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富贵险中求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进去后,这个半大小子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站起身,身后跟着个五十来岁的打扮的像是管家的老太太。高经理忙介绍道:“雷先生,这就是我们董事长贾先生。”

    雷鸣主动伸出手,贾鱼跟他握了握,随后道:“雷先生不用紧张,随意随意。”说着冲高经理看了一眼,高经理自然明白,忙说道:“那雷先生跟我们董事长先谈,我就不打扰了,这位管家女士,请与我一起到贵宾接待室吧……”

    女管家自然明白,也跟着退了出去,门关上,贾鱼大咧咧的坐到老板椅上,雷鸣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还有些不安的模样,并且脸上稚气未脱。

    这跟他这个名字很不一样,而贾鱼也一直觉得雷家的人,什么雷震天,雷彪,雷军之类的都很嚣张跋扈的,而这位一个小清新,很是羸弱,真是有些大跌眼镜。

    “雷震天是你爷爷?”贾鱼直接开门见山,雷鸣忙点头:“是,是的。”、贾鱼呵呵笑道:“你应该知道,我跟你们雷家是仇人,你爷爷一直想弄死我是不是?”

    “是的。”雷鸣点点头,贾鱼笑了笑:“说吧,找我什么事儿?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雷鸣竟然擦了擦额头的汗,低声道:“我是来找贾先生您合作的……”

    “合作?什么意思?”贾鱼挑了挑眉毛,雷鸣低低道:“我父亲雷翔前天去世了,我从国外赶了回来,觉得父亲死的蹊跷,而爷爷一直讨厌我跟父亲,我的父亲是长子,按照道理应该继承家族产业,而爷爷已经年迈,时日无多,我有三个叔叔,两个姑姑,而二叔雷彪已经死了,不久前三叔雷宁也死了,应该是贾先生所为,现在我父亲雷翔……”

    贾鱼打断说:“你是来报仇的么?不过你爸爸雷翔跟我没有关系。”雷鸣继续道:“我知道跟贾先生没关系,现在二叔死了,三叔死了,就剩下父亲和我,所以继承财产最有可能的就是父亲了,而父亲一直在爷爷安排的偏远的农场管理畜牧,根本没有参加家族重大的议会之类的,所以我觉得父亲没有得罪贾先生,也绝对不是贾先生杀的。”

    雷鸣说着一字一顿道:“我请贾先生帮助我,让我得到雷家的遗产,我不会与贾先生为敌,只会与贾先生为友……”雷鸣的目光真挚而真诚。

    贾鱼心念一动,仔细察觉雷鸣的一举一动,撒谎的人总会露出一点马脚的,但是雷鸣这人没有,贾鱼打了个哈欠:“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这样吧小雷同志,愿意呆就在我这多呆几天,不愿意可以随时闪人,我这里好吃好喝好招待,肯定你满意。”

    “贾先生,我是诚心实意的,我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爷爷已经时日无多,我二叔雷彪还在监狱里,我父亲的死肯定和他有关系,现在我父亲没了,我是长孙,财产应该由我来继承,而二叔暂时不能出狱,我今年刚满十八岁,有继承的条件了,所以请你帮我,我可以给你雷家一半的财产。”

    “这个啊!”贾鱼挠挠头,想了想道:“那你先告诉我雷家有多少财产?”雷鸣道:“我现在没有接触太多,因为我爷爷很讨厌我父亲,让他去农场牧场管理,我知道我们家有二十七个牧场和农场,大概有五六个亿的资产,还有粮库,米业、服装业,餐饮业,在俄罗斯还有不少农场,果树园,在日本美国也有土地,当然,最大的还是建筑和珠宝行业,在缅甸那边也有自己的玉石矿……还有……听说还有军火贸易……”

    “咳咳咳……”贾鱼咂了咂舌,没想到雷家领域很广泛,不过想想也释然了,最开始雷军要弄死自己,雇佣了几十个雇佣军,这些雇佣军显然都是缅甸那一带的。

    这个雷鸣岁数不大,把这些全盘拖出表面上看有些幼稚,实际上是一种诚意,他现在属于弱势,不拿出诚意来自己也不鸟他,贾鱼打了个哈欠道:“雷鸣同志,你很有野心么!不过你让我怎么帮你啊?去杀了你爷爷?让他在医嘱上写你的名字?这可行么?”

    “贾先生,这当然不行,但是我知道你很厉害,你能杀了我两个叔叔,还有我一个堂兄,可见你非常有手段,而且你还有很多的帮手,能跟我爷爷的朋友黑袍教主打的平分秋色,我爷爷现在身体极为不好,原因也是我小叔雷宁被你杀了,我爷爷一下子就病倒了,这才想到我跟父亲,不过我父亲却十分蹊跷的死了,我爷爷虽然讨厌他,但毕竟是他的儿子,三个儿子现在没了两个,他现在已经少了曾经的霸气,更像是个普通老人那样显得孤单老弱。贾先生,你来想办法,只要我能继承财产,这至少几千亿的财产有你的一半!”

    贾鱼有点动心了,几千亿啊!自己得到一半岂不是很爽?“咳咳……雷鸣先生,如果我把你达成愿望了,你不承认怎么办?”雷鸣摇头道:“贾先生,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请贾先生相信我的为人,我虽然是雷家的人,但是从小到大受了太多白眼和讽刺了,所以我很那些叔叔和姑姑,恨那些表哥表姐,就是这样,再说,我现在就是个小人物,贾先生手段高明,我要是不分给你一半,到时候贾先生随时可以取我的脑袋,而且我也不怀疑贾先生会全部吞掉我雷家的产业,因为我信任贾先生!

    百分之五十也够我这辈子下下辈子,几百辈子都享用不尽的了,所以我已经极为的知足,何必要得罪贾先生这个敌人呢!”贾鱼微微一笑,这小男生说的有道理,他此时极为的弱小,他父亲都被铲除了,他自己也怕被别人铲除掉,所以才找上自己,这或许是一步险棋,但是也能富贵险中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