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出手相助
    ,精彩无弹窗免费!

    西亚又是笑的眉眼弯弯说:“这个……你的意思是说年龄么?我因为是中法混血,也是在国外长大的,所以思想里只有感情,没有年龄,不管我喜欢的人是多大,我们都有可能在一起的,年龄绝不是爱情的羁绊,爱情更不能被年龄束缚,你觉得呢?”

    雷鸣有些口干舌燥道:“是,是的。”西亚淡淡笑了笑,随后进卫生间冲澡,她脱光了,水凉丝丝的落下来,西亚在里面沐浴就像是徜徉在温暖的游泳池一样,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寒冷,似乎还很舒服的样子。

    木板栅栏的卫生间露着缝隙,雷鸣如果想看,可以看到西亚的全部,他还真想去看,不过脑中始宗回响着贾鱼的告诫,根本不敢看,怕自己犯错误,终于,雷鸣受不了的捏了捏玉坠,然后从窗子跳出去,跑到林带处。

    刚进入林带,果然见到了贾鱼,没等贾鱼说话,雷鸣就迫不及待说:“贾先生……唉……我有点受不了了……”贾鱼呵呵笑道:“怎么受不了了?说实话,你把我当成最信任的人就好了。”

    雷鸣点点头:“我现在也只能对贾先生说实话了,西亚……西亚太漂亮了,唉……我知道我是个王八蛋,但是我有点受不了。”贾鱼呵呵笑道:“受不了……那就上吧!”、“啊?”雷鸣摇头道:“不行不行,她是我爸的女人,是我继母,我绝对不能这样。”

    贾鱼道:“小子,她这个女人好像有病。”、“有病?”雷鸣有些不解,贾鱼道:“你看她胸部有些不正常,这种女人应该是那种**狂的,天使脸蛋儿,那种魔性身材,所以你这个没经历过女人的男人激动也正常,别说是你,任何一个男的都会有些受不了,所以你就上了也不算过分。”

    “啊?这还不过分?”雷鸣摇头道:“贾先生,请你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怎么办?怎么办啊?我这样跟她住在一起,肯定要出事的,我真的受不了啊!唉……”贾鱼笑道:“这样,他不是在冲澡么?你们房间的木头栅栏还有缝隙,你趴着门缝看看她洗澡的样子,要是能受得了就挺着,受不了再找我,我给你想办法。”

    “好,好!我听贾先生你的。”雷鸣又折返回去,半大小子没经历过什么,再说现在也就贾鱼一个让他信任的人了,贾鱼说什么,他也都照做,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房中,雷鸣仗着胆子,慢慢的一点点的靠近厕所,到了厕所边缘的时候,他的心还在不断地快速的跳动。

    始终担心万一继母发现了,或者洗完澡出来了怎么办?但他心里又十分的想看到西亚的身体,当然,他给自己找了个想看的理由,那便是贾鱼让他看的,终于,雷鸣蹑手蹑脚如同小偷儿似的靠近了厕所边,然后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的脸慢慢的朝着栅栏的缝隙贴去,随后是紧缩的瞳孔终于堵住了一些栅栏的缝隙。

    他终于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西亚的身体,那样的洁白,洁白的就像是皎洁的月色,冷水从上方的喷头落下来,冲着她天使一样的娇躯,雷鸣想象不到人间竟然还有这样洁白的女人洁白的皮肤,她尖尖下颌,销售脸蛋儿泛着沐浴的春光,嘴角微微挑起,似乎带着一丝春潮一样的满足。

    白皙的锁骨下面,就是那两团**,上面粉红的圆润还有两粒蜜枣,下面平坦光滑的小腹泛着光泽,再下方巨大的雪臀完美的让人喷血的弧度,尤其三角地带……雷鸣像是见到了人间的天堂,这时,他见西亚拿起了毛巾在擦着身体,显然是冲好了,雷鸣忙尽量快速的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的小床上躺下,紧张的一动不动。

    西亚披着浴巾出来,中法混血,让她体质非常好,出来后精神状态极佳,随后笑着说:“雷鸣,睡了吗?窗子怎么没关?晚上受凉的。”她说着过去把窗子关上,随后回到自己的大床上钻进了被窝。

    夜里的寒风侵袭起来,雷鸣也咳嗽起来,这时,他感到一双温暖细腻的手掌慢慢的把他抱进怀里,雷鸣睁开眼,发现了正是他的继母西亚,西亚身上穿着睡衣,露着洁白的锁骨,眼神中有些朦胧说:“孩子,你怎么发高烧了?来,我们睡一起吧,我搂着你,给你点温暖。”

    西亚说着真抱紧了他,雷鸣感觉一阵阵的温暖袭遍自己的身体,果然极为的舒服,尤其是她的童颜**,面颊毫无一滴滴的褶皱,并且模样就像是十**岁似的,这样的女人他已经无法忍受了,下面已经肿胀,雷鸣混混胀胀中又想起贾鱼的警告,忙用力推开继母说:“我去趟厕所。”

    说完推门走了出去,反手关上门,快速的朝林带跑去,西亚看着关上的门,眼神微微的变化,跑到林带,雷鸣看遍了没有发现贾鱼,但是他把胸前的玉坠掏出来捏了捏,贾鱼竟然出现在身后咳嗽一声。

    雷鸣回头一阵惊奇,身体哆嗦一下道:“贾先生,您真是神出鬼没。”贾鱼哈哈笑了:“你这个笨小子啊,你继母都那样了,你直接就可以了!”、“不行,不行。”雷鸣摇头:“我不能那么做,那样**啊,贾先生,如果是你,你弄可以,但是我不行,继母也是母亲啊!”

    贾鱼微微一笑,心想这个傻小子,这个西亚是不是他的继母还说不一定,他毕竟没见过,争夺雷震天这遗产几千个亿,各方势力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这个雷鸣傻小子能活到在,肯定是有一股很强的势力不希望他死而已。

    “这个……雷鸣同志,那你找我什么意思?”雷鸣又打了个寒颤,哆嗦一下说:“请贾先生帮我,我觉得我要冻死了,或者我有可能要**了,贾先生,我到底怎么办?你要帮我。”贾鱼挠挠头道:“真的让我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