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何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答的脆生生的,不过霍达站在原地咧嘴道:“贾总……那个……”贾鱼道:“有什么事儿就说啊,不用客气。”霍达随后一挺身板,极为干脆说道:“是这样的,我……我这个人体质虚,是工作造成的,我也不瞒贾总您,以前辰总,就是辰四海老总给我输入过一次真气,辰总练过气功,让我精神矍铄一阵,我刚才见您的手段要比辰总更厉害,我能不能,这个……不太好意思说。”

    贾鱼笑道:“没啥没好意思的,直接说就行。”说着贾鱼把手放在霍达手腕上,神识一动,眼神不由得眯缝了起来:“我说霍达啊,你这不是有重病么,你这很容易癌变的,唉……”

    霍达咧嘴笑笑:“这个……我知道,所以,这个……”贾鱼点点头:“你是个人才,所以辰四海当年给你续真气,是续你的命啊,不过他的修为不高,做到这点就不错了,我来给你彻底解决绝症吧。”

    “真的?”霍达一阵激动,贾鱼点头道:“别人我不管,天底下有绝症的上百万、上千万、我也管不起,这也是随缘的事儿,我给你彻底解除癌变,你就放心吧。”

    霍达还是先打电话通知手下人开始动工,随后才跟贾鱼到了办公室,贾鱼手放在他后背,一股真气打入进去,霍达感觉身心一阵充满活力。

    贾鱼道:“感觉出了什么了吗?”霍达点点头:“贾总,好像我体内有一股气流在来来回回的跑。”贾鱼道:“那不是跑,是真气的流动,你可以用意识去控制的,也可以体察体内,现在已经是修真入门级别了,算是练气第一层,第一层可以体察自己体内,你看你体内有一处癌变,你每天只要用真气去腐蚀癌变一点点就好,一个月保准无事。”

    霍达按照贾鱼所说的,果然可以内视到体内,而且意识一动,体内的那股真气就随着血脉跟着意识走,他是属于肝癌,癌化的部分明显有坏掉的迹象,而霍达利用体内的真气绕着癌变的地方逡巡,那癌变的地方似乎就淡化了一点点。

    霍达惊喜道:“贾总,真的可以,真的可以啊!”不过随着他兴奋的一嚷嚷,意识不集中,体内真气散开了,贾鱼道:“你晚上聚精会神的去治疗吧,刚才我忽然想到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就算我给你解除了癌变,你以后工作当中身体有各种不适也没办法调节,我又不可能总有时间帮你调节,所以不如打通你的经脉,让你成为一个修真者,不禁可以抗病,还可以延年益寿……”

    “哎呀!贾总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好了!”霍达激动的拱手,冲贾鱼单膝跪地,贾鱼手轻轻一托,还没挨着霍达手臂,霍达就感觉一只无形大手托着他这个将近二百斤的胖子竟然起来了,霍达又是一阵惊奇。

    “霍达啊,你是人才,我也不希望你身体有任何的不适,另外你也可以用真气消化脂肪,你这一身肥肉平时不难受么?”霍达咧咧嘴:“咋不难受啊?以前也减过肥,但是毅力不行,也没坚持下来……多谢贾总帮我啊,以后我一定多多锻炼,努力坚持减掉这身肥肉。”

    “你以后多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就可以了,按照你体内的气息流动一圈便是一个周天,晚上多运行一些周天就通达了,你这么聪明应该不难理解的。”

    两人正聊着,贾鱼电话响个不停,是尹冬梅的,他本来不想接的,但是这电话振动不间断起来,贾鱼有些不耐烦,摸出电话接,霍达也极为驶去的退去招呼工人开工制作大米了。

    “喂,什么事?”贾鱼冷淡问,尹冬梅深呼出口气,有些喜极而泣的样子:“贾鱼,真的是你,你真的肯接我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尹冬梅这话说的极为的情真意切,但是在贾鱼眼里她始终是不值钱的,一个为了坐豪车而跟自己在一起的女人,怎么都觉得心里不舒服,自己有豪车她情愿坐在里面哭,那么别人要是有豪车她也会撅着屁股坐进去了,这种女人也就玩玩,不会对她用真感情。

    “尹冬梅,我很忙,有事赶紧说。”贾鱼打了个哈欠,尹冬梅忙嗯嗯说:“我知道你忙,这么多的企业,我真想替你分担分担……”贾鱼心里冷笑,这尼玛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啊!你帮我分担分担?是想帮我管理企业吗?你连门都没有的!小爷我啥都不会给你,你一分钱的资产也得不到,你只是小爷笼子里的一只金丝雀,喂你点小米、给你点水儿,你活着就可以了,其他的别想得到。

    “不用了,还有事么?”贾鱼亦是不咸不淡的问,尹冬丽咬了咬下唇:“那个……没别的事,就是天冷了,你多穿点衣服啊。”贾鱼一阵无语:“大姐,我又不是大傻子,知道啊!还有别的事吗?”尹冬梅哦了一声,想了想又道:“别的……没了,就是有些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很忙,没时间!额,等有时间的就回去,挂了啊!”贾鱼啪的挂了电话,尹冬梅听见嘟嘟嘟的忙音,弱弱的唉了一声,自己是自作自受么?

    贾鱼有点小好奇,想看看这妞儿干啥呢,神识不禁散发开去,很快捕捉到了尹冬梅的落脚点,尹冬梅站在一条菜市场边上,手里拎着新买的鱼,还有一些青菜,已经浅冬了,姚安市这边的天气冷的也早,尹冬梅穿着一件普通的羽绒服打完电话手有些冷了,暂时把鱼和青菜放在地上,小手在嘴边呵着气,随后又拎起来往家的方向走。

    这时,一辆崭新奥迪停在了他跟前,接着,下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这男人长得不赖,身材也高大,看着尹冬梅拎着鱼和青菜面容一阵难忍的样子:“冬梅,你这又是何苦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