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0章 继承者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呼出口气:“我已经受不了了。”说完两手扶着西亚的香肩,一下子亲住了她红嫩嫩的小嘴儿,西亚呜了一声,被贾鱼亲吻的浑身发颤,贾鱼贪婪的亲着她的红唇,发出啧啧的声响,随着亲吻,两手也禁不住在西亚的身上摸索,西亚本来刚冲完澡,身上的睡衣就是一层薄薄的布料,贾鱼直接解开,西亚整个白花花的身体全部露出,尤其是那一对巨大的两团。

    而贾鱼也蹬掉自己的衣物,两手支撑着放在西亚的皓腕上,双眼紧紧的盯着西亚的童颜,西亚无辜的眼神中定定的与贾鱼四目相对,贾鱼忍不住激动道:“西亚,你真是太美了,我太喜欢你了。”

    西亚一脸肃穆冰冷道:“不行,我们到此为止吧,不能再往下发展了,你快点下去,不然我生气了。”西亚眼神冰冷的像是冰雪美人,贾鱼内心就像是地层深处的火焰要爆发燃烧起来一样,贾鱼呼出口气道:“西亚,但是我真的忍受不住了。”

    西亚闭上眼睛无比真诚道:“我也是忍受不住,但是……我们还要忍……”、“轰……”贾鱼作为老司机此时,此情此景也没遇到过这样的女人,两手摸着她雪白大腿,慢慢的分开,随后小贾鱼在她中间磨蹭起来,西亚忙震惊的两手挡住,但没想到这样的一条,简直超过了她的想象之外。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的……这样的尺度?”西亚惊慌说:“不行,我不允许你这样对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我不允许你这样,求求你了……”她虽然这样说,但身体已经禁不住的颤抖,而且一片泥泞起来。

    贾鱼老司机,自然知道到时候了,慢慢的开始了,西亚脸部一片绯红起来,小嘴张开,随着贾鱼的进攻,她极为**的叫声从这粉红粉红的小嘴中传出,一声声天籁的声音传出,贾鱼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怕忍受不住,贾鱼忙把她翻身过去,一下下像是汽车追尾一样撞击她的雪臀。

    西亚的表情清纯又无辜,又是那样的显得被迫,贾鱼一次次的进攻,她都承受和忍受着,贾鱼都忘了多少回,西亚竟然全部承受,一直到了半夜,贾鱼觉得差不多了,已经太多了,怕西亚受不了,这才停住,但看了看时间已经夜里两点了,从天色刚刚黑下去的下午六点开始,贾鱼呼出口气,竟然跟西亚半个小时的工作日。

    第二天一早,西亚穿好了衣服,坐在贾鱼床边无辜道:“昨晚的事当做一场梦好了,千万不要说出去。”她说完走出门,在林带附近走来走去,似乎在看深秋中坚强的不愿意枯萎,不愿意在寒冷中死掉的野花野草。

    贾鱼又回味了一阵才起床,八点多左右,雷家的人来送饭,两人吃过饭,雷家的人又道:“雷鸣少爷,今天带你去见老爷。”贾鱼点点头,跟西亚做进了奔驰商务车,朝京城开去,贾鱼跟西亚在后面坐着,西亚那张清纯无辜的脸看向车窗外,她的美仿佛不属于这个人间,而是天上广寒宫里面的,不是那嫦娥,更像是寒宫里的冰冷女孩儿。

    贾鱼试着去拉拉她的小手,她忙把手揣起来,表现的还是那样冷冰冰,只是脸上那股极为无辜的表情让人只想去保护和怜爱,没有一点点的恨意想法,到了金砖大厦,贾鱼心想这个雷震天可谓老奸巨猾,他找了个借口去厕所,随后用神识与小世界当中小结界内的雷鸣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雷鸣在小结界中亦是有吃有喝,听到贾鱼把他的继母西亚给拿下了,雷鸣叹了口气,想了想道:“贾先生可以这样,但是我万万不行,我跟她差着辈分……”贾鱼随即把雷鸣换了出来,自己恢复真身进了小世界,但他的神识还逡巡在金砖大厦之内,发生的一切都悉数掌握。

    雷鸣被人带到了金砖大厦的最高层,这里亦是商议重要会议的地方,不过此时的会议厅只坐着一个高大魁梧的老人,这老人双目坚定,坐姿正直,严谨肃穆,虽然如此但也看出他眼角的痉挛、那是一种靠着坚韧毅力的隐忍,板板整整坐着的时候他两手紧紧相扣在一处,也像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在忍受和保持这样的精力。

    可见雷震天果然是时日无多,快九十岁了,戎马一生,疲惫的生命是该休息的最后时候了,见到雷鸣这个面露稚嫩的长孙步履还有些飘忽的走到近前,并且他的眼中透出清纯和懦弱,雷震天眼里流露出了一股失望还有一种矛盾的希冀在里面。

    这样的小子是没有能力继承庞大的家业的,或许这庞大的家业放在他年轻稚嫩的肩膀上对他就是一种摧残和猎杀,他这样的年纪或许应该在学校,后续情窦初开的开始无知梦幻的初恋,但是现在不行,家族需要他,需要他快速的成熟和成长起来,二儿子雷彪被双规,很容易判死刑,即使缓期执行改判无期徒刑,也要二十年在监狱,就算减刑,就算风波过去,那么雷彪至少也要在监狱里呆个十年八年的,而自己已经毛岁九十,周岁八十九了,从荒地回来身体一下子就瘫倒了,觉得时日无多,等不了那么久了,而雷彪的儿子雷军已经被杀。

    小儿子雷宁也死掉了,雷宁活了三十几岁玩世不恭,整天知道玩女人,却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个后代,剩下他讨厌的大儿子雷霆却在赶来的路上死掉了,目前雷家只有站在面前的这个性格有些懦弱优柔寡断的雷鸣。

    自己不喜欢大儿子,把大儿子贬到塞外,现在又不得不把家业传递下去,让不喜欢的子嗣继承家业,或许这就是老天对他偏心的惩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雷震天无力了、认怂了、认老了,建议的目光中也透出了一股难得的慈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