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3章 手刃仇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哦?”沙国良更高兴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走运啊?刚才还以为这女人是潘晓婷呢,长得模样很像,并且有一种熟悉感觉,现在么,医生已经鉴定出来了,不仅不是潘晓婷,人家还是个雏儿呢,却是自己太杯弓蛇影了。

    沙国良也是相信转运的,现在自己的问题已经过去了,挺过来了,如果找个雏儿转转运也不错,当然,雏儿不是那么好弄得,很矫情的,那么今天自己就豁出去了,房子、车、这个妞儿要啥都行,必须拿下,而自己现在除了千万的身价之外,在一些公司还是拥有股份的,只是暂时蜗在老龄委而已了。

    不过他还是喜欢当官的那种万人之上的感觉,在领导的位置上坐久了,他对权利就像是守财奴对待金钱,想要再活动活动关系,再往上升一下,风头过了可以调到别的城市,哪怕最后再回到处级岗位也行啊。

    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契机,找个雏儿转运是风水上来说是行得通的,沙国良心情激动的休整了一翻,看看时间差不多出了老龄委,然后步行回家,他在老龄委附近有个房子,步行需要一千步左右,他便选择步行回家,当然他是有车的,只是不想开,倒不是怕影响不好,主要是为了运动了,经历过这次双规,他身体有些不适,所以走路当做锻炼身体了。

    以前在省委秘书的岗位上,他没事儿就去打高尔夫、游泳啥的,也是健身房的常客,当然,这些都是有人给他卡的,他不需要花钱,那个时候身体还不错,至从被双规、从省里回到了姚安市,姚安市哪里有什么高尔夫球场啊,再说被双规的这段时间他得夹起尾巴做人才行,老老实实的呆着,这样身体就有些松垮了,正好走路可以增强一下体质。

    人逢喜事精神爽,沙国良今天走的这段路极为的轻快而又愉悦的,到家里他又快速的冲了个澡,往身上喷了喷香水儿,刮了刮胡子啥的,他知道,那个美女马上就要到了。

    这时,老婆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下班了怎么没见回家吃饭。沙国良打着官腔道:“有几个单位的老朋友要聚一聚,晚上就不回去吃饭了,这也是为了工作。”

    “唉……”他老婆叹息了一声,口吻中像是有不相信的成分,沙国良又打着官腔道:“你这叹气是什么意思?”老婆忙说:“没什么,你自己多注意身体,多去医院检查。”

    “我的身体很好。”沙国良顿了一下又道:“你也不要多想,现在我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走动走动关系,看看就算不螚调回省里,也争取调到别的岗位上去,比如地税局、土地局、哪怕是卫生局当个主任也总比在老龄委强了。”

    老婆一愣,口气中忙透出一股惊喜:“这……这真是太好了,真能那样就是太好了!”沙国良道:“所以我才要沟通嘛!天天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这样是不可能升职的,必须要跟领导打好关系才行,你啊,还是女人只见,目光太短浅!”

    他老婆一阵欣喜道:“好好好,是我目光太短浅,你赶紧去陪领导去吧,好好干!”沙国良满脸欣喜,心想当然要好好干了,整理了一番,终于等到了敲门声。

    沙国良忙不迭的打开门,见外面果然站着的就是这个叫薛婷婷的大美女,忙把薛婷婷让了进来,薛婷婷已经到了金丹期,神识已经能覆盖方圆百米范围之内了,发现沙国良这屋里也没有别人,监控啥的也没有,便颦颦婷婷的走了进来。

    沙国良装模作样的坐在桌子前,随后给潘晓婷倒水,潘晓婷微微一笑,因为在倒水的时候他手里微微一抖,一团粉末不察觉的进入了杯子,这就是自己曾经被屈服的原因了。

    生前沙国良就是用这种卑鄙的办法把她给迷晕了,然后生米煮成熟饭,潘晓婷告也告不赢他,打也打不过,只能委曲求全,沙国良又甜言蜜语的就得逞了,这个色鬼不知道祸害多少了,今天又来故技重施了。

    把水放在潘晓婷面前,沙国良本本正正的坐着,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最后问道:“薛莹莹同志,你的个人档案,还有证件带来了吗?”

    “哦,带来了。”潘晓婷递过去一个牛皮纸袋,沙国良低头接档案的时候瞥见她保暖丝袜裹着的细细的小腿,心里更是一阵的心猿意马,心里琢磨,这要是把这两条细细的小腿扛在肩膀上是多么的享受啊!不过很快自己的愿望就要实现了,一会儿薛婷婷喝了这杯水就会昏迷过去,怎么宰割还不是随着他来?

    完事之后就甩过去钱,还有正式工作,再有一套房子,顺理成章的就包养了,如果不同意她也告不了自己,自己就说她是借着工作的名义勾引上司,再加上自己现在黑白两道的关系,找一帮混混去她家里闹,敢得瑟就把她的果照贴满她家四处,看她服不服。

    沙国良这招屡试不爽,看档案也只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了,档案打开,沙国良还真发现了一些证书,里面有毕业证书,还有一些奖项证书,学位证书,心想这女的还真不错,文化程度可以的,不过当他打开学位证书一看不禁傻眼了,一股汗毛竖起的感觉。

    因为证书上赫然写着:女、潘晓婷,而且照片也是潘晓婷,照片上的潘晓婷长发披肩,笑的很甜,而且腮边还有两个小酒窝,两只眼睛也是那么才纯洁无暇,就像是两汪清泉。

    而且下面的学位之类的写得也很清楚,沙国良手一抖,哗啦一下,给自己倒的那一杯水撒了一桌子,潘晓婷则慢悠悠的拿起桌上自己的那杯水,在掌中慢慢的移动着,目光也盯着水杯道:“沙国良秘书,你没想到吧,我竟然还活着。”/“啊!”沙国良脑袋一炸,本能的掏出了胸前的一块金佛,这是一块辟邪的金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