出天花了,你也说不好的。

    贾鱼摇头道:“你好像还不够资格吧!你能评比你老师的书法么?你有那个实力么!”这么一说,这个男同学憋的满脸通红,但是找不到裁判,是不是这个叫贾鱼的小子就趁机溜走了?还给自己堂而皇之的找了个台阶下?

    男同学这时眼睛四处乱戳,忽然发现一个个头不高的小老头儿要下楼,男同学忙急急喊道:“王院长……王院长……”其他学生望去,见已经快走到楼梯口的正是师范学院的副院长王学斌,他本身文艺造诣也特别高。

    忙过去说明原因,王学斌刚才在看书,发现这里要比书法他才要逃走的,文人最喜欢比较,而也最怕比较,王学斌而且非常了解这个安左的为人,这人很心胸狭窄,听说上次住院是因为跟别人对仗失败被人气住院的,听说还被气吐血了,所以王学斌一见要比试书法,而且主角又是安左,吓得忙要逃,但是被一群学生给拉回来了。

    王学斌看看比试的双方,一个是成名的书法家、农业学家,很多头衔裘集一身的安左教授,而一方是一个十**岁的毛头小子,只是感觉这个毛头小子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但实在记不清了。

    觉得这就是相差悬殊的两人,安左这也是老小孩儿,一个老教授跟个半大学生比试干什么?还输了就给对方磕头认错,这不明显欺负人么?所以这场书法造诣悬殊的比赛他不想参与,或者说这比赛根本没有意义,就是老教授欺负小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