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承包大粪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上面几个人都赚到了,等到了他叔叔这里就没有多少的利润了,而且银行贷款也迟,贷款下来的慢,而开发的款项下来的更慢,只下来了百分之七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的尾款根本要不出来,工人还紧逼着工资结算。

    吴奎和他叔叔表面上极为的风光,开个车牛叉叉的,实际上心里极为的苦逼,正好赶上夹皮沟集团招标市内的排水管道的收尾工程,他们公司以130万中标,实际上这个收尾工程就是夹皮沟集团大头都赚够了,剩下点尾巴工程而且时间还久,就甩给其他人承包,一百三十万,本钱八十万差不多够了,能赚五十万,去掉工人的开支乱糟糟的,也能净剩下三十万左右,这笔钱赶紧去堵丽人庄园工人开支的工资,然后丽人庄园剩下的尾款再慢慢的去要。

    亦算是拆东墙补西墙了,而刘铁柱也接到了消息,说要他们的一批价值80万的建材,刘铁柱的建材厂根本就没这么多,但是可以先管同行借,两人都兴冲冲的跑到了预定谈生意的四海酒店一楼,霍达人没到,吴奎先到的,吴奎夹着小包,昨天虽然挨了一顿胖揍,不过都是皮外伤,在医院把血迹洗干净了,虽然鼻青脸肿,但听说130万中标了,都极为兴奋,鼻青脸肿的脸上也带着笑意,只是不敢笑的太饱满,不然抽动,肿胀的脸就疼痛的要命。

    吴奎坐下等了十分钟左右,见酒店的门开了,刘铁柱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尽到吴奎,他亦是一愣,吴奎咧嘴道:“在咋来了?”刘铁柱也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腿脚还有点不好使,昨天他被揍的挺惨,腿部被抡了几棒子,给打骨折了,现在走路一瘸一拐,伤筋动骨一百天,挺惨的,不过听说夹皮沟集团要他八十万的建材,他就是起不来床,也要让人用担架把他抬来了。

    刘铁柱脸上一抽道:“刚才接到电话,来签合同来了?你呢?”吴奎也道:“我也是签合同啊,刚才在电话里听说夹皮沟集团的总裁也从京城赶回来了,正好总裁亲自来签约这个合同,真是太幸运了,不过……听说那个总裁名字叫贾鱼,我靠了,跟咱们同学贾鱼重名。”

    刘铁柱哼哼道:“是啊!不过彼贾鱼可不是此贾鱼啊!咱们同学那是一只臭鱼,人家那可是大集团的董事长啊!对了,我这次签约的是八十万的合同,老同学你呐?”

    吴奎笑嘻嘻的忘了疼说:“不多,一百三十万的。”两人说笑着又互相恭喜,刘铁柱又道:“你说夹皮沟集团得有多少钱?”吴奎摇了摇头:“几十亿吧?具体数字不好说,不过咱们姚安市的地下排水新建五百亿,还有新城区的五百亿,两下一千亿的工程都是夹皮沟集团给包揽下来了,就算用的材料再好,再瓷实,这一千亿最少最少也要净盈利三层,这还是非常非常良心的企业了,如果良心歪歪一点的,盈利一半都小意思。”

    刘铁柱叹道:“唉……真是人比人得死啊,你说咱们班的那个贾鱼那个德行,人家这集团的贾鱼这么牛逼!”吴奎哈哈笑道:“兄弟,咱们班那个窝囊废就算改名叫马云也没有用啊!还是那副德行,狗篮子不是……”

    两人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脸上一抽一抽的,显然挣的红肿的脸上很疼,两人点了烟,漫不经心的抽着,等着签合同,还小声嘀咕:“没办法,多等一会儿吧,人家是老总,架子大啊……”两人虽然这么说,但是眼睛也一劲儿的往外瞅,怕人家贾总来了他们还在这酒店的会议厅坐着,那就太不礼貌了。

    通过会议厅透明的玻璃,两人不时的往外抻着脖子瞅,这时,看见一个骑着二八大杠,裹着军大衣的小子一边蹬车,一边四下的撒目,两人呵呵乐了,吴奎指着窗外冲刘铁柱道:“铁柱啊,你看看那谁?那不是咱同学贾鱼吗?我靠!蹬着二八自行车到处晃啊!”

    刘铁柱小眼睛眯缝着道:“是啊!他还哪都敢走啊,来这边得瑟个屁?我靠,那破二八自行车别他妈把谁的车划了,划了他可赔不起啊!”

    吴奎抻着脖子叼着烟撇着嘴:“别他妈的把我的车划了,真划了就得赔钱,这小子打架王八拳倒是挺厉害,不过敢打老子一下,老子就地倒下报警,正好这医药费没人出呢,都算他的了……”

    两人的谈话亦是一字不落的被贾鱼的神识捕捉到,此时他只是心里摇头,这可不怨我心狠啊,是你们心太狼了,你们这种人根本不配老子给你们项目啊,甚至不配吃这碗饭!

    贾鱼停好了二八大杠自行车,然后裹着破军大衣推了推酒店的旋转门走了进来,实现跟酒店的工作人员已经打好招呼了,酒店保安和经理都明白,要不就贾鱼这身,基本上不会让他进的。

    一进入酒店,贾鱼就东张西望,而吴奎冲刘铁柱低声道:“铁柱,快点把头转过来,那个傻逼竟然走进酒店了,谁他妈的给他的勇气哪?快别让他看见咱俩,那一打招呼多给咱丢人啊?”

    刘铁柱忙转过身,两人低着头,侧着身,装着不认识贾鱼一样,眼睛都不往他那瞄,贾鱼东张西望了几下,然后径直朝着刘铁柱跟吴奎这边来了,而且朝这边大步走,还伸手道:“哎呀,两位老同学,你们怎么在这啊?真是巧了。”

    吴奎跟刘铁柱心里这个烦躁啊!怎么让这个傻逼给认出来了?一阵的不耐烦,吴奎抬脸冲贾鱼道:“你谁啊你?我靠!贾鱼啊!你来干啥来了?这是酒店,是你这种人进来的吗?”

    贾鱼拍了拍军大衣:“咋了?我进来咋了?我是来谈合同的。”刘铁柱抬脸撇嘴道:“什么?你谈合同?来酒店谈厕所里的大粪承包让你掏是不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