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帮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高无双又把笔记本电脑移开道:“你看看,你爷爷在跟你继母在做什么?而且这个女人的来历我们家也调查了一些,她根本就不是你的继母,这个女人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可能她是另外一股势力,目的就是想当你的继母,支持你,然后获得你的信任,同时也获得你的财产,或许她怕你父亲活着露馅,可能你父亲的死跟这个女人也脱离不了关系。”

    “我不信!”雷鸣咬牙道,高无双又道:“或许爷爷也调查过西亚,可能这个女人的确跟你父亲有染,但也是这个女人,这个狐狸精勾引你父亲的,你看到了家族的利益了吧?这就是家族的利益,所以我们在一块,共同维护好不好?家族需要你和我一起守护,我们在一起吧。”高无双说着话,蹲下去,手抓住雷鸣的裤子,要伸手拉他的拉链。

    雷鸣吓了一跳,这时,神识了传来贾鱼的声音,贾鱼只一个字,简单而短促:“上!”雷鸣一晃脑袋,忙推开高无双道:“有厕所吗?我要先去厕所。”高无双一愣,随后嘴角挑起一丝微笑:“可以,厕所在角落里,雷鸣,你要想清楚,今天我们不发生什么,以后就算你继承了遗产,你手下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如果没有我们自家的人帮助辅佐,就算爷爷给你留下几个托孤的老臣,你信不信他们有一天不会把你给取而代之吗?这样的例子还少吗?财产和股份都转移到他们名下,然后你就莫名其妙的暴病而亡?”

    “我去一趟厕所……”雷鸣咽了口唾沫快速跑进厕所里,高无双嘴角挑起,轻哼了一声:“可能还是个小纯男,没经历过市面吧!”不过她又联想到自己,自己何尝不是纯净的,因为家族强大,她眼高过顶,也是年纪小才二十岁,没有正经处过男朋友。

    她觉得那些男人都配不上她,这样一来还是个雏儿,她本来也瞧不起雷鸣这个人的,一来是亲戚,二来觉得这小子有些软弱,还比自己小,以前他跟他父亲也不讨家里喜欢,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家族的男丁死的死,在贾鱼的在监狱。

    她是雷家大女儿雷爽的女儿,而雷家的二女儿雷梦也生了个女儿曹菲儿是个二串子,或者说从她妈雷梦那里就是个串子,雷震天有几个老婆,那个雷梦的母亲是个英国人,所以雷梦就是个混血儿,皮肤白嫩,发丝淡黄,而雷梦也找了个老外男人结婚,那个老外是法国人,在国内生活也受到过内文化的影响,觉得曹操很牛逼,就给自己弄个姓姓曹,所以生下来的女儿叫做曹菲儿,这个女人虽然不算是极致的美人。

    但是曹菲儿有着中英法三国的混血,属于杂串儿,这窜来窜去的把自己窜的很洋气,为人也非常的开放,因为她母亲就属于半个英国人,她爸爸还是法国人,法国人浪漫多情,喜欢搞破鞋,所以对女儿在外面乱搞也不管,听说这个曹菲儿在国外就玩过多飞,还有多飞俱乐部,她是那里面的成员。

    这样开放的女人而且技术肯定也特别好,肯定勾搭雷鸣极为有优势,所以高无双就想先下手为强,她母亲雷爽是个铁腕女强人,在雷震天重病之后家里子嗣调令,雷爽就操持了大局,偷偷的在雷震天的卧室书房布置了窃听器和微型监控,并且在得知雷震天在见到西亚的第一天,就被这个**外表清纯柔弱表情冷淡又无辜的女人给迷住了。

    当天就把西亚按在床上,西亚只是用嘴反抗,但是手脚却一动不动,被雷震天慢慢脱掉衣裳半推半就,连续几天之后,每到下午的时间西亚就到雷震天房间里,在书房、卧室、卫生间上演拖长大战,每次开始前西亚都说父亲不行,完事后又说父亲下次不能这样了。

    雷震天被勾魂的神魂颠倒,最后雷鸣作为长孙从牧场到了京城,雷震天也顾忌影响不好,也发觉这几天有人发现他与西亚的端倪,这才暗示雷爽把西亚与雷鸣一起送到郊外去住。

    雷爽自然不能给她好脸色,自然给他们最差的条件,但是西亚把雷震天陪爽了,雷震天也明白过劲儿来,人之一生,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什么也带不走了,什么千亿财产自己一分钱也带不到阴间去,而这段时间他就跟西亚好,西亚又是雷鸣的继母,这才要把财产全部传给雷鸣,当然西亚也不是他的子嗣,假如传给她家族定然会闹翻,而传给雷鸣,西亚又是雷鸣的继母,所以跟传给西亚也区分不是很大。

    雷鸣又小,雷震天也放心西亚和雷鸣不会发生什么乱糟糟的事情,而且雷震天这两天教授雷鸣射击,也暗中观察雷鸣,男人还是雏儿从鼻尖可以看出,雷震天老中医了自然明白这些,发现长孙还是个雏儿心里就更踏实一些,有时候人老了智商会下线,老小孩儿老小孩儿,人年纪越大想的问题或者做法可能越像是小孩儿越是幼稚。

    便觉得雷鸣挺好,对他的小老婆西亚没有什么细心杂念,雷鸣此时跑到了卫生间,随后捏了捏玉坠,捏完了玉坠雷鸣又有些后悔,心想自己在卫生间,门关着,贾鱼能进来么?应该把卫生间的门打开,而且再把外面的房门打开让贾鱼进来才对了,但是把外面的门打开高无双就能看到,正犹豫时候,身后传来贾鱼声音:“雷鸣同志,你又找我什么事?”

    雷鸣回头吓了一跳:“贾鱼先生……你……”雷鸣见卫生间根本就没有后门,这家伙是从哪冒出来的?“贾先生,您可真是神出鬼没啊,我都服了您了!”

    贾鱼淡淡一笑:“雷鸣同志,说吧,找我干什么?莫非……你让我搞你表姐?”雷鸣唉了一声:“毕竟我们有血缘关系啊!贾鱼先生受累,帮我搞表姐吧,我真是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