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自己修车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是他就算赶来也无济于事,因为电视台不是直播,而是录像之后经过间接再播出的,他就算捣乱那骨碌也得被掐掉,再说点是他的女主播是贾鱼床友,也不可能向着他说话的,更何况以贾鱼今时今日的地位,电视台的审核部门的领导也不会把这些事情报道出去,因为要树立贾鱼这个典型人物的形象,就必须报道的全部是正面的,不可以有一点点的负面形象,即使有,也要全面掩盖起来。

    但是赶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人家不禁采访完毕了,也吃喝完毕了,不过他倒是看到了贾鱼的劳斯莱斯,便抄近路绕圈赶到了贾鱼的车队前面,直接朝着前面到了劳斯莱斯撞了过来。

    他玩命,贾鱼更玩命,而且从车的质量来说,限量版的七八百万的劳斯莱斯质量肯定比他这辆二手的奥迪a4是强多了,辆车将要撞在一起的时候李伟害怕了,真正到了拼命一线李伟认怂了,把车往旁边一拐,要主动避开,不过还没等他避开后面保镖的红旗车已经加速狠狠的撞击了过去。

    后面的两辆红旗是保镖坐的车,看到前面贾鱼有危险,马上加速横了过去,贾鱼也紧急刹车,保镖把李伟的破奥迪直接撞出去翻滚三个周天,随后保镖下车,拉开李伟的车门,把他扯脖领子拽出来对准他面门砰砰就是两拳,一拳打在他眼眶上,一下子眼眶喷血,半边脸瞬间浮肿起来,另一拳打在他的口鼻上,鼻梁塌陷,至少打落五颗牙齿,保镖都是将近一米九的大块头,这拳头也如同砂锅一样大,李伟一米八的身板在人跟前就像是个小虾米。

    另一辆车的保镖也下车冲了过来,飞起一脚,李伟直接被踹飞七八米远,倒在地上就动不了了,肋骨至少断了几根,保镖作势还要打,贾鱼下车扬了扬手,两个保镖停手。

    贾鱼下车不急不缓的走到李伟跟前,李伟此时满脸是血,只呼哧呼哧的往外吐气,并且吐气也都是血沫子,但是他的神智还是清楚的,贾鱼冷冷道:“小子,你还没完了呢!不是想跟我玩么,那行,老子就跟你玩到底,一会儿交警队的人就到,划分责任,我的红旗车前面也憋了,至少你得赔偿我个一二百万,老子让你家倾家荡产!我也不杀你,你这种人杀了你就是便宜你了,老子让你遭罪,麻痹的,小时候欺负我,老子我不计前嫌,现在还跟老子我装逼,老子不让你尝尽苦头谁都对不起!”

    贾鱼说完冲一个保镖嘀咕两句,那保镖点头,马上打电话给交警队的人,这一看就是奥迪肇事全责了,而打李伟也无所谓,以贾鱼如今的势力,就算打死他也能平息,但贾鱼不让他死,让他活着尝尝债台高筑的滋味,一块浪琴表、一辆红旗轿车的维修费绝对让他这个小资家庭瞬间回到石器时代了。

    第二辆红旗车有两个保镖,其中一个道:“贾总,您受惊了,请您在后面休息吧?我来开车。”贾鱼想说不用休息,不过想了想还是走到了车后座,毕竟身份不同了,让保镖开开车,并且贾鱼发现了一个细节,就是这个保镖有一种开劳斯莱斯车的渴望,这才让保镖开开过过瘾。

    随后贾鱼上了后座躺着,保镖开劳斯莱斯,后面的那辆红旗在也绕到了前面开路,剩下的一个保镖原地等着交警到来,同时也通知了霍达,霍达给有关部门打电话,这件事情结果也必须是李伟全责。

    走了最后一段土路,马上就快上公路了,这时斜刺里一辆电动三轮车撞了过来,要是贾鱼开车绝对能躲得过去,因为他的神识之力就可以预感,随后可以躲开,但是保镖可不是修真高手了,那辆三轮电动车刹车也有点不好使,往旁边一拐,虽然躲了大半过去,但三轮车的车把手还是蹭到了劳斯莱斯,同时三轮车也翻车了,车上的一些零碎破烂散落一地。

    保镖忙刹车,前面的红旗车也停下来,两个保镖下车查看状况,见劳斯莱斯被蹭掉了一块漆,再看三轮车上也爬起来个中年男人,这男的一看是劳斯拉斯,一屁股坐地上了,随后又忙不迭的站起来,一副毕恭毕敬的点头哈腰的走了过来,保镖喝道:“你长没长眼睛啊?知道这车多少钱吗?知道这块漆喷上得多少钱吗?”

    中年人一脸愁容,情急之下眼泪掉了下来,两手擦了擦脸,从兜里往外掏钱,就有两张一百的,其余的都是零钱:“老板,我就是个收破烂的,今天收点纸壳子废铁,我也没多少钱啊,要不这些钱都给你,我的车也不要了,都给你们了,我知道这是劳斯莱斯,唉……我家里还有孩子在念书啊,我真赔不起了,要不你打我一顿得了,别打死我就行,我家里还有孩子念书,你看这行不?”

    两个保镖嘴一歪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遇见强的,他们二话不说就开打,但是遇见弱的,两个保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贾鱼这时揉揉脑袋下了车,先是看看劳斯莱斯被挂掉的漆,摇了摇头。

    两个保镖低声道:“董事长,您看这件事……要不把派出所的人叫来吧。”中年男人一听派出所,浑身都觳觫起来,眼泪这次真掉出来了,两只手常年收废品干枯的像是松树皮,而且手指有些向里面弯曲,显然是常年干活都伸不直。

    “把派出所叫来?”贾鱼看了保镖一眼:“你看他这样式的就算把法院叫来他也赔不起啊!不得要他的命啊,算了,自己修吧!这或许就是天意吧!”贾鱼摇摇头道:“今天又接受电视台采访,又接受报社采访的,然后就发生两起撞车事件,或许就是天意让人低调点,猖狂必有天来收。”贾鱼走到中年男人跟前道:“别害怕,你是哪个村的?”

    “哦,香瓜村的我是。”这男的身体还有些发抖,贾鱼拍拍他肩膀:“哦,香瓜村也属于夹皮沟镇的对吧?放心放心,我是镇长贾鱼,不会让你赔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