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稀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领导你好。”潘晓婷应了一声,沙国良渔又极为的满意,这小声音简直是太甜腻了,这简直就是声优一样的女人啊!沙国良更想看看这女人的面容。

    笑呵呵的坐在她对面,潘晓婷这时也抬起头来,四目相对,沙国良心里一颤,觉得这个女人太……太眼熟了,怎么跟以前的那个自己包养又自杀的潘晓婷怎么一摸一样?

    当然,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以前那个潘晓婷是没有眼前这个女人漂亮的,这个女人的皮肤就像是婴儿一样,那嫩的像是水豆腐,不,比水豆腐还要嫩上太多了。

    沙国良脑袋轰轰了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瞬间倒塌了一样,他忙很快的镇定了下来,笑呵呵的问:“你……这位同学……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潘晓婷像是见到了仇人一样,但是已经重生了,她经历的太多的苦难,反而无比的镇定下来,她要以为一个极为完美的报仇收官,直接杀了这个沙国良那太便宜了。

    潘晓婷微微一笑:“哦,没有啊,我们不认识啊?我叫薛莹莹……”沙国良哦哦了几声,心想也对,是自己太多虑,第一、那个潘晓婷已经死了,尸体都被火化了呢,怎么还会活?显然是扯淡了!第二,眼前这个女人可真是太漂亮了,那个潘晓婷怎么可能跟这个女人比呢!

    “这个……好,你来应聘文秘?证件带了吗?”沙国良搓手问,要是普通的大学生肯定会全部把证件交出去的,或者没有证件就发懵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不过潘晓婷不是以前的那个大傻丫头了,当下微微一笑道:“是这样的,我还没有完全毕业嗯,所以毕业证暂时没有,这样吧,要不我……能不能先填写一份表格?然后稍后我再把证件带过来……这个……可能时间已经是下午了,我带证件的时候可能……这里已经下班了,要不领导您下班后找个地方,我把证件送到您哪里,给您过目吧。”

    沙国良心里乐开了花,这是啥意思?这是嘛意思?这当然有两层意思了,第一层就是这个女人真的没带证件,第二个意思就是她带了证件而故意说没带,然后说下班后让自己找个地方送去,这不显然就是……嘿嘿嘿的意思么。

    沙国良老司机当然明白换个,这时,潘晓婷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显然是挑逗了,就更加重了沙国良心里的判断,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在挑逗,就是在诱惑自己,不过这妞儿也的确有诱惑的资本了!现在的文凭不值钱,大学生遍地都是,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也不能……嘿嘿嘿了。

    忙拍了拍胸脯说:“额,你放心吧,你叫薛莹莹对吧,那个薛同学啊,你先填写表格,我们老龄委呢也却是需要像你这样优秀的毕业生,而且呢,我正好是这个人事部门的负责人,以后你就在人事部门工作吧,我看你条件各方面都不错的,现在填写表格吧,当然了,我认为你可以,我下属和同事们还没有认可,那个……下班后,你把你的一些相关证明送到我的住处吧,我一会儿给你个地址……”

    沙国良手头上还是有几套房子的,而且老婆还不知道,正好他可以用来金屋藏娇了,他已经下定决心了,跟这个妞儿事儿成之后,或者说一会儿等这个妞儿给他送证件的时候,他就直接把一套房子砸在这妞儿身上,跟她直接摊牌,跟我好一年,这套房子就是你的,然后就往上面一扑,嘎嘎嘎……

    潘晓婷写字很快,刷刷刷的表格填好了,随后递了过去,沙国良也留下了电话,并且留下了一个地址给她,潘晓婷这时款款站起身:“那……领导,我先走了,咱们……下班见。”然后冲沙国良飘了个媚眼,颦颦婷婷的走了出去。

    沙国良心里一阵的痒痒起来了,心想什么叫做性感?什么叫做骚?性感和骚不是这个女人露大腿、露肚脐啥的,真正的美女就算是啥都不漏,就往那里一站,那就是漂亮!相反,夜店那些烂女人使劲儿的晃屁股,越晃屁股越遭人反感讨厌!这就是玩多了的男人的心理,总向往清纯的,如同初恋那样的美好又朦胧的感觉,就像是青青原上草,一抓一朦胧,欲火骚不尽,春风催诱生……

    沙国良当初选择潘晓婷的时候就感觉潘晓婷很像是他的初恋,而如今这个女孩儿薛莹莹就更像是他的初恋了,其实女孩儿长得越漂亮,就越像是他的初恋了。

    沙国良在耐心等待,觉得今天下班的时间怎么那么漫长?而潘晓婷也是这么想的,贾鱼此时还在小世界中的结界内跟西亚嘿咻嘿咻,好几天没跟西亚嘿咻了,西亚这种身体能憋死,她是属于那种特殊的媚骨的,所以需求量特别大,而贾鱼又是无限能量那种,一时间火星撞地球,烈火熊熊无法被扑灭了……

    两个小时后,贾鱼还在继续,而沙国良看了看手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其实他可以提前下班的,但是好饭不怕晚,这样等待下班时间煎熬的如同小猫爪子抓心挠肝的反而让沙国良更为的舒服好受,觉得这样才刺激,而潘晓婷也等待着这种刺激的时刻。

    忽的,沙国良又想到了什么,先给第二人民医院的女医生打去电话,随后嘱咐了一番,随后又给潘晓婷打电话,告诉她先去二院体检一下,尽快,因为快到了下班时间了。

    潘晓婷点点头,随后到二院去体检,负责体检的是个女人,还笑吟吟说您这是公务员方面的体检,所以免费,当然是给沙国良的面子了,而且体检的很详细,之后潘晓婷离开了。

    这个女医生马上就给沙国良打过去电话,刚嘟的一声,沙国良就迫不及待的接听了电话,随后忙不迭的问:“怎么样?情况怎么样?”那焦急的口气就像是他老婆在医院大出血难产,他又不得不在单位坚持革命工作一样,或者是他爹在医院正在抢救,随时都有挂掉的危险,但他还恪尽职守的坚持着革命工作,而舍弃亲情、选择站在工作的一边、站在革命的一边。女医生笑吟吟道:“恭喜沙主任哈……”

    “恭喜什么?是不是她没有性病?”沙国良问。

    女医生咯咯咯笑说:“不禁是没有性病,这个女孩儿还是个雏女呢,百分百的没开封的,唉,这年头真是太纯了,比大熊猫都稀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